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鬼胎之症/黄帝外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想到这里我赶紧调头跟了上去,王猛在身后喊我,我冲他们招了招手他们才跟了上来。

八十年代的时候在一些偏远的农村地区医疗条件仍很落后,农村人家生孩子大多还是靠接生婆。

我们跟着吴灿和三婶一路跑出去老远,这是一个落后的山村叫大坑村,我们来到那户人家的时候天都已经黑了,屋里灯光昏黄,传出产妇的大喊大叫,声音在寂静的山野间传出去老远。

我们几个站在门口的一棵树下悄悄观望着,阿洛双手抱在胸前靠在树上闭着眼睛,仿佛一切都跟他无关,事实上的确跟他无关……。

大概几分钟后里面产妇大叫的声音突然停止了,我的心揪了一下,三婶跑了出来,吴灿紧紧扯着三婶哀求道:“三婶求求你帮帮忙啊,这已经是我媳妇第四次疼晕过去了,你要走了我就真没办法了。”

“我刚知道这孩子怀了十六个月,这种事我听都没听过,羊水破了,但迟迟生不出来,你们村里的接生婆也有几十年经验了,她都没办法我也不敢下手啊,弄不好一尸两命谁负责?你还是赶紧把媳妇送到县城的医院吧,晚了就来不及了。”三婶说完就走,吴灿拉都拉不住。

“怀了十六个月?!这不可能吧?哪吒啊?”王猛诧异道。

我迟疑了一下就走了过去说:“大哥,那接生婆说的对,你怎么还不把大嫂送医院看看啊?”

吴灿欲哭无泪的坐到了地上,说:“前些年县里来专家说种植板栗树能发家致富,我跟合作社贷款了六千多块,可没想到遇到了旱灾,颗粒无收,贷款都还不上了,哪还有钱将素芳送到县城大医院啊,老天爷真是不开眼啊。”

“操蛋的专家。”王猛骂道。

“俞飞哥哥你要是能接生就帮帮忙吧。”唐莺轻轻扯了扯我的衣角。

“我也想啊,可我没接生过不懂啊,况且我一男的……。”我有些犹豫。

“我可以帮你。”唐莺说。

“那……那我就试试吧。”我只好答应了,吴灿看了我一眼,以为我是说笑继续愁眉苦脸唉声叹气。

我走到他正面拍了拍唐莺挂在身上的医药箱,镇定的说:“我是医生,专业的!”

吴灿这才抬头看了我一眼,站起来拍拍屁股就拉着我进屋了,唐莺马上也跟了进来,王猛本来想进来,但被阿洛拉住了,只好留在了外面。

屋里那个叫素芳的大嫂躺在床上,已经晕过去了,素芳大嫂很瘦弱,脸色蜡黄,但肚子却出奇的大,看上去很吓人。

结合刚才听到的信息,在看素芳大嫂如球般圆滚的肚子,我心想难道是册子上说的鬼胎之症,鬼胎是女人身体虚弱,七情郁结,气滞血凝,冲任经脉壅滞不行所致的假孕,如气胎、血胎、痰胎等都是鬼胎,症状像是怀孕,终年不产,有的更是二三年不生,素芳大嫂都怀了一年半了,很有可能是鬼胎!

“医生,你赶紧给看看吧。”吴灿把唯一的希望寄托在了我身上。

“不急,我要搞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想了想说:“能把第一个接生婆给我叫来吗?有些情况要问一问。”

吴灿赶紧点了点头就跑出去了,不多一会接生婆就不情愿的来了,吴灿把我一介绍那接生婆露着怀疑的眼光看着我,但她可能是想尽早摆脱于是把我拉到了一边。

我向她询问了一些情况,接生婆悄悄的伸出右手给我看了一下,她的手背上有一个新鲜的伤痕,像是牙齿咬的,我有些纳闷这接生婆是什么意思。

接生婆压低声音说:“昨晚上我想把孩子扯出来,但把手一伸进去就觉得有问题了,这胎儿居然已经长了牙齿,这就是胎儿咬的!我还没跟吴灿说,怕他接受不了。”

我吃了一惊,这种事真是闻所未闻,我小声说:“这么看来素芳大嫂确实怀孕了,但同时又怀上了鬼胎,真假胎交融导致真胎病变,迟迟生不下来,但胎儿仍在母亲体内长大,长出了牙齿,确实难办。”

接生婆露出了讶异的神色,说:“没想到你看出来是怀了鬼胎啊!”

“怀孕时间不正常,婴儿区别于正常的婴儿,民间以讹传讹就有了恐怖的鬼胎形象,其实不过是真胎和假胎交融造成的一种特殊现象,婴儿长牙,甚至吃母亲的内脏,这只不过是婴儿在体内时间过长,发育生长了,身子转不开,气息憋闷,这才出现撕咬症状。”我说。

接生婆更加吃惊了,过了一会她说:“反正我不管了,要说的也说了,没啥事我走了,省得惹上麻烦。”接生婆说完便匆匆的走了。

我回头看了躺在床上的素芳大嫂一眼,随后过去给她搭了个脉,素芳大嫂的寸关尺三部脉搏动有力,这说明体内的邪气亢盛,正气充足,正邪互博,气血充盈脉道,可仔细一搭又有点不对劲,那股邪气似乎在侵占正气,大有越来越强的趋势。

我心中暗叫不好,这不是普通的鬼胎,不知道是个什么东西居然这么阴邪,它先是拖住胎儿吸干营养,胎儿只能从母体寻求营养,这才导致了难产,胎儿如果还不出来恐怕就要开始吃母亲的内脏,到时候母子都难保!

事到如今唯一的办法只有先融了鬼胎,真胎才有可能顺利生产出来。

我嘱咐唐莺照顾素芳大嫂,接着出门把阿洛和王猛叫到了跟前说:“阿洛你去弄一支沾有胶墨的兔毛笔,记住要旧的,王猛你去弄一节藕来,藕要刚出淤泥的。”

“你搞什么鬼,要这些东西干什么?”王猛好奇的问。

“融了鬼胎,外加催生!”我说。

“麻烦。”阿洛皱了下眉头就走了,王猛见阿洛走了只好跟了上去。

夜幕降临,我跟唐莺打了个招呼就上山去了,这个药还需要药引子才能起效,而这个药引子就是坟头的黄土,这种土吸收了死尸的阴气,能压制住鬼胎的邪气,只有压制住了鬼胎,胎儿的正气得以喘息,才能顺利生产。

山上到处是磷火有些吓人,我赶紧找到一个土坟,抓了一把坟头土用纸包好就往山下跑,跑的一半的时候我猛的感觉跑过的地方树上好像有个人影,等我停下脚步回头去看的时候树上却什么也没有,只有树叶在风中发出沙沙的声响,我咽了口唾沫有些紧张,一想起这满是坟墓的荒山心中害怕,当下也顾不了许多撒腿就跑。

我一口气跑回了吴家,素芳大嫂此刻已经醒来,但很痛苦的呻吟着,她的声音已经非常虚弱了。

“医生,你什么时候给我媳妇接生啊,素芳好像快不行了啊。”吴灿有些焦急的问。

“在等一会。”我说。

时间在一点点的过去,素芳大嫂呻吟了一会又昏过去了,我心里比谁都焦急。

“俞飞哥哥他们两个去哪了?”唐莺小声的问道。

“弄药材去了。”我回道。

话音刚落,阿洛和王猛前后脚就进来了,他们把我想要的东西都弄到了,我也来不及多问他们是怎么弄到的,赶紧让唐莺把藕给放到锅里熬汁,等差不多了就把兔毛笔烧成了灰加入了锅中,熬好以后我又把坟头黄土加入其中,一碗融鬼胎、催生的药汤就出来了。

“黑不溜秋的,是什么玩意这么恶心?”王猛探头探脑好奇的问。

“这叫荡鬼汤,能融鬼胎之类的阴邪之物,使胎儿顺利出生。”我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