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巫医之国/黄帝外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安不见让我们都慌了神,毕竟跟他一起这么多天了,建立起了一条看不见的感情纽带,唐莺更是急的眼泪都快下来了。

“别慌,小安不是普通小孩,想伤他也没那么容易。”金婆婆安慰了一句。

“可……可那女人疯疯癫癫的,谁知道会干出什么来,都怪我没看好小安。”唐莺自责的抹起了泪。

“小安体内有三尸虫毒素,用三尸虫就能找到他了,那天在树林我也是靠这法子才赶得及救你们,不然你们老早死在老蛇的怪物手里了。”金婆婆话音刚落,玉香炉里就飘出了一条非常细的烟雾,烟雾在峡谷里向前不断延伸指引着我们。

我们收拾好重要的东西就跟上了烟雾,也不知道跟着烟雾跑了多久,烟雾突然往上飘去,抬头一看,峡谷绝壁两侧密密麻麻全是悬棺!

这些悬棺被横打进绝壁的木桩固定,呈阶梯型向上排列,犹如楼梯一般,只要爬上十多米高的绝壁就能踏着棺材上去,我们等了一会,看到三尸虫烟雾指向了最顶上的一口悬棺,就在大家打算借助岩壁攀到第一口悬棺处时金婆婆突然拦住了我们说:“有点蹊跷,那上面一目了然藏不住人。”

“可三尸虫烟雾就是指向最顶上那口棺材啊。”我说。

“王猛留下来保护唐莺,阿洛和俞飞跟我来。”金婆婆指挥道。

“是我没照顾好小安,无论如何我也要一起去。”唐莺眼泪直打转说。

金婆婆想了一会说:“看来你们跟小安建立了深厚的感情啊,那好吧,咱们按顺序,我来打头阵。”

金婆婆说完就去爬绝壁,我和阿洛紧随其后,跟着是唐莺,王猛在后面殿后。

我们爬上了十多米的绝壁,依次登上了第一口悬棺,人踩在棺材盖上发出吱吱的挤压声,悬棺木质酥软发白,看上去有些年头了。

“一次过来一个,这棺材有些年头了,这么多人站上去很危险。”金婆婆说完就自顾自抓着绝壁的石头登上了第二口棺材。

悬棺向上延伸,爬上去有些吃力,金婆婆走在最前面伸出手把我拉了过去,接着我又拉阿洛过来,依照这样的步骤,金婆婆第一个登上了最顶上的那口悬棺。

峡谷里的风吹过,让人站在棺材上都摇摇欲坠,棺材又木质疏松,那嘎嘎吱吱的怪响让人脊背都发凉了,不过最叫人胆战心惊的却是高度,我们在不知不觉中离峡谷底部有二三十米高了,往下一瞅顿时头晕目眩。

“不要往下看!”金婆婆喊了一声。

唐莺这会正在阿洛的拉扯下往棺材上爬,王猛在后面扭着头推着唐莺,唐莺的屁股这会正对着他的脸,难怪他要扭着头了,这小子抖的厉害,灯帽上的小探照灯随着他的抖动晃来晃去,也不知道是害羞还是害怕了。

唐莺一脚踏在棺材沿上正准备发力蹬上去,哪知脚下一滑整个人一下就甩了出去,幸好阿洛的手还拉着他这才没有掉下去,没一会阿洛就把她拉上来了。

王猛双手推空猝不及防一个前倾,眼看就要掉下去了,他大叫着双手向后打着转,硬是活生生保持住了平衡给调整了回来,接着一下就瘫倒在了棺材上。

我们惊魂未定又听“啪”的一声,王猛躺倒的那口棺材的棺材盖突然崩裂,王猛又掉进了棺材里。

“王猛!”我喊了一声。

“我操,什么玩意进嘴里了!”王猛叫着就坐了起来,一边骂一边吐着嘴里的东西,只见他全身都是白色的粉末。

吐了一会嘴里的白色粉末后,王猛神情异样的舔了舔嘴角说:“咸的,是盐!”

“盐?”我愣了一愣。

我示意王猛把匕首扔过来,划开自己脚下的棺材盖一闻,里面果然透出咸味,又用手电照了照缝隙,里面全是白色的盐。

真是稀奇了,棺材里不装尸体居然装着盐?

金婆婆趴在岩壁上,一脚将棺材盖给踹开了,只见她脸色微微一变说:“靠近岩壁的这一面打着洞。”

我一下就明白了,这些悬棺里装着盐只是为了增加重量,好让棺材固定在木桩上,否则峡谷里的风一大就吹下去了,不过用盐装在棺材里我还是头一次听说,真是太奇怪了。

“这悬棺真正的用途就是楼梯,是这个洞的进出口。”金婆婆说。

“小安就是被带进了那个洞吗?”唐莺问。

“应该没错了。”金婆婆点了点头。

我们依次爬到了最后一口棺材里,我拿手电朝这个洞里一照,洞壁凹凸不平,上面有许多的凿痕,还有一些在手电光下闪闪发光的粉末,我伸手抹了一点放到鼻尖下闻了闻,又大着胆子舔了舔,又是盐!

这洞是人工开凿的无疑,可为什么要在这么高的绝壁上开这么一个洞呢?

金婆婆在前面走,我们一行人在后面跟着,洞穴并不太高,宽度也有限,只能容一人猫着腰进入。

这洞在绝壁里蜿蜒崎岖,我们排着队也不知道走了多久,腰都酸的快受不了了,幸好很快就豁然开朗了起来,我们赶紧舒展了下腰身松了口气。

“妈的,老娘这把老骨头啊……。”金婆婆冷汗直冒捶着腰说。

“金姐你这骨头都八十多岁了吧?”王猛问。

“练得了形却练不了骨啊。”金婆婆感叹道。

我们认真打量起这里,这里像是一个空旷的洞,说话略带朦胧的回声,在手电的光束里,大量的灰尘在乱舞,手电的光束居然照不到洞穴的尽头!

我们根本不知道这个洞穴有多大,只知道这洞穴里好像什么也没有,空旷一片。

“这洞得耗费多大的人力才能开凿出来啊,那疯女人既然知道这个位置就是说她生存在这里,她到底带着小安去哪了……。”我小声说。

我们在洞穴里漫无目的的找,连方向感都失去了,就在大家一筹莫展的时候王猛突然叫道:“快过来,有根石柱子!”

我们朝王猛的方向过去,果然发现了一根擎天大柱,柱子被凿的很光滑,上面同样晶莹闪烁着盐的颗粒,大柱子一直向上延伸连着洞顶,也就是当初开凿的时候刻意留出了这根大柱子。

“柱子上还有图案呢。”唐莺指着柱子上方说。

我们绕到了唐莺的位置抬头看去,果然看到了一个很大的图案,这是个对称图案,像是一个牛头图腾,在两根牛角下面分别刻着两个很像人的图案。

“看出这是什么来了吗?”金婆婆扬着嘴角问。

“牛头。”王猛说。

金婆婆摇了摇头,我们也都摇了摇头。

“文盲,这是个原生态的象形文字,比甲骨文还早,是个巫字,这柱子上一共有四个字,我算是明白他们为什么用盐了。”

“巫咸国?”我想起刚才金婆婆在说疯女人邪术的时候提到过。

“聪明,还有个界字,没想到上古的巫医之国居然还以这样的方式存在着,他们有盐崇拜。”金婆婆说。

“盐也有人崇拜?”王猛吃惊道。

“盐崇拜在古时确实存在,现在许多地方还有盐神。”阿洛说。

“巫医之国?”我嘀咕了句。

“对,其实你的祝由术和巫咸国也有一点关系,上古时期巫文化盛行,地位颇高,祝由术就是那时所创,可以说跟巫术一脉相承,两个分支吧。”金婆婆说。

我们正说着我突然发现身上不知道在什么时候落满了盐,刚才在进来的时候明明都抖干净了啊?

这时我脑子里突然闪过了刚才手电光束里灰尘乱舞的画面,那不是灰尘,是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