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祝由术下阴/黄帝外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镇定了下来说:“这股阴气是从那老头上身来的,我在旅馆听到了你女儿断错了症,有点好奇想看看华家是怎么治病的,所以就跟来了,没有恶意。”

“明白了,那老头阴鬼上了身救不了了,哈哈,好奇心人人都有,我最好奇的是想知道你是怎么克制住这股阴气的?”华超看着我笑道。

华超果然想知道!

我想了想反问道:“华叔叔,你能告诉我麻沸散的配方吗?我知道现在什么专家研究出麻沸散的配方都是假的。”

“这个……。”华超很是为难。

“这就是了,天下医学各有各的秘方,你不会告诉我麻沸散的配方,我也不会告诉你我是怎么克制住阴气的。”我接话道。

“哈哈哈哈,有意思,小兄弟我华超想交你这个朋友,别误会,我也没有恶意,只是有种惺惺相惜的感觉。”华超哈哈大笑。

这个华超面相慈祥,应该没有恶意,不过人心隔肚皮始终要小心,反正等唐莺一出院我就走了,现在敷衍敷衍他也无所谓,于是我说:“谢谢华叔叔这么看得起我。”

“哈哈,既然你我成了朋友,你叫我华哥就行了,不要叫什么叔叔了。”华超说。

“那不太好,我跟你女儿同辈,还是叫叔叔合适点。”我说。

“随你吧,跟我来。”华超说着就站起来示意我跟他进后堂。

后堂有一个杂物房,华超扭动了一个破烂柜子上的花瓶,一堵墙突然移动了起来,没多一会墙后就出现了一条向下的石阶,石阶的两侧还有油灯盏,华超点亮了油灯带着我下去了。

这个地下室里简直就是一个大药房啊,四面墙就是四个大大的中药柜,要拿到上面的药材还需要用梯子!

“这里有你能想得到的所有中药材,虫类、植物类、禽类、鱼类通通都有,天山雪莲,千年人参,百年何首乌,我连天上掉下来的陨石粉也有。”华超得意的说。

“华叔叔你这个药房估计比你外面的宅子还贵了。”我说。

“光一棵正宗的千年人参就比宅子贵了。”华超说着就从柜子里取出了一个小瓷瓶,接着从里面倒出了几粒褐色的小药丸塞进了我嘴里,说:“解你的麻醉药力,同时治你受的一点点内伤。”

我不禁有些吃惊,他连我身上有内伤也看出来了,不用说一定是焦昌龙的扶乩术留下的,可能伤的非常轻连感觉也没有。

我嚼烂药丸,嘴里顿时弥漫开一阵清凉,等吞到肚子里就觉得气血运行的更加顺畅了,昏昏沉沉的脑子立刻就清爽了起来,没一会我的手就能动了。

“那股阴气我是治不了了,非我华家医学范畴。”华超说。

“那怎么才能把这股阴气除去?”我问道。

华超眉头深锁道:“解铃还须系铃人,这股阴气来自老头身上的阴鬼,只有制服了他才能化解,不过这不属于医学的范畴。”

“那倒未必,鬼的阴气让我不舒服,就是说我病了,有病就要医,也属于医学的范畴。”我说。

华超看了我一眼笑道:“想不到你对医学的悟性很高啊,我相信你身怀的医术也是空前绝世的,而且绝非现代医学,我华某人斗胆问你一句,你姓什么?”

以华超对医学的了解不可能不知道俞跗,他这么问就是想通过姓氏来得知我的身份,虽然天下姓俞的有千千万万,但真正是俞跗传人的却只有一脉,我很清楚就算不说他也会想办法知道,于是我说:“俞。”

华超脸色突然大变,咽了口唾沫道:“懂了,没想到居然有传人!这么一来你有克制阴气之法的能力也不奇怪了,放心我绝不会外传,我华某人真是三生有幸能认识你啊。”

华超算是个明白人,没有点破让我为难。

“我也很幸运能结识一代神医华佗的后人。”我笑道。

“老弟,你这体内的阴气不除恐怕以后会恶病缠身啊,你打算怎么办?”华超问。

“华叔叔你有什么好提议?”我想了想问。

“这种由阴间鬼气所造成的阴症我束手无策,除非你自己有办法。”华超顿了顿说:“不过你有克制这种阴气的办法,一时半会倒不要紧。”

我眉头深锁点了点头,其实不是没有办法,祝由术练气法门既然能吸收到阴气,就一定有办法,办法就在祝由术下阴的那一个部分,当初因为邪乎没想过要学习,现在为了自救必须要学了。

华超带着我出了地下密室,我们两个有说有笑,看的华若兰是一愣一愣,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我白了她一眼得意的扬了下嘴角便离开了华家。

离开华家后我先是去医院看唐莺,唐莺有护士照顾倒也让人放心,看她睡着了我也不去打扰她,直接回了旅馆。

房间里阿洛和王猛都睡的死死的,压根不知道我出去过,我去竹篓里看了看小安,小安也睡的挺香。

我想了想就去了旅馆楼顶,楼顶地方开阔又没人打扰,正是一个很好的修炼场地,我找了个好位置就坐下盘腿打坐,接着取出祝由术绢布看下阴那部分的学习之法。

下阴,也可称过阴,顾名思义就是下到阴间与鬼魂沟通,绢布上说要学习下阴必须要具备两个条件,第一,学会祝由练气法门;第二,懂伏羲八卦盘。

在这两个条件之后都标注着一句:不信祝由者不学!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有些东西游离于人的思维之外,隐遁于肉眼所看不到的世界之内,也许我没有出王家村,没有亲眼所见不会相信,但现在至少有三件事让我对这个世界重新解读,第一,焦昌龙扶乩术召唤出来的鬼泣;第二,那老头的阴鬼上身病;第三,我体内的阴气。

所以我是信的!既然选择了信,那么我就可以学习下阴了,我先看熟了绢布上的伏羲八卦盘,接着按照上面说的先将外界的气吸收到体内,游走全身才能进行下阴。

我盘腿而坐,闭上眼睛,两掌心对,放松身心,毛孔开合,皮肤开始吸收芸芸世界的气,体内吸收了外界的气,变成一股暖流在我任督二脉之中游走汇聚到了气海穴,最后又从气海穴散于全身的经络之中。

等我睁开眼睛的一刹那顿时觉得身体仿佛不受地球重力的束缚了,轻松的叫人有种想飞的感觉,但我知道我不会飞……。

我赶紧按照步骤准备学习,绢布上说首先要了解自己所站的八卦方位,原来让熟读伏羲八卦盘是这么个意思,我现在站的位置属于离位,接着要用自己的血在地上按下右手大拇指印,这叫“叩鬼门”,意思大概是说去敲鬼门关的门,让负责看守的阴差知道是什么人来了,以便通报。

我咬破手在地上按下指印,刚准备下一步的时候突然感觉周身阴气萦绕,耳边明明没有风却能听到呼呼的风声。

我心中抖了一下,难道要下阴了?

我正想着突然喉咙一甜,控制不住喷出了一口血,接着眼前一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等我醒来的时候发现阿洛和王猛神色严峻的蹲在我身边。

“你三更半夜在楼顶干什么?发生什么事了?”阿洛朝地上的血扫了一眼问。

“一时半会说不清,对了,你们怎么知道我在楼顶?”我反问。

“隔壁那老头好像死了,他儿子哭哭啼啼的把我们吵醒了,没见着你就找了找,发现你在楼顶躺着。”王猛说。

“死了?”我吃了一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