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隔墙听症/黄帝外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唐莺素体芊芊,被焦昌龙那什么扶乩术弄的留下了后遗症,这一路上老是觉得眩晕想吐,可见那扶乩术的厉害。

我虽懂的外经医术,可册子上毕竟只是一些皮毛,有些病症根本不知道该怎么治,一时没法,只好转向朝县城走,打算带唐莺到县医院看看。

王猛自从得了把猎枪,这一路上别提有多风骚了,经常拿出来对着小动物瞄来瞄去,我提醒他进了城要把枪收好,要不然被抓去坐牢就麻烦了,王猛拿了件衣服把枪给包起来,又在经过村子的时候偷了个鱼篓挂上,名其名曰渔具。

这次去县城我心里还有个盘算,金婆婆虽然说过越往偏僻的地方走越好,可那是在没有暴露的情况下,现在已经暴露了,焦昌龙都杀上门来了,相反往大点的地方走还有好处,人多他不敢轻易下手,同时我也做了个决定,从伊川县直接坐车到襄阳,尽快远离这个地方。

“为什么不直接坐车去云南?”阿洛对我的决定产生了疑问。

确实,就目前的情况直接去云南是最好的选择,可问题是我还没学会起死回生之法,去了马上就露馅,这还不是主要的,主要的是我已经感觉到白胡子爷爷、金晓婆婆以及焦昌龙之间似乎存在某种联系,而这种联系像是跟黄帝外经有关,焦昌龙已经盯上我了,如果滇南虫谷真是黄帝外经真迹的隐藏地,那么我就这么去等于直接把焦昌龙带到了外经所在地,俞家至宝落入坏人手里,我怎么对得起俞家的先祖?所以拖慢进程,刻意的东走西走也是有必要的。

我将情况分析给阿洛听,阿洛听后这才没了异议。

进了县城我们先是把唐莺送到了医院检查,我没见过那些西医的医疗设备,觉得很新奇,唐莺拍了个片子,片子出来后那骨架都清晰可见,让人很吃惊,后来我才知道那叫X光机。

医生指着片子说:“小妹妹你是不是练过气功啊?”

我们狐疑的看着医生,医生凝重的说:“五脏六腑都被震伤了,还有轻微的出血现象,需要住院治疗调养。”

“能不能不住院,开点药?”唐莺小声的问。

“不住院后果很严重,你家人呢?让他们来找我,你怎么受了这么严重的内伤?”医生愤愤道。

我知道唐莺不是担心钱的问题,她变卖老爹的古董现在是个小富妞,她是怕影响我们去云南的计划,我想了想说:“我是她哥哥,我们很早就没父母了,医生你开条吧,我让她住院。”

唐莺内疚的看了我一眼,动了动嘴想说话,不过在我点头之下她没有说出口。

唐莺住院后我们便在附近找了家旅馆,顺便也休整休整。

安顿好后我打算去补充点医疗用品,缝合线用的差不多了,阿洛说要去摆地摊卖草药赚路费,他不愿花唐莺的钱,他这一说搞得我很尴尬。

小安留给了王猛照顾。

等我回来的时候发现王猛居然睡着了,枪挂在床头,装着稀释血液的奶瓶在枪杆子上吊着,小安的一条腿被他用绳子绑在了床脚上,小安咿咿呀呀在奋力的去够奶瓶,偶尔能够到吸上一口,好可怜……。

王猛竟然用这种方法来照顾小安,我一时火大把他给推醒了。

“干什么啊睡的正香呢,昨晚赶了一夜的路……。”王猛翻了个身含糊的说,接着继续睡。

“小安把绳子解了爬上床了!”我想了想说。

“妈呀,别咬我。”王猛立即弹了起来,等他发现我在骗他后才瞪了我一眼。

“你没病吧,居然这么对小安?”我责怪了一句。

“大哥,不这么做怎么睡觉啊。”王猛苦着脸说。

“大胆!朕要微服私访有何不可,谁要敢拦拖出午门斩首!”就在这时隔壁传来了一个老头沙哑的声音。

我和王猛一下就收了声。

我们住的这家旅馆很简陋,地板都是木板铺的,隔音差的要命,旁边房里一有什么动静听的一清二楚。

隔壁传来的声音口气很怪,感觉就像古时候的皇帝,我们一下就来了兴趣凝神静听起来。

“皇阿玛,您不能出宫啊,您要是出了宫,朝廷那不得大乱啊。”一个年轻男人浑厚的声音传来。

“朕听刘墉说黄河连年泛滥,沿岸百姓苦不堪言,朕身为大清江山的皇帝,岂能坐视不理?朕要亲自南下巡视黄河灾情,啊,快传御医!朕的头好疼哇~~啊~~。”老头说完就是一通乱叫,隔壁房里顿时传来凌乱的脚步声,但过了一会就没动静了,老头似乎是晕了还是怎么了?

我和王猛听得入迷,王猛小声嘀咕:“唱大戏呢?”

“嘘。”我示意王猛别打断。

隔壁又传来了声音。

“华医生,你看到了吧,我爸把自己当成了乾隆皇帝,县医院的医生让我送到精神病院去,我送去了,可他们也没看出什么来,我听人说你们华家人什么奇难杂症都能看好,这才托关系找到了华家,你能看出这是什么病吗?”年轻男人说。

“就症状来看像是神经紊乱性心智缺失症,简单一点说就是失心疯。”一个女医生甜美的声音响起。

“那你看是不是……。”年轻男人说。

“要治病得请我爸,我是替他出来看诊的,我回去把情况反映一下,他要是接收我会通知你,他要是不接手我也没办法。”女医生说。

“好好好,那就拜托华医生了啊。”年轻男人恭维道。

隔壁传出了脚步声和开门声,那女医生像是要走了。

说到治病我又产生了兴趣,刚那女医生说是失心疯,失心疯是一种发狂的病症,主要的反应有登高而歌、语无伦次、脱衣乱跑、打骂砸物,虽然那老头说的话不太正常,但还是有条有理的,感觉不太像是失心疯。

我一时好奇想看看那女医生,于是故意端着脸盆出去打水,出来一看只不过是个年纪不大的女孩,约二十岁的样子,她长发披肩,五官精致小巧,皮肤白皙娇嫩,长的很漂亮。

我心说这城里的女孩就是水灵啊,但我更感兴趣的是想知道这个华家是怎么治病的。

晚上八点多的时候隔壁又传来了动静,我听到了那女医生的声音,他们要去治病了,我一时心痒难耐,于是趁王猛、阿洛睡着就偷偷出去了。

女医生在前面带路,年轻男人背着父亲在后面跟,这儿子大概三十七八岁的样子,父亲头发半白,像是有六七十了。

我远远的跟在他们后面。

大约走了十多分钟后他们在一所宅院前停了下来,这宅院很老式,有些年头了,跟周边的建筑格格不入,看得出来这个华家是守旧的大户人家,现在都八十年代了还住这样的老式宅院。

他们进去以后我就跟不进去了,好在有院墙可翻。

我刚爬上墙头就听到那老头在院子里大喊大叫:“放朕下来,大阿哥你这是要把朕带到哪去?!”

我缩在墙头上静观其变,老头在儿子背上挣扎,儿子只好把老头放了下来。

老头站定之后双手背后环顾了一下宅院,说:“是朕的临时行宫吗?大阿哥,咱们这是到哪了啊?”

儿子支支吾吾了半天才说:“回皇阿玛,咱们这是快到黄河边了,今天先在这里歇息。”

“好,哈哈哈,做得好啊。”老头高兴的大笑。

此时刮来了一阵冷风,我抖了一下,毛孔陡然间就开合了,皮肤仿佛开始呼吸了,没一会体内突然感受到一股阴冷的气流在乱撞,让人非常难受,我这是怎么了?

还没等我缓过劲来,就觉一阵头晕目眩,当下就摔落了墙头,疼得我失声叫了出来。

“谁在外面?!”那女医生听到了动静大喊了一声。

我想站起来,却发现全身无力,接着双眼一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