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扶乩之术/黄帝外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赶紧把大家都叫醒了,大家得知情况后也很吃惊。

帐篷外的风很大,那铜铃声越来越清晰了,我们赶紧跑出去一看,顿时被眼睛看到的情景惊呆了。

树林空地半空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拉满了红绳,将空间切割成了好多块,每条红绳上遍布着铜钱和小铜铃,铜铃上又贴着道符,风一吹铜铃就发出阵阵清脆的声响,在这午夜的树林中听来格外的空幽。

被我救过的男人站在红绳外,右手扯着红绳,原来所有的红绳全操纵在他手里!

“黄帝外经医术果然神奇,也不枉我以身试术,你一定会后悔救了我,哈哈。”男人露着诡笑说。

我心中有些骇然,这人居然开枪打自己来试我的医术,这也太冒险了,他为什么要这么做?而且他一开口就提到了黄帝外经,似乎对黄帝外经很了解。

我皱了皱眉,脑子里突然闪过金婆婆提醒我的话,心顿时沉了下来,这人来者不善!

“看吧,我早说过不清楚底细之前不能随便救人。”阿洛面色凝重的说。

“你扯红线搞对象啊,你是什么人?”王猛从帐篷里拿出了猎枪对着男人。

“他是茅山上清派的道士!”唐莺扫了一眼道符说。

“嚯,没想到这黄毛丫头居然认得我的身份,不简单,贫道行不更名坐不改姓,茅山上清焦昌龙是也。”男人正色道。

“你这符咒上盖着上清大洞的印,我在古董店里见过拓印的印章,这不是明摆着是上清派的道士吗?”唐莺说。

焦昌龙尴尬了一下,随后微微一笑道:“那也不简单了。”

“别跟他废话了,只要敢害我们老子一枪崩了他!”王猛将猎枪瞄准了焦昌龙。

“你就不怕我不救你,你会死吗?”我皱眉问道。

“连一个毫不相干的产妇你都救,我奄奄一息躺在你脚边你会见死不救?再说了这普通的猎枪想要杀死我谈何容易,我要自救容易的很,只不过是有心试你一试。”焦昌龙扬起嘴角邪笑道。

居然利用我救人心切的心态,真后悔没有听阿洛的话,我克制了下情绪问:“你跟踪我们?”

“要不是有金老妖婆在我早出手了,等了这么多年懂黄帝外经医术的人终于现身了!”焦昌龙冷笑道。

我心中一凛,隐约觉得这个焦昌龙对我医术的了解不会比金婆婆少,他甚至连金婆婆的身份也一清二楚,一个道姑一个道士,难道他们之间有什么联系?

“你究竟想干什么?”我努力镇定下来问。

“交出你现有的医书,带我找到完整的真迹!”焦昌龙说。

“休想!”我说。

“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焦昌龙说着咬破手指将血涂于红绳尾端,接着单手结印,口中念道:“幽幽冥冥,众风乱玄,森罗邃幽郁,玉音响太和,鬼门开,杨羲扶乩之术!”

只听他念完红绳突然抖动,红绳上那些铜铃顿时响成一片,本来清脆的铜铃声一下成了心烦意乱的噪音,震的人耳膜都有点发麻了,我的耳朵突然耳鸣了起来,等耳鸣停下来那些铃声又变成了无数厉鬼的哀嚎哭泣在耳边萦绕,让人头皮发麻,脊背发凉,双腿发软,浑身更是完全使不上劲。

我感觉头昏脑涨喘不上气来,借着眼角余光朝旁边看去,大家都已经捂上了耳朵,王猛更是丢掉了猎枪捂着耳朵在地上痛苦的打滚。

“哈哈哈,杨羲祖师爷的扶乩之术岂是捂着耳朵就能躲过的?”焦昌龙放声笑道。

“阿……阿洛用虫……虫子!”我站立不稳一下瘫坐到了地上,阿洛也应声坐地含糊道:“不行啊,我浑身都使不上劲,脑子更是迷糊,召不出虫子来,他要你的医书,只要……只要不给他不会杀我们。”

阿洛的话倒是提醒了我,更坚定了死不交册子的信念,于是我干脆直接躺倒捂着耳朵了。

这铜铃声越来越让人难以忍受,很快我就感觉自己肌肉被撕扯一样的疼,身上的经络也胀的厉害,尤其是太阳穴那个位置经脉暴跳,非常难受。

我眼前冒起了金星,感觉下一秒就会眼前一黑失去知觉。

“啊~~。”就在这危急关头焦昌龙突然大叫了一声,红绳散落到了地上,铜铃应声落地,那叫人难受的魔音一下就解除了。

我们缓了半天才缓过神来,我定睛一看,小安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爬到焦昌龙的脚边了,此刻正抱着他的小腿咬他吸血。

小安那两颗白森森的牙已经狠狠咬进了肉里,血液渗透了焦昌龙裤脚。

小安紧紧抱着焦昌龙的腿,无论焦昌龙怎么甩也甩不掉。

“小畜生,快给我滚开,啊,妈的好疼。”焦昌龙狼狈不堪,抬手变掌就要劈小安。

这时我的耳边传来嗡嗡的声音,抬头一看,大量的蜜蜂从四面八方疯狂的朝焦昌龙飞过去!

焦昌龙受到阻碍双手胡乱挥舞驱赶蜜蜂,对小安也下不了手了,我回头看去,是阿洛吹起了那无声的竹笛。

小安终于吸饱了血松开了手,满嘴是血的滑到了地上,捡起一个从红绳上脱落的铜铃在那摇,还摇的不亦乐乎,好像很高兴,嘴里发出“咿咿呀呀”的叫唤。

焦昌龙借此机会赶紧收了红绳,瘸着腿,驱赶着蜜蜂跑了。

我们看着坐在地上的小安哈哈大笑,真庆幸带上了小安,今天要不是他我们很可能遭了对方的毒手。

“多亏小安和你联手了,不然我们麻烦大了。”我说。

“有点侥幸,这道士很厉害,他只不过因为受了伤,好汉不吃眼前亏先跑了,改天他养好伤再找上门那才叫麻烦。”阿洛说。

唐莺给小安擦了擦嘴,又捏了捏他的脸蛋嬉笑道:“我真是越来越喜欢小安了。”

“真奇怪,小安什么时候爬过去的,他这么小已经学会爬了啊,而且他还没受到铜铃声的影响。”王猛嘀嘀咕咕。

“小安本来就异于普通小孩,他出生就已经半岁了,他坐在我的竹篓里,我背着他能感觉到重量,他长的速度惊人,只是你们没注意,会爬了也不奇怪,他又有跟贯通阴阳的三尸虫血胎互搏经验,不惧这种声音也很正常。”阿洛说。

“那道长身上本来就有血腥味,又咬破手指,新鲜的血腥立刻吸引了小安,所以他就爬过去咬他吸血了,道长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我们身上,压根就没注意到小安。”我补充道。

“他那铜铃声好吓人。”王猛看着小安手中摇的铜铃颤声道。

“听他说是什么杨羲扶乩术。”我想着焦昌龙念咒时说的话。

“扶乩术是上清派创始人之一的杨羲所创,是道教的占卜之术,能通灵,没想到被那臭道士演化成这种邪术了,那些声音应该是来自阴间的鬼泣声。”唐莺说。

“唐莺你连这也知道啊。”王猛瞪大了眼睛。

“我早就说过我从我爸那耳濡目染了很多杂学,哼。”唐莺冲王猛翻了个白眼。

我们稍作调整后便钻进了帐篷。

“原来你这些古怪的医术是黄帝外经里的。”阿洛看向了我。

事到如今我也没有必要瞒着阿洛和唐莺了,我把自己的事给说了一边,两人听后都很吃惊。

现在有一个问题让我一直想不通,老爹临死前说过外经医术决不可外传,否则大祸临头之类的话,金婆婆在大坑村树林的时候就说过“仇人”的话,在吴灿家的时候又提醒我不要轻易显露医术,那焦昌龙显然是在大坑村的时候关注到我的,难道他就是老爹说的大祸?是金婆婆说的仇人?

反正这一切似乎都跟俞家和黄帝外经有关,但其中到底有什么关系我还不明白,我想只有金婆婆知道了,等改天再见到她一定要问问清楚。

这里不能在留了,我们还是怕焦昌龙调头回来,于是稍作休整就收了帐篷,连夜开始赶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