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神医协会/黄帝外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阿洛扶着我站起来,我摸了摸胸口,虽然吐了一口血,但却没有感觉到哪里不舒服。

我们三人来到楼下,那男人的房门口已经围满了住客在那议论纷纷,我挤进人群看到老头被盖上了白布,医生正在准备担架把老头抬走,那男人站在边上发愣。

我轻叹了声有些惋惜,老头终究还是被折腾死了,本来想学习了祝由下阴之术,看看能不能帮上忙,没想到这么快就归西了,老头被阴鬼上身的时间肯定不短了,只怪老头和我没有缘分了。

我们三人回了房间,我撒了个谎,说是想学习老爹册子上的放血疗法,于是割破了手指头做实验,但因为没掌握要领昏倒了,他们俩都见识过我神奇的医术,也没有怀疑,就这样我们都睡下了。

我躺在床上想着刚才吐血的事,想来想去觉得只有两种可能,要么是体内的阴气作祟,要么是练习下阴方法不对。

我在被窝里把绢布拿出来仔细琢磨了一遍,这才明白了,原来下阴之法要天地人合一才可学习,也就是要达到忘我的状态,达到这种状态的时候,能把自己想象成任何物体,可以是尘埃,可以是泥土,也可以是阳光。

琢磨出这段文字的真正含义后我就明白是什么意思了,原来下阴并不是人到阴间去,而是人的思维灵神出窍进入那个世界,也就是说真正的下阴术可能是我的肉体还在这里,但我的思维已经去了阴间!

而要做到忘我的天地人合一状态,就要通过气的修炼了,气要收放自如,并且有选择性的吸收,只能吸收大自然充满生机的正气,否则根本无法抵御下阴时强大的阴气,刚才我一股脑把周围的气全吸收了,在加上体内本来就有一股阴气,所以就造成了吐血。

想明白后我就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隔壁的动静把我给吵醒了,起来一看,王猛和阿洛都出去了,小安也被带走了,估计是去看唐莺了。

我穿好衣服来到隔壁,那个男人在收拾东西。

“大哥,我是隔壁的,您这是要走吗?”我问。

“嗯,不好意思这两天我爸吵到你休息了。”男人说。

“没事,昨晚的事我知道了,人死不能复生,你节哀啊。”我安慰道。

“你费心了,或许我爸这么走了对他还好一点,唉。”男人叹了口气。

“老爷子到底怎么了?”我好奇的问。

男人主动请我坐下给我倒了水,于是我们两个便东扯西拉开了,扯着扯着我就明白老头为什么会被阴鬼上身了,原来老头在老家的时候很迷《乾隆下江南》的戏,当地有个戏班子在几个村子巡演,老头为了听戏跟足了十几场,这个戏班子演乾隆的都跟老头成了忘年交,后来不知道怎么的这个戏子就死了,老头心痛不已还去戏班瞻仰过遗容,跟老友遗体依依惜别。

不用说也知道老头就是那时候被上身的,而且这个戏子肯定是冤死的,否则不会这么厉害,只不过戏子是怎么死的我就不得而知了。

搞清楚了事情的始末后我也解开了疑问。

我出了旅馆吃了顿早饭,打算去医院看唐莺的时候却看到华超在旅馆门口驻足,我迎上去打了个招呼。

华超看了我一眼,眉头一皱说:“老弟,你的气色怎么这么差?那股阴气没克制住吗?”

“不碍事的,昨晚没休息好。”我说着就把昨晚老头死了的事说了一遍。

华超听了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说:“他是迟早要死的。”

“华叔叔你来旅馆是找我的吗?”我问。

“对,找你有点事,我带你去一个地方。”华超说完拉起我就走。

我一头雾水不知道华超这是要带我去哪,没多一会华超就带我进了一家中药铺,中药铺后面有间住房,华超掀开床板,一条楼梯便出现了。

我心说怎么又是地下密室,他怎么老这么神神秘秘的,这回下面又有些什么呢?

等我来到地下室吃了一惊,这下面是一个会议室,此刻已经坐了十几个年龄不等,男女都有的人,这些人在谈笑风生好像在等什么人。

“大家安静一下,人来了。”华超示意大家安静下来,接着十几双眼睛齐刷刷朝我看来。

一个大胡子男人靠进我拿着放大镜左看右看,还揉了揉我的肚子,说道:“脸色黑而无光,肺气虚,腹直肌拘急,心下悸而有振水声,命门火熄,小朋友你体内有气,不是普通的气,命门属火,这气属水克了火,影响到命门了,如果不排除此气,不久就要一命呜呼。”

“扯犊子,什么一命呜呼,纯属放屁!你看不出来他体内还有一股能克制住这气的正阳气吗?这气来自大自然,啧啧啧,小弟弟你不简单啊,让阿姨替你把把脉。”只见一个头发烫了卷,身材臃肿的泼妇样女人爬上了桌,双手叉腰,说完她就把手伸进了自己的心口里,把胸罩给扯了出来……。

地下室里顿时笑成了一片,一个瘦高个笑道:“李大嫂,你这是干啥?”

那叫李大嫂的泼妇白了瘦高个一眼,扯下胸罩上的一根线头,胸罩里居然扯出了一根头发丝细的长线,李大嫂又解下胸罩肩带,绑在线头上,接着冲我甩了过来,肩带不偏不倚绕了几圈缠住了我的手腕,李大嫂坐到了桌上眉头深锁扯着细线,看样子是悬丝诊脉!

“脉来缓慢,时见一止,止无定数,阴盛寒积,结而无力,气血虚衰,小弟弟你昨晚吐了几两血?”李大嫂问。

我咽了口唾沫颤声道:“没几两,几钱倒是有。”

我环顾了一下这些人,如果把这些人放到人堆当中,根本就不起眼,跟普通人没什么两样,可刚才这两个人露了一招,直接就把我这两天身体哪里不对劲全给说出来了,让我很吃惊。

“好了别卖弄了,连夜把你们从各地召集来是有事找你们帮忙的,你们也看到了,这老弟体内有一股阴气,如果不除后果很严重。”华超说。

“我不想知道他是怎么染上这股阴气,我只想知道他是怎么克制这股阴气的。”一个戴着眼镜头发花白的老头坐在那镇定自若的说。

“个中缘由我无法向各位解释,我以会长的名义要求你们会诊!”华超沉声道。

“切,又拿会长的头衔压我们。”一个胖子不屑道。

“要我们不问也可以,除非……嘿嘿。”李大嫂摸着下巴笑道。

华超脸色一变,想了一会说:“得,只要你们不问他的身份,又能排除他体内的阴气,我的药库里你们要什么随便拿!每人只准拿一样!”

“哈哈哈,这才像样嘛。”李大嫂大笑了起来。

其他人也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

“华叔叔,你这样……。”我有些过意不去,华超没等我说完就伸手示意我不要说了,我只好闭嘴了。

“来,我给你介绍。”华超说着就开始为我介绍这些人。

等他介绍完我呆呆地站那半天没有反应,扁鹊、张仲景、孙思邈、葛洪、皇甫谧、钱乙、朱丹溪、李时珍……,这些名字在医学界耳熟能详,当然他们不是这些古人,而是这些古人的后代!

华超说他们这个组织叫神医协会,全是古代名医的后代,掌握着从不公开不为人知的医学秘术!

等我平静下来后一个疑问浮上了心头,华超请这些奇人来是为了给我排除体内的阴气,他那药库里的药都是他的宝贝,我跟他非亲非故,他为什么要花这么大的代价治我?除非……除非,我心里一抖,不好,他是冲着我的《黄帝外经》来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