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鬼婴临盆/黄帝外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阿洛盯着我一声不发不知道在想什么,过了好一会才说:“我去外面了。”

“生孩子我还是别看了。”王猛说完也出去了。

唐莺扶起素芳大嫂把汤药一点点的喂她喝下,直到全部喝完才重新将她平躺,我站在旁边盯着素芳大嫂的大肚子,肚皮被撑的很大,上面的皮肤异常的光滑,经络隐显,仿佛就要炸开了一般。

“啊~~。”素芳大嫂突然惨叫了一声,腰板挺了一下,出现了骇人的一幕,素芳大嫂的肚子上明显能看到有东西在动,将光滑的肚皮撑的凹凸不平,紧接着她开始全身抽搐,口吐白沫。

“快按住她!”我冲吴灿喊了一声。

吴灿已经吓呆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冲上去按住了媳妇的双手,唐莺马上按住了素芳大嫂的双脚。

“大嫂,想想孩子,能不能撑过这关就看你自己了!”我说着就顺手拿起一块毛巾,折起来塞进她嘴里让她咬着,避免她咬到了舌头。

素芳大嫂似乎听到了我的话立即咬紧毛巾坚持着。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吴灿欲哭无泪的问。

“药力在发挥作用,等肚子里的东西化为血泡出来,你孩子就能顺利诞生了。”我解释道。

“可……。”吴灿看着媳妇呆呆的说。

“别可了,你按照我的吩咐按好就行。”我提醒有些松懈的吴灿。

素芳大嫂抽搐了足足有五分钟才渐渐平息了下来,虚脱的再一次昏过去了。

“啊,那……那里流出好多血啊。”唐莺脸色惨白叫了起来。

“别怕!”我赶紧提醒唐莺。

素芳大嫂流出的血几乎染红了整张床单,血还冒着热气,带着大量颗粒状犹如虾籽一样的东西。

“这鬼胎是个血胎!”我吃了一惊。

血胎是鬼胎里最阴邪的,一般人不会轻易怀上,除非产妇喝过病死之人的血!

“俞飞哥哥,胎儿要出来了,但好像卡住了!”唐莺又惊呼了起来。

这时候我也顾不上什么该看和不该看了,赶紧侧身来到了床尾,看到胎儿已经大半个露了出来,血丝包裹了全身,胎儿头部朝下蜷缩成一团,眼睛还没睁开,脐带绕在颈上,果然如接生婆所说已经长出了牙齿,两颗虎牙尖锐无比白森森的,很是恐怖!

我大喊道:“手套、剪刀!”

唐莺着急忙慌去打开医药箱,从里面取出手套给我戴上,又取出剪刀递给了我,医药箱里的手术器械是上次治疗老爷子留下的。

我接过剪刀刚要剪断脐带却发生了无比怪诞的一幕,胎儿突然张开嘴一口咬在了脐带上,脐带一下就断了,胎儿嘴里残留着一截脐带在咀嚼,嘴角似乎还扬着诡异的微笑,看着格外惊悚。

“妈呀,这是什么东西。”吴灿吓的瘫坐到了地上。

“他怎么不哭啊!”这一系列诡异的现象已经让唐莺有些慌了。

我也顾不上许多了,抓起胎儿的一只脚就给倒提了起来,用手拍了胎儿一下,胎儿嘴里的一截脐带掉到了地上,这才“哇”的一声放声哭起来。

胎儿这一哭我松了口气,吴灿赶紧找来准备好的襁褓递给了唐莺,唐莺将胎儿包了起来,胎儿那两颗吓人的牙齿让唐莺抱着他的手都在颤抖。

“吴大哥恭喜你是个儿子。”我抹着额头的冷汗说。

吴灿一点也不高兴,这也难怪,刚才他亲眼目睹了自己儿子疯狂的一幕。

“有什么可恭喜的,我看是要大祸临头了。”阿洛站在门边面前表情的说。

吴灿一听慌了神,颤声道:“大……大大祸临头是什么意思?”

“有人利用你媳妇练三尸虫,把你媳妇当成了宿主,血液里那些颗粒是没成形的三尸虫,三尸虫是一种毒性最为诡异的毒虫,无药可解,它的毒贯通阴阳,能与鬼灵相通,这孩子不进人间烟火,只喝人血,以后长大了也没正常思维,是个只有私欲、食欲、性欲的鬼婴,不是大祸临头是什么?依我看现在就要杀了他!”阿洛冷冷的说。

“啊!呜呜呜……。”吴灿顿时吓得嚎啕大哭。

“狗日的!你这时候说这些干什么?”王猛愤怒的揪起了阿洛的衣领。

“我说事实罢了。”阿洛说。

我赶紧上前把他们两个分开了,阿洛冷冷的白了我一眼就站到门外去了。

阿洛不懂人情世故这点我知道,他没有恶意,看到什么说什么,以他对虫子的了解我并不怀疑他的话。

我来到门口想要问问阿洛,可还没开口阿洛就说:“你别问了,没有法子治,哪怕找到了罪魁祸首也没用,那人练三尸虫是什么目的我也不知道,不过肯定不是什么好事,我也是在虫谷的时候听白胡子爷爷说过三尸虫是远古的虫子,没想到这世上还真有。”

“素芳大嫂喝过病死人血!”我看着阿洛说。

“是上一个宿主的血!”阿洛看了我一眼说。

在这一刻我们两个人的眼神突然有了共鸣,这还是我第一次感觉到阿洛对我有了一份信任。

“你这么了解素芳大嫂是因为什么而难产,这跟你的控虫术有关吗?”我问。

“无关。”阿洛摇了摇头。

“你认为现在该怎么处理这孩子?”我皱了皱眉问。

“杀了他,你要是下不了手我来。”阿洛说。

“别。”我摆了摆手。

阿洛迟疑了一下说:“如果不杀他只有一个办法可以试试,带到虫谷找白胡子爷爷,白胡子爷爷对虫类很有研究,也许他有办法。”

我有些拿捏不定,杀孩子肯定不行,毕竟是一条生命,况且这是吴灿的孩子。

我回屋把利害给吴灿分析了一下,吴灿听的一愣一愣,他一个农夫哪听得懂我说的,一听说这孩子是祸害,又听说我能把孩子治好便满口答应把孩子给我。

“谁……谁也不能带走我孩子。”这时素芳大嫂醒过来了,她虚弱的伸着手要孩子。

母亲对孩子的感情我能理解,唐莺赶紧把孩子抱了过去放到素芳大嫂边上,素芳大嫂看着襁褓里的孩子脸上露出了一丝温暖的笑容,她看到了孩子的牙齿,不过她一点也没在意,虚弱的说:“无论孩子长什么样,我都不会放弃。”

唐莺看到这一幕暗自抹泪,我和王猛也无不动容。

“阿洛说的是真的吗?”王猛小声问。

“应该是真的。”我点了点头。

“那怎么办?”王猛问。

“晚些时候再说吧,现在孩子还小伤不了人,咱们别打扰他们一家团聚了。”我说完就招呼唐莺出来了。

我们在吴灿的安排下住到了简陋的柴房里。

“如果你不管这事就不会有现在的麻烦了。”阿洛不快的说。

我躺在那不做声想着事情,到底是什么人要干这么狠毒的事,他练三尸虫的目的又是什么?

“我们什么时候走?耽搁的太久了。”阿洛又说。

“你吵死了,能不能消停会,我要睡觉啊。”王猛气呼呼的说。

“这事要搞清楚才行。”我说。

阿洛沉默了很久才说:“停留几天你说了算,我也不说什么了,不过到时候你不能让阿娘活过来我就杀了你。”

阿洛的话让我一抖,他绝不是开玩笑才这么说的。

柴房内悄无声息了,只听得到大家的呼吸声,唐莺经历了刚才的惊魂一幕睡在柴房的角落里已经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一早我们就去看望了吴灿一家,鬼婴躺在素芳大嫂的怀里小眼睛滴溜溜的转着,还别说除了牙齿吓人外这鬼婴长得倒是蛮可爱的,他的嘴巴还在吧唧有声,小舌头时不时伸出来舔舔嘴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