第11章 虫谷禁地/黄帝外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把唐莺父亲中毒箭的事简单说了一遍,刘国邦听后点了点头说:“我明白了,你怀疑是他们内讧杀人了吧,放心,杀人这种事我一定会查清楚。”

我们把盗洞封上后就跟着刘国邦去了警察局,经过一夜的审问刘明交待了犯罪事实。

原来刘明一直不满唐老板不让他探帝王墓,他还想坐唐老板的位置,于是那天夜里假意将唐老板带到了一个有机关的墓穴,怂恿唐老板下墓中了毒箭,刘明犯了故意杀人罪,其他几个盗墓贼指认了刘明都从轻发落了,郑伟因为有我们的求情,在加上那晚的事他没有参与,直接就给放了。

从警察局回到古董店的一路上我们很高兴,唐莺笑眯眯的看着我道谢了好多次,说我帮她爸报仇了,倒是王猛一直责备我瞒着他策划了抓盗墓贼的事。

累了一夜回到古董店倒头就睡了,第二天早上当我醒来的时候看到阿洛像个雕像似的站在床边,吓得我一下就坐了起来,叫道:“你想吓死人啊,什么时候来的?”

“昨晚跟着你来的,从后门翻进来了。”阿洛面无表情的说。

“你就这么站在床边一直看着我?一夜没睡?!”我有些吃惊。

“是。”阿洛顿了顿问:“你什么时候去救我阿娘?”

我真是服了阿洛了,只好爬下床倒了杯茶,喝了口才说:“你阿娘死了半年,既然你保存了尸体,那就不急在这一时半刻了。”

阿洛突然揪起了我的衣领怒目瞪着我质问:“你是不是在骗我?!”

“哪敢,你那些虫子那么厉害,我得罪你岂不是自寻死路?放心吧,等我搞清楚一件事马上就去。”我说。

“什么事?”阿洛松开了我。

“老实告诉你我也要去云南,只是没搞清楚具体在云南哪里。”我说。

“什么意思?”阿洛问。

我突然想起阿洛从小生活在云南的大山里,对云南的山脉应该很熟悉,于是我拿出了地图给阿洛看了一下。

阿洛看了一眼脸色突然变的很难看,问道:“你去滇南虫谷干什么?”

“你知道这个位置?!”我吃了一惊。

“嗯,那里是我们苗族的禁地,说起来我跟那里还有渊源。”阿洛说。

“虫谷?禁地?”我嘀咕了句。

“我帮阿娘采药去过一次,但只是在外围不敢深入,传说山谷里有数以万计的恐怖毒虫,只要进去就出不来了。”阿洛凝重的说。

“你那控制虫子的蛊术这么厉害是你阿娘教的吗?”说到虫子我就想起了这个问题。

“这不是蛊术,蛊术我从小就知道是练虫的,这个是控虫的,我也不知道叫什么,那次我去采药被毒虫咬了昏迷在虫谷外围的树林里,当我醒来的时候已经在山洞里了,是一个白胡子爷爷救了我,白胡子爷爷问我为什么会来虫谷,我说给阿娘采药,他摸了摸我的头说我很孝顺,他给我解了虫毒,还给了我这支竹笛,说是以后采药碰上毒虫就吹这个,他教了我一套吹奏的法门,根据气息的调整和吹出的节奏就能控制虫子了,前提是这个地方有这种虫子才能召唤。”阿洛说着就拿出了那只精致的竹笛。

“这么神奇?”我仔细打量着这支竹笛,竹笛年代有些久远,土黄色,泛着一层釉光,上面有密密麻麻绿豆大的小孔,我问:“能给我看看吗?”

阿洛点了点头,我拿起竹笛看了看还想吹一下,阿洛连忙阻止了我说:“别乱吹,会招虫子来的。”

“那晚我看你吹的时候没出声音啊?”我想起了那晚的事。

“人听不到,但虫子能感应到,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阿洛说。

“是低于人耳能听到的声波。”唐莺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门口,她系着围裙,戴着袖套,满头大汗的。

“唐莺你这是干什么?”我疑惑的问。

“我在整理店里的东西,我跟刘局长商量好了,有些文物是我爸从墓里带出来的我就捐给国家,也算是替我爸赎罪了,其他的我就处理了,我爸不在了,这店我一个人开不下去了。”唐莺伤感的说。

“那你以后有什么打算吗?”我问。

“我想……我想跟着你们,我听王猛说你准备去云南了。”唐莺红着脸小声说。

“啊,你跟着我们干什么呀。”我很是吃惊。

“不打扰你们说话了,我去外边整理了。”唐莺羞涩一笑,脸更红了,说着就转身跑出了房间,让我一头雾水。

“她喜欢你。”阿洛冷不丁说了句。

我看了阿洛一眼,他仍是一脸冷漠样,我动了动嘴想说什么来着却又说不出来。

老爷子的危险警报已经解除,唐老板的死因也真相大白,现在连地图上是什么位置也弄清楚了,于是我答应阿洛明天就动身前往云南。

晚上的时候我劝了唐莺,可这丫头固执的要命,非要跟着我们一起走,难道真像阿洛说的喜欢上我了?王猛也在一边劝说,不过这王八蛋不是劝唐莺别走,而是劝我带上唐莺,看得出来王猛对唐莺有点意思,无奈之下我只好答应了。

夜里我躺在床上想着事情,最终做出了一个决定,步行去云南!

这样一来可以拖住阿洛,二来可以沿路看病救人完成家族悬壶济世的使命。

我、王猛、唐莺、阿洛四人将要组成前往去云南的队伍,我心想如果我一路行医,他们应该是得力助手,王猛身体强壮,是个打架干粗活的好手,一路上有他很有安全感;唐莺民间知识丰富,人聪明心思又细腻,可以取代王猛作为我的助手;阿洛是个绝佳的向导,对云南的地形又熟悉,又能招虫驱虫,到时候肯定也能帮上大忙,只是我对他冷漠的性格很不适应,想着想着我就睡着了。

第二天天还没亮我们三人就出门了,门口阿洛背着个大竹篓,斜挎着帆布包早等在那了。

唐莺问我是坐火车还是汽车,我说步行,阿洛一听马上就不乐意了。

“我觉得步行很好啊,我们四个都没有见过大好的河山,借这次机会可以到处看看增长见识,俞飞哥哥能治病,这一路上还可以救人,好事一件,阿洛他娘既然已经保存在寒潭底了,也不急了,我相信俞飞哥哥这么决定肯定有他的道理。”唐莺说。

唐莺真是善解人意啊,我不禁有些惭愧,我这么做还有一个最不要脸的原因,拖字诀!

这一路上拖的时间越久,我对父亲的册子和祝由术研究的越透,兴许真能找出办法让阿洛他娘起死回生也不一定,到时候也就不算骗他了。

阿洛有求于我,虽然极不情愿,但还是默认了,就这样我们上路了。

黄昏时分我们来到了洛阳周边的一个小镇上,在路过市集的时候,一个黑瘦男人扯着一个中年妇女走的很急,差点跟我撞了个满怀。

那中年妇女甩开了黑瘦男人的手说:“你这么急干啥,我都喘不上气了。”

“三婶来不及了啊,我媳妇昨晚疼了一夜,现在天都快黑了还没生出来,村里的接生婆一点法子也没有,再生不出来就一尸两命了啊,你是镇上最好的接生婆,你放心只要孩子顺利生下来,我吴灿砸锅卖铁接生费也会给足喽。”这个叫吴灿的男人说完又拉起了那叫三婶的中年妇女疾步而走。

我停下脚步在心里算了算,昨晚疼了一夜,在加上今天一白天,好家伙这都二十几个小时了居然还没生出来,弄不好婴儿要胎死腹中,没准连大人性命也不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