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斗医赌约/黄帝外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啊,我的手怎么动不了了!”王猛大叫了起来。

“脚也动不了了。”阿洛沉声道。

“这不是普通的盐,是下了咒的巫盐!我的三尸虫烟雾也受到了干扰。”金婆婆面色严峻的说。

我们本来都仰着头看柱子,此刻突然以古怪的姿势僵住了,我心中很骇然,就在这时洞穴里突然有了火光,只见洞壁上一团接一团的火光亮起,刹那间将这个洞穴照的无比透亮,我用眼角余光瞟见这些火把刚好绕了洞穴一圈。

“无哄巴拉目!”洞穴里突然传出苍劲有力的暴喝,紧接着又传来一阵窃窃私语的声音。

没一会,一个光着膀子脸上有刺青,搞的跟原始人似的男人过来了,他操着很不熟练的普通话问:“族长问你们是谁,为什么擅闯我们的国界。”

“去告诉你们族长,我们不是故意闯进来的,是一个疯女人抓了我们一个孩子。”金婆婆说。

这男人跑到我们看不见的角落里一阵叽里呱啦后又跑了回来,说:“族长说你们撒谎,我们这里没有疯女人。”

“哼,堂堂巫咸国的族长居然包庇自己人,难怪要躲在绝壁洞穴里了,见不得人嘛。”金婆婆冷哼一声说。

那男人又跑去传话了。

“金姐,我们本来就动不了受制于人,你这么说惹火了人家怎么办……。”我小声道。

“要死了,要死了。”王猛哭丧道。

果然,我们话音刚落,角落里突然传出了那族长愤怒的说话声,但说了什么完全听不懂。

那传话的男人又跑来了,这次带了一大帮子光膀子的大汉,二话不说就把我们捆了抬起来就走。

“金姐我们被你害死了。”王猛叫道。

“不惹火他们怎么进去找小安?”金婆婆小声说。

我们这才恍然大悟了过来,原来金婆婆是为了深入敌穴找小安。

这些人抬着我们穿过了一条洞穴隧道,耳边逐渐传来了鼓点声,我们被抬着只能看到头顶上方的情景,只见出现了一个很大的洞穴,火光照着洞顶,洞顶上满是象形图案。

等我们被放下来的时候才看到了洞穴的全貌,这个洞往下开凿的,形成了一个圆柱形,很像矿井。

在洞井的两侧又分布着大大小小的洞穴,里面还住着人,在洞穴的最底部是一个大殿,生着一团篝火,还有几个人围着篝火随着鼓点在舞动,影子被火光拉的很长,映衬在洞井上诡异莫名。

他们的这种群居原理就跟楼房一样。

我们被押上了一个方形大吊篮,吊篮是竹藤编织而成,这么多人站上去有些轻微摇晃,但还很安全。

吊篮上方就是一个大轱辘,手臂粗的绳索绕在轱辘里,往下看去有十来个人推动着一个大转盘,吊篮就是利用这种原理升降。

我们来到了底部,那些人停止了舞动全都退到了旁边去,正前方就是一张石雕大椅,石椅扶手上分别雕着青蛇和红蛇,一个长着国字大脸,浓眉大眼的男人手持权杖坐在石椅上瞪着我们,他应该就是刚才的族长了。

通过那男人的传话我们明白了族长的意思,我们擅闯他们族的领地要杀了我们!

金婆婆异常冷静,通过那男人传话给族长,将事情的始末说了一遍,族长听完后似乎略有迟疑,到最后还解了我们身上的巫盐毒,不过仍绑着我们。

那传话男人告诉我们疯女人可能是被逐出巫咸国的巫楚,巫楚跟外面世界的男人相爱生下了孩子,这是被禁止的,族长命族人追杀巫楚的男人和孩子,最后将他们杀死了。

事情的缘由搞清楚了,那疯女人巫楚抓了小安很可能是因为念子心切,刚才在峡谷听到孩子哭声所以就抓了小安。

族长得知巫楚可能潜进了巫咸国马上发动了人员搜索,没一会巫楚就被搜出来了,只见巫楚抱着小安痴痴呆呆的傻笑着,小安倒也很安分,只是手中抱着一个血淋淋的心脏在舔,满嘴的血迹,还露着笑脸,这小子噬血如命,亏我们还为他担心的满头是包……。

看到小安没事我们都松了一口气。

族长答应把小安还给我们,不过族长对于是否放我们走很犹豫,他有两个担心,第一,金婆婆在跟他交流的过程中对巫咸国的了解让他很怀疑;第二,我们走后是不是会透露他们族人生存在这里的秘密,说白了就是族长对我们不信任。

“族长,我们打个赌如何?赢了就放我们走,我们也保证不把这里的秘密说出去。”金婆婆想了想说。

族长通过传话的得知金婆婆要跟他打赌,满脸讶异,又通过传话的问是什么赌。

“久闻巫咸国是巫医之国,上古时期灵山十巫更是医术精湛闻名于耳,巫咸国举国上下皆为神医,又以巫咸为首,可惜到了春秋时期各国对盐的窥觑导致战祸不断,巫咸国至此没落,只留下断壁残垣的遗迹,没想到族人还以这种方式住进了绝壁隐世,如果猜的没错,你们也是不想让巫医之术流传于世造成大乱。”金婆婆说。

族长通过传话的了解了金婆婆的话,顿时一惊,叽里呱啦说了一大堆,那传话的挠了挠头有些摸不着头脑,估计是说的太长了翻译不了。

金婆婆笑了下说:“你不用翻译了,我大概知道族长说什么了,他是问我为什么会知道巫咸国这么多事对吧?”

传话男人立即点了点头。

“实不相瞒,我这位老弟身怀上古祝由之术,可说是跟巫医之术同一起源,大家一脉连枝,本是一家人,我们角度相同,都是不想引起大乱,所以我想以此取得族长的信任,斗胆提出跟族长赌巫医之术!”金婆婆说着就把手搭到了我肩上。

我惊的一抖,金婆婆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族长听了传话的解释后一个惊颤站了起来,愣愣的看向了我,一通说话后那传话的说:“族长不相信外面的世界有人会上古祝由术,所以答应赌约了,如果真像你说的就放了你们,还问怎么个赌法?”

金婆婆看向了疯女人巫楚,说:“就赌把她医好!”

族长一下就明白了,也不用传话了,随即命令把我们的绳索给解了,又把我们安排在了一个洞井小洞里住着,小安和疯女人巫楚被安排住进了对面的洞井小洞,隔着洞井就能看到小安。

小安似乎认出我们来了,在巫楚的怀里放声大哭,把手伸向了我们。

我们站在洞穴边沿看着小安,无不心酸。

“金姐你到底是怎么想的,我的祝由术才刚把气和念咒配合好,怎么去给那女人治病啊?我都不知道她得什么病了。”我赶忙问道。

“那女人是疯子。”王猛说。

“对啊,疯子要怎么治啊。”唐莺也急道。

“她疯的根源相信不用我多说了吧?是念子心切,只要能解开这个心结就能治得了她的病了。”金婆婆说。

“说的简单,可真要解她心结要怎么解?”我苦恼的挠了挠头。

“祝由下阴之术!”金婆婆顿了顿说:“你已经理解了下阴术是以心神……也就是你说的思维进入阴间,但你忽略了它的真谛,绝不是仅仅进入阴间,只要一切属阴之物都可以下阴术进行沟通,人的元神由三魂七魄聚合而成,这女人行为失常、思维混乱,应该是主智慧的灵慧魄和主行动的中枢魄出了差错,只要你的思维能进入这女人体内,与这两魄进行沟通,那么便可医治女人的疯癫了。”

虽然我一时半会还不是很理解金婆婆的意思,不过按照我的理解方式大概有点明白了,按照医学理论的话应该是这两根神经搭错了,我用祝由下阴术进去搭一下这女人的神经就行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