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雾隐迷林/黄帝外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吴灿眉头不展的坐在床边发愣,过了一会才说:“这要是传出去村里人不知道怎么看我们一家。”

“阿灿,你管村里人说啥,无论怎么样他都是我们的孩子,你不能把他送给别人啊。”素芳大嫂眼泪婆娑的说。

“怀胎十六个月,生出来还长着这么吓人的牙齿,那个小同志也说了这孩子是个祸害,咱们留下他只会被害死。”吴灿说。

素芳大嫂眼泪滴落了下来,柔情的看着怀里的孩子。

见此情景唐莺忙说:“大嫂你别担心,我们不是要你的孩子,是带他去治病,治好了就送回来。”

“那……那让我给他喂一次奶吧,小心肝都还没吃过我的奶呢。”素芳大嫂说着就要掀起自己的衣服。

“不要,他不喝奶,不然你会被他咬,他也会中毒!”阿洛忙阻止道。

“他不喝奶那喝什么啊?”素芳大嫂诧异道。

“喝人血!”阿洛说。

素芳大嫂愣住了,讶异的张大了嘴,好半天才合拢,放声嚎哭起来。

我们几个站在旁边看的心酸,阿洛看到这情景悄悄的出去了。

这事妥了以后我便问起了最重要的事,起先吴灿还支支吾吾的不肯说,在我的一再追问下他终于说出了实情,吴灿说当初自己跟媳妇也没少办事,可媳妇就是不怀孕,家里又穷的叮当响去不起医院,突然有一天有个云游的道姑经过他家化缘,得知他的烦恼后让他给媳妇喝鹿茸血,吴灿苦着脸说自己买不起鹿茸血,那道姑主动在大坑村留了下来,还找来了鹿茸血,没想到素芳大嫂一喝没多久就怀孕了,素芳大嫂怀孕后道姑便离开了,说是在她临盆之时回来给她道喜。

听完吴灿说的我就知道素芳大嫂怀鬼胎的罪魁祸首就是道姑了!

鹿茸血极其珍贵,有钱也不一定买得到,而最主要的功效又是针对男人的,能补肾强精壮阳,道姑给素芳大嫂喝算什么事,她分明就是给素芳大嫂喝的死人血!

“那道姑既然云游化缘还回来道什么喜?”王猛好奇的问。

“取三尸虫。”阿洛说。

这时我突然想起了昨晚去山上找药引子的事,下山的时候在山路边的树上看到个黑影,但我回头的时候那黑影不见了,难道是那个道姑?!

想到这里我立马跑了出去,阿洛很快也跟了上来,我找到那棵树爬上去看了下,树干上果然还留着一点黄土,黄土本在地上怎么可能在树上,只能是人的鞋上沾了黄土爬到了树上,也就是说昨晚我没看错,当时真的有人在树上盯着我!

“什么情况?”阿洛问。

我把昨晚的事一说,阿洛皱了皱眉头说:“你的意思是那道姑回来取三尸虫了,但因为我们的阻碍她才没有现身?”

“嗯,她躲在暗处对我们很不利,也不知道她还有什么目的。”我沉声道。

“简单,找她出来。”阿洛说着就爬上了树,古怪的抱着树干闻了又闻,好一会才说:“每个人身上都有独特的气味,那道姑身上更是有女人的体香。”

我明白阿洛想干什么了,他从树上跳下,从帆布包里拿出竹笛吹了一会,不过我看不到有什么虫子爬过来。

“怎么没动静?”我问。

“要等上一段时间,蚂蚁动作太慢。”阿洛说。

“利用蚂蚁?”我疑惑道。

“虫类之中蚂蚁的嗅觉是最发达的,能闻到百米开外的东西,我已经叫整座山的蚂蚁来帮忙了。”阿洛说。

我若有所思点了点头,随后便和阿洛两人站那等了,一个小时左右蚂蚁稀稀拉拉的出来了,不过毫无章法根本不知道到底蚂蚁要怎么指引我们,大概两个小时左右离奇的一幕出现了,密密麻麻的蚂蚁悄无声息的挤在一起,组合成了一条延伸进山里的线!

“真神奇!”我惊呼道。

“别废话了,只要那道姑还在大坑村,跟着蚂蚁就能找到她了。”阿洛说着就往前走去。

我们俩跟着蚂蚁一路走,大坑村离我们越来越远。

天色逐渐擦黑,树林里就更黑了,可蚂蚁却仍在向大山的深处指引,很快茂密的树林让我东南西北都分不清了,更为怪诞的是树林里突然起了浓雾,能见度低到低头都看不见自己的脚尖!

我感觉不对劲赶紧拉住了阿洛,阿洛也知道有问题了,他皱了皱眉说:“蚂蚁线到这里也断了,这雾干扰了蚂蚁的嗅觉,这不是普通的雾。”

“难道是瘴气?”我知道瘴气吸入体内对身体是有害的,正打算捂着口鼻,阿洛却说:“我从小在深山长大,这根本不是瘴气。”

阿洛话音刚落我突然觉得身上好痒,好像有东西在爬似的,我伸手挠了挠,在一看手上全是蚂蚁,吓得一颤,还没等我回过神来又是一抖,蚂蚁正如潮水般从我鞋子上涌上来,周围的地上也全是密密麻麻的蚂蚁,压根就看不到一块落脚之地。

“啊,阿洛~~。”我惊呼了一声向阿洛求救,却发现阿洛跟我面临着相同的情况,不过他比我镇定多了,一动不动的盯着蚂蚁,眉头都拧在一起了。

见他这样我感觉有点没面子,于是强装镇定的问:“这怎么回事?”

“不知道。”阿洛说完就拿起竹笛开始吹,不过吹了半天蚂蚁也没有退去,相反显得更暴躁了,脚边的蚂蚁翻起了浪潮朝我们身上袭来,很快我就感觉到蚂蚁开始往我衣服裤子里钻了,那种酥酥麻麻的感觉叫人头皮都麻了。

阿洛镇定的看了我一眼突然开始狼狈的抖动,我也没时间笑他了,赶紧也抖起蚂蚁,我们一边抖一边后撤,但浓雾让我们彻底失去了方向感,我们胡乱跑了一通也逃离不了浓雾和蚂蚁,甚至都产生了绝望的情绪。

就在这时浓雾突然退去,周边的蚂蚁也像是凭空就消失了,我摸了摸身上没有一只蚂蚁,诡异至极!

“前面有座道观!”阿洛指着前方说。

我转头看去,前方果然出现了一座破败的道观。

整座道观都被绿色植物给爬满了,像是被废弃了,一块“三清阁”的牌匾掉落在边上,通向道观的一条石阶上也全是植物。

我们两人小心翼翼的走进了道观,道观里断壁残垣,道教三清的石像也倒塌了,蜘蛛网到处都是,灰尘遍地,潮气让人非常不舒服。

“这道观应该有很多年历史了。”我说。

阿洛环顾四周没有说话。

“那道姑难道跟这道观有关?”我又嘀咕了句。

我的话刚说完突然听到了“啪咔”一声,声音像是从头顶传来的,我和阿洛下意识的抬头看去,道观的横梁突然断了,大量的灰尘落了下来。

我愣了下马上就反应过来了,大叫道:“快跑道观要塌了!”

我和阿洛拔腿就跑,不过道观那破败的大门在没有任何外力的情况下,突然就关上了,怎么弄也弄不开。

我和阿洛慌了神,就在这时房梁上传来了木头的挤压声,还有瓦砾掉落的声音,几根撑着道观的圆木柱也出现了裂痕,瞬间各种崩裂声音四下传来,我们两个人来不及呼救整座道观就崩塌了,我下意识的抱住了头往地上一趴,感觉死亡马上就要降临在我头上了。

我趴着等了好一会都没见有东西砸下来,我喘着气睁开眼睛四下观望,这一看顿时抖了一下,真他妈见鬼了,我们还在刚才遇到浓雾的原地!

道观呢?!怎么凭空就消失了!

这简直是匪夷所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