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蛇灵神庙/黄帝外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环顾了一下四周,这里是密封的地下室,这些神医后代又以华超马首是瞻,想溜是不可能了,果然是人心隔肚皮啊,我不禁有些后悔了。

我坐在椅子上,这些人挨个替我看诊,不过没一个有办法能除去我体内阴气的,最后他们都找借口遁了。

华超带我出了中药铺,眉头不展的说:“不好意思老弟,没能想到办法医治你体内的阴气。”

“华叔叔你不用替我费神了,生死自有天命,我们只不过是萍水相逢,你又何必对我这么好,甚至不惜把家里那些珍贵的药材……。”我有心要试探一下华超。

华超尴尬了一下,说:“哎呀,老弟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华家的医学已经能独步医学界了,我又何必去窥觑你俞家的医学呢?我只是有别的打算,实在有点难以启齿啊。”

我很疑惑华超这又是什么意思,在快到华家的时候华超终于憋不住跟我说了实话,原来他看中我对医学的悟性了,认为有我的遗传以后孩子肯定悟性很高,他想要我给他做女婿,让我给他生一个外孙,跟他姓华,至于以后我跟他女儿再生十个八个的都跟我姓也没问题,他甚至拿麻沸散作为条件!

我木然的看着华超半天没有反应,这太让我震惊了。

以麻沸散作为条件,这的确很诱人,我的祝由催眠还没练成功,如何麻醉成了最大的难题,如果能有麻沸散问题就解决了,只是要以这种方式得到麻沸散有些荒唐,而且这么一来俞家的家族使命就无从谈起了,生孩子哪是一时半会就能生出来的,况且那个华若兰我也不喜欢,太泼辣了。

想到这里我便说:“华叔叔,你别开玩笑了。”

“我知道你一时很难做决定,你考虑考虑吧,我华家的麻沸散可是第一次传给外姓人,我也冒了很大风险,不过我相信你。”华超说。

“爸,我才不要嫁给这个无耻之徒!”华若兰的叫声突然从边上传来。

我转头去,看到华若兰满脸涨红气鼓鼓的瞪着我,敢情她一直都在那偷听呢。

见此情景我赶紧跟华超告辞,匆匆回了医院。

医院里唐莺正在输液,她的气色好很多了。

王猛抱着小安正在陪唐莺玩,小安因为牙齿的关系怕吓到人,王猛给他弄了个口罩戴着。

“俞飞哥哥你来啦。”唐莺笑着坐了起来。

“你没事了吧?”我问。

“好多了,医生说我基本痊愈了,只是需要住院调理,我正打算告诉你呢。”唐莺说。

“那好,我们马上出院。”我沉声道。

“发生什么事了?”王猛诧异的问。

“一会在路上告诉你们,阿洛呢?”我问。

“他在市集上卖草药。”王猛说。

我让王猛去把阿洛找回来,然后给唐莺办理了出院手续,在旅馆汇合后我们马上前往长途汽车站。

在路上我把事情简单扼要的说了一遍,当然不该说的我就没说,比如体内阴气的事。

王猛听完后又羡慕又吃惊,笑道:“哈哈,人家要把女儿嫁给你是好事啊,你怎么还不乐意,要是我肯定答应,难道那个华若兰长的很丑吗?”

“她很漂亮……你扯这个干嘛,我要是留下来我的家族使命怎么办?再说了,阿洛阿娘还等着我治呢。”我白了王猛一眼,这时我注意到唐莺呆呆愣愣的,想起那天阿洛说唐莺喜欢我,看样子是真的了,她不高兴了。

“能得到麻沸散的秘方,其实这交易值得做,反正你说过我阿娘遗体保存的很好,不急于一时。”阿洛说。

“怎么连你也挖苦我?”我对阿洛态度的变化有些诧异。

“我在大山里长大都知道麻沸散是华佗闻名于世的原因,你说价值有多大?”阿洛反问道。

“这事没发生在你身上,你当然站着说话不腰疼了。”我气呼呼的说。

我们随着长途汽车颠簸了八九个小时,眼看就要到达襄阳了,可车子却在路过一个小山村的时候突然抛锚,乘客们怨声载道。

司机下车检查了一下说暂时修不好,为了安全起见让乘客在车上呆一晚上,说是山区容易迷路不要下车。

小安似乎对车里的闷气很不爽,表现的很不安,一直哭,我们几个商量了一下觉得还是下车算了,反正离襄阳也不远了,等天亮了直接步行过去,司机劝了我们几句最后也没劝住。

一下车小安就不哭了,他果然是对车里的环境不舒服了。

眼下已经深夜了,公路边的小山村三面环山,被夜幕笼罩,远远看去整个村庄的阴影就像是一只巨大的猛兽,有些吓人,可没别的选择了。

我们下车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怕小安烦躁了会害人,到时候我们控制不住就麻烦了。

我们在村子后的山脚下找了个避风的地方,就搭了帐篷睡觉。

夜里的时候,我被王猛叫醒了。

“大半夜的你叫醒我干什么?”我揉了揉眼睛问。

“我刚才去撒尿的时候看到山上有烛火,就大着胆子跑上去看了看,山上有一座小庙。”王猛说。

“村里山上有庙有什么奇怪的。”我说。

“但是供奉的菩萨……不对,那应该不是菩萨,供奉的不知道是什么。”王猛神神秘秘的说。

“什么样子?”我问。

“蛇头人身,我乍一看吓了一跳,没近看就跑下山了。”王猛咽了口唾沫说。

“这地方也有蛇崇拜?”阿洛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插了句话。

“怎么说?”我看向阿洛。

“蛇崇拜在我们云南那边倒是有,这地方应该很少。”阿洛说。

“问题是这大半夜的怎么会有烛火?”唐莺也醒了,从睡袋里钻出来靠过来听。

我们在帐篷里扯了半天,连瞌睡也没了,最后决定上山去看看,王猛说不去了,唐莺倒是跟着我们一起上山了。

我们按照王猛说的位置走去,果然看到了一座微型的小庙,这庙还没人的个头高,这种小庙我在王家村也见过,是那种类似拜祭土地公公的小庙,只能放下一尊塑像。

庙上有块牌匾,写着“蛇灵神庙”。

我们靠近了些,看到了王猛说的蛇头人身菩萨,一对红蜡烛就插在小庙前的土里,地上摆着三个木盘,不过木盘里供奉的东西着实让我们吓了一跳。

木盘里供奉着死老鼠、死青蛙、还有一只刚杀的公鸡,公鸡像是还没死透,我们走近的时候公鸡突然扑腾了两下,吓的我们后退了几步。

唐莺差点叫出声来,一下就紧紧抓住了我的手臂,颤声道:“这……这都是些什么啊,怎么有人供奉这些东西…..。”

“都是蛇爱吃的东西。”阿洛沉声说。

“蜡烛才烧了一点,鸡都还没死透,刚刚才有人来过。”我看了下四周说。

烛火在山风中摇曳,映衬着小庙里的蛇头人身塑像阴森恐怖,在加上木盘里的供奉物品,顿时让人不寒而栗。

“俞飞哥哥我们下山吧,这没什么好看的了,好恶心。”唐莺抓着我的手臂小声说。

我点了点头打算下山去,可就在这时候突然一阵山风刮来,让我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身体里那股阴气在体内开始乱窜,让我浑身都不舒服,不过不像第一次那样昏倒了,这或许是习惯了产生抗体了吧。

这股阴气自从进驻我体内后被我用祝由术吸取的气克制,一直很安分,怎么这时候又突然发作了?

我想了想就明白了,这是因为体内阴气感应到了同样属阴的气!

“有脏东西过来了,赶紧躲起来!”我示意了阿洛一下,接着就拉着唐莺躲到了附近的灌木里,阿洛很快也跑来躲起来了。

我们躲在灌木里,静静地注视着周围的动静,大约一分钟左右,我们看到了无比骇人的一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