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邪术女巫/黄帝外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金婆婆这么一说我立即警觉了起来,脑子里顿时浮现出长毛的怪物,神农架野人的传说我也听过,传说神农架野人全身长着红毛,身高有两米,脚印比普通人的大好几倍,古往今来关于神农架野人的目击层出不穷,可我从来没听说过有挖人心脏的野人啊。

王猛忙活着翻探险队的东西,把探险队留下的背包里面的东西全给倒出来了,然后挑了有用的强光手电、绳索、灯帽、匕首据为了己有,他背上包,戴上灯帽,把匕首挂在腰间,又找了一把工兵铲插到了背包边上,这才大笑道:“哈哈,我发财了。”

“你拿死人晦气的东西干嘛?”唐莺好奇的问。

“反正他们死了,这些东西不拿白不拿,你忘了在襄阳农村的时候要不是我有猎枪,你们早死了。”王猛得意洋洋的说。

我发现王猛背包倒出的东西里有一本笔记,于是过去捡起来翻了几页,里面记载的是他们搜集的野人资料,这些人果然是来找野人的,可他们到底是被什么东西袭击的呢?七八个大男人一起死了,还死的这么离奇,一点也不像是野人干的。

“赶紧走,这里不宜久留。”金婆婆面色严峻的说。

“金姐你发现什么问题了吗?”我好奇的问。

“不想被挖心就别问这么多了。”金婆婆皱了下眉头就径直往前走去。

我们只好跟了上去,天色逐渐黑了下来,谷中遍布砾石比较难走,我们走了个把小时也没走出去,眼看着天就黑了。

金婆婆看了看四周,看到绝壁上有一块突出的大石,大石突出绝壁有三米多长,离地面足有七八米的高度,金婆婆让王猛把那捆绳索给用上,于是我们就用绳索爬到了大石上,这块大石足可以让我们栖身了,我也明白了金婆婆的用意,于是就地开始搭帐篷。

搭好帐篷金婆婆又让我们这一晚无论发生什么都不要出帐篷,我们不明白到底有什么含义,但想起那些探险队员的惨死也就明白了一些。

夜渐渐深了,峡谷里的风吹的帐篷抖的非常厉害,挂在帐篷里的煤油灯左右摇摆,时暗时亮,我们都不敢睡,也不敢说话,只好坐在一起大眼瞪小眼。

金婆婆盘坐在角落里闭目养神,王猛抱着猎枪直打瞌睡,终于忍不住痛苦的问道:“金姐,什么时候才让睡啊?我快熬不住了。”

金婆婆缓缓睁开眼睛叹了口气说:“算了,你们先睡吧,我帮你们看着。”

王猛如获大赦伸了个懒腰躺下就打起了呼噜,唐莺坐在那趴在竹篓上休息,小安就在竹篓里熟睡,我和阿洛也躺了下来,不过我压根就睡不着。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金婆婆突然低声叫唤了一声:“来了!”

我一下就坐了起来警觉的竖起了耳朵,只听峡谷的风声里夹着一个哭声,我听的心脏直跳,这荒无人迹的地方怎么会有哭声?

金婆婆打量了我一样媚笑道:“早知道你好奇睡不着,阿洛你也别装睡了,给你个任务,留在这里保护唐莺他们,有什么事你用痋术帮忙,我带俞飞去看看热闹。”

“哦。”阿洛躺在那应了一声,我注意到他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握上竹笛了。

金婆婆招呼我跟她出去,峡谷里漆黑一片,根本不知道哭声是从哪里传来的,我们爬下了大石头,金婆婆左右环顾了下又带着我朝探险队遇难的位置过去。

“金姐,咱们干嘛又返回啊?”我小声问道。

金婆婆做了个手势示意我别说话,这时我听到那哭声越来越近也越来越清晰,是一个女人在哭,而且哭声里似乎还带有唱词,强调古怪完全听不懂在唱的什么,不过她的哭声让我想起了王家村那些女人死了亲人哭爹喊娘倾诉心中苦楚的哭声,很类似。

我们又走近了些,利用岩石做掩体露出头看去,只见一个头发乱蓬蓬,衣服破破烂烂的女人站在探险队员的尸体中间,背对着我们双手似乎在织着什么。

等女人转过身来我差点吓的喊出了声,原来这女人把几颗血淋淋的心脏都穿在了一根绳子上,那些个心脏似乎还在跳动,诡异莫名!

女人边哭边走,穿在绳子上的心脏在地上拖动,这时让人更为震惊的一幕出现了,那些探险队员的尸体突然一个个站了起来,机械的跟着女人走去。

我吃惊的全身都在抖动,金婆婆将手按到了我的肩膀上轻轻拍了两下,我这才稍稍镇定了一些。

等女人逐渐远去后我才颤声问道:“金姐这到底是在搞什么啊?那些尸体怎么都活了!”

“这是一种巫术,我这也是头一次见到,以前曾听老一辈人提起过,以心摄魂是上古时期巫咸国的巫术,传说巫咸国是一个由巫师组成的上古国家,看起来这里离巫山和巫溪不远了。”金婆婆解释道。

“会不会是……。”一个念头突然闪过我的脑海。

“不是出自黄帝外经的变异,他们自成一派,没想到能碰上他们的后人,不过这女人好像疯疯癫癫的,精神有点不正常了。”金婆婆顿了顿说:“明天出了峡谷就绕道,不然进了古巫咸国的境内碰上他们的后人会很麻烦。”

“他们朝着咱们的营地方向过去了啊。”我不禁有些急。

“只要别去招惹应该就没事。”金婆婆说。

金婆婆话音刚落峡谷里突然传出了嘹亮的婴儿哭声。

“是小安!”我惊呼了起来。

“这孩子准是闻到心脏上新鲜的血腥味了,真麻烦,赶紧回去!”金婆婆眉头一紧说完就快速跟了上去。

金婆婆的速度很快,很快就跑没影了,等我跑到营地一看心惊不已,金婆婆和阿洛、王猛、唐莺都站在大石头上了,那些尸体在绝壁上朝上爬去,那个脏兮兮的女人抬着头痴痴呆呆的看着大石头的大家。

“女侠,我们只是路过这里,等天一亮就走了,绝没有恶意。”金婆婆朗声道。

女人抬着头眨了眨眼睛像是完全没有听懂金婆婆的话,只见她将一个血淋淋的心脏握在手中按了按,其中一具尸体发出了声带摩擦的嘶吼声,躁狂的朝着大石头爬去,王猛拿猎枪瞄准这具尸体的头部就是一枪。

枪声在谷底回向,空气中弥漫开一股火药味,那具尸体的头部被崩开了一个大空洞,腐肉四溅,整个脑袋都耷拉了下来,不过尸体仍在朝大石头爬去。

我一下就明白了,这些人本来就死了,枪对他们来说没有一点作用了!

我一时急的没了主意,那祝由术也没说怎么对付这些尸体的法子。

金婆婆像是看到了我,无形中给我使了个眼色,示意我不要出来,我只好远远躲在了石头后面。

金婆婆眉头一皱取出玉香炉托在手上,口中念决,雾气开始飘出玉香炉,扑向了那些尸体,很快雾气在峡谷里弥漫开来,霎时间我就什么都看不到了,只听到王猛在那大呼小叫,小安的哭声很狂躁,雾气中突然冲出了大量的虫子,我也没看清楚是什么虫子,不过我知道是阿洛在召唤虫子了。

那疯女人突然在雾气中发出了癫笑,笑声在谷底回荡格外恐怖,不过笑声越来越远了。

等雾气散开来以后我发现那些尸体已经摔下了绝壁,倒在地上一动不动,这次是真的不会动了,大家也全都安然无恙的站在大石头上,我这才稍稍松了口气,等我爬上大石头的时候阿洛突然觉得不对,掀开竹篓一看惊呼了一声:“小安不见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