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华佗后裔/黄帝外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等我醒来的时候已经躺在床上了,体内那股阴气仍在乱撞。

我扶着昏昏沉沉的头下床掀开窗帘看了看,发现我在华家的屋子里,一定是刚才那女医生发现我昏倒把我弄进来了。

我怎么会突然昏倒了?难道是扶乩术留下的后遗症?我突然想起在昏倒前曾有一阵恶寒的风吹来,这风从我的毛孔钻入体内,顿时就产生了一股阴冷的气流在体内乱撞。

正是这股阴风让我昏倒,为什么会这样?

我想着想着就想到了祝由术,当天我在古董店曾简单学习了祝由术里练气的法门,当时也是毛孔开启,皮肤仿佛开始呼吸,但感觉是神清气爽,而这次却完全相反,我一下就恍然大悟了过来,没错了,祝由术练气吸收的是大自然和周围的气场,达到与天地交融,按照这种推理,那么也就是说刚才在华家院子里有能发出这种阴冷气场的物体,我不知觉就吸收了它的气!

我随即盘腿打坐,按照祝由术练气法门练了一会,那股体内的阴气没一会就被重新吸收的气给克制住,不乱撞了。

窗外的华家院子寂静万分,院子的回廊上点着灯笼,气氛深幽。

我出了屋子打算去找找那阴冷气场的物体,可我在院子里转了一圈也没发现这个东西,此时我注意到院子正屋里的灯光还亮着,想起刚才那对父子来治病,就小心翼翼的靠了过去。

“若兰,那对父子给送回去了吗?”一个男人的声音在屋内传出来。

“爸,按照你的吩咐给送回去了,难道真的没有医治之法吗?这要是传出去我们华家的名声可就……。”那个女医生的声音响起,原来她叫华若兰。

“不要紧,不丢名声,他这种病当今世上恐怕没人能治!”男人说。

“那老头到底得了什么病啊?”华若兰诧异的问。

“阴鬼上身!”男人正色道:“我还没说你呢,居然断错症,这压根就不是失心疯,平时我都是怎么教你的?”

“爸,你又没教我断这种阴症。”华若兰委屈的说。

“算了算了,你资质愚钝,根本不是学医的料,只可惜我没儿子,想跟你妈在生一胎的时候又碰上计划生育,注定我华超没有儿子了,唉。”这叫华超的男人长吁短叹了起来。

“每次都要说这个……。”华若兰不快的嘟囔道。

“那是,想我们先祖华佗是何等风光,即便是放到现在那也是古代知名度最高的神医,被奉为外科圣手,是麻醉药的鼻祖,想不到到我这一代要后继无人了,老子埋进棺材也死不瞑目啊。”华超哀怨的说道。

“爸,你又来了,你还这么年轻呐。”华若兰说。

原来他们是神医华佗的后裔,这让我吃惊不小,不过说起外科圣手哪轮得到华家,早在黄帝时期就已经有高超的外科手法了,应该是我们俞家的俞跗,至于麻醉药那就更别说了,祝由术早在上古时期就是麻醉药了,也轮不到华家,哼。

“对了,刚才你救回来的小伙是谁?”华超问。

“不知道啊,我看他是从咱家院墙上摔下来的,咱们华家慈悲心怀,看他昏了就给救进来了,还不知道他怎么了。”华若兰说。

“鬼鬼祟祟翻院墙,不是好人,我去看看。”华超说。

听到这里我赶紧缩回身子,打算蹑手蹑脚的开溜,我跑到院墙边正准备爬上去,突然身后传来华若兰的一声:“麻沸摄魂针!”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手上顿时感觉像是被蚊子叮咬了几口,定睛一看,十多根细如发丝的银针已经插在我手背上的各个穴位上,片刻间我的双手就麻木的失去了知觉,感觉手都不存在了。

“好大胆子!”华超喊了一声。

事到如今我只好转过了头来盯着这对父女,华若兰傲娇的看着我,似乎对自己的手法很得意,华超眉头深锁看着我,华超是个四十多岁留着山羊胡子的干瘦男人。

“你偷偷跟踪我女儿来华家,还翻院墙干什么?不要说假话,你手背上的银针可是浸有普天之下最厉害的麻醉药,没有我的解药,这辈子可能双手就毫无知觉了,虽然血流仍在循环,手不会坏死,可是没知觉就跟残疾了没两样,你想清楚在说。”华超说。

“快说!”华若兰厉声叫道。

“是麻沸散吗?”我反问了一句。

华超脸色一沉说:“你偷听我们说话了?”

“无意间听到了。”我说。

“哼,你明明就是故意的,快说你到底是谁?!”华若兰不依不饶的叫道。

这华若兰看着挺水灵漂亮,可脾气就跟小辣椒一样火爆,一副傲娇样真让人光火,我偏不遂你的愿,就是不说,再说了我也不能说自己是看出华若兰断错了症,好奇来看他们治病的啊,华超一看就不是泛泛之辈,我要是说来看他怎么治病,身份肯定瞒不住,于是我干脆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低头挤了挤眼,强行挤出两滴眼泪,一变脸就抬起头哽咽道:“兰兰,够了,真的够了,不要在演戏骗华叔叔了,我们的事迟早华叔叔会知道的。”

华若兰目瞪口呆,华超皱着眉扫了女儿一眼。

“我们搞对象都有半年了,你为什么不跟华叔叔说啊,我知道我家穷,你怕华叔叔不答应,所以一直不敢提,可纸始终包不住火啊,我是真心喜欢你的,如果愿意我回去跟我娘说说,让她找媒人来提亲。”我哽咽道。

“若兰,他说的是真的吗?!”华超恼火的看向了女儿。

“爸,你别听他……。”华若兰涨红着脸说,我不给她机会说完不然就穿帮了,于是赶紧装模作样的放声嚎哭干扰她说话。

我这一闹华若兰气得直跺脚,华超愤怒的甩袖回了屋子,剩下华若兰眼睛喷火似的瞪着我,胸口在剧烈起伏着,不过她只生了一会气就扬起了冷笑说:“你直管继续演,你这双手是不要了吧?”

“不要就不要,谁怕谁,大不了我用脚!”我不客气的回道。

“你……!”华若兰都快气炸了。

“若兰,你让他进来,我有些话跟他说。”屋里传出了华超的沉稳声音,他似乎已经平静了下来。

“爸,你可别相信他说的,我跟他真没有……。”华若兰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华超打断了“行了,我有数,你叫他进来。”

“快滚进去,我爸叫你呢。”华若兰龇牙咧嘴叫道。

我也懒得搭理华若兰了,起来就进了屋子,华超见我进来神色怪异的打量了我一眼,然后把门给关上了,接着又客客气气的请我坐下,还给我倒了茶。

“华叔叔,你这是?”我有些疑惑。

“咱们长话短说,我知道你在演戏,不过能在中了我华家麻醉针秘术后还有这样的机智和魄力,我很欣赏你,同时也看出你没有恶意,只是不想惹上麻烦想脱身。”华超说着端起茶喝了一口,接着说:“你学医的吧?”

华超果然不简单!

“你看错了,我不是学医的。”我摇了摇头。

“哈哈,你以为骗得了我?你体内那股阴气很不舒服吧?如果不是学医的,能懂得克制这种阴气,而且克制这种阴气的法门可不是普通的医术啊。”华超露着笑说。

同行之间果然还是瞒不住啊,看样子华超是想知道我是用什么法子克制住了阴气,该怎么说呢?

如果不说我这双手恐怕真的要废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