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下阴见母/黄帝外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事不宜迟,金婆婆马上开始指点我学习下阴之术。

金婆婆说上次我吐血是因为气没练好,如今我的气能做到收放自如,问题就不大了。

我按照上次的法子先找好伏羲八卦方位,盘腿打坐,等全身的气游走顺畅,人开始轻飘飘犹如融入了空气中,这才咬破手指叩开鬼门。

那感觉又来了,阴气突然绕身,耳边传来呼呼的风声,眼前的景象开始撕裂扭曲,没一会就全黑了,我仿佛掉进了一个无底深渊!

我告诉自己这是思维灵神出窍,这才稍稍平静了些。

周身的黑暗感觉像是无边无际,我仿佛在半空中飘着,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黑暗逐渐褪去开始模糊,模糊一阵之后视觉开始清晰,我发现自己在一个砾石滩上,周围弥漫着雾气,没有任何声音,仿佛整个世界是真空的。

我顺着砾石滩一直往前走,走了许久看到了一块大石碑,石碑上赫然是两个血色大字:冥界!

我心说这会是真下到阴间了,我小心翼翼的走着,又走了一阵就远远看到了一座透着绿色幽光的城池,这座城池的背景是无边无尽的黑暗,让整座城池仿佛在飘在半空中,我越往前走越觉得阴气绕身,寒冷的叫人全身都没有热气了。

终于我走近了那座城池,城池前面有一条岩浆河流,有一座石桥,石桥上搭着一个大牌坊,我抬头一看上面写着:幽门地府鬼门关。

我心中一颤停了下来,心说进了鬼门关是不是就死了,于是我缩回了脚。

“大胆小鬼居然敢擅闯鬼门关!”突然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在我身边响起,只见一个白衣男人一闪身出现在了我面前,这男人身材高瘦,脸色惨白如纸,手上拿着一副黑漆漆的镣铐。

我惊了一下赶紧退了回来。

“你是阳间何人,为何未经勾魂就擅来阴间?”白衣男人双眼一瞪厉声叫道,说着就甩动了一下镣铐。

“我……。”我战战兢兢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老哥,等等!”这时穿着黑衣,脸色发黑,身材略胖的男人跑了过来。

“老弟我抓到一个擅闯鬼门关的人,此人身有阳气,把我们这里搞的乌烟瘴气的,我要带回去给阎王爷审问呢。”白脸男人说。

这一黑一白的让我顿时一个惊颤,难道他们是黑白无常?!可民间将他们的画像搞的长舌头,戴高帽的吓死人,眼前这两个人跟普通人也没多大区别啊,就是脸色太瘆人了。

“老哥此人动不得啊,他叩了鬼门,是得到许可来的,额上封印你没注意到吗?”黑脸男人说。

“黑白无常!”我忍不住脱口喊出。

“大胆!你七爷八爷的名讳也是你叫的吗?”那白面男人厉声喝道,说完就皱眉冲我额头看了一眼。

他们果然是黑白无常!

我下意识的摸了摸额头,额头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多了一个突出的东西,仔细一摸好像是个月牙标记。

“老哥这好像是第二个能下来的吧?上一个好像好多年了,姓包的,是个清官,喂,你是做什么的?叫什么?下来干什么?”黑无常问。

“俞飞,医生,下来……。”我一时半会还没想好下来干什么,不过我马上想起还没见过我娘的样子,于是说:“下来见我娘。”

“麻烦,以前那个包拯也搞的我们一身骚,等一会我去带你娘过来。”白无常瞪了我一眼说。

“能连我爹一起见吗?”我小声问道。

“一次只能见一个。”黑无常说。

我只好不说话等着了,心中既紧张又兴奋,我能见到我娘了!想我出生就没见过娘,也不知道她长什么样子。

等了好久终于看到一个白衣女人在白无常的带领下出来了,白衣女人珠圆玉润,长的还很漂亮。

白无常打开了她的手铐往我面前一推,女人战战兢兢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娘。”我喊了一声。

女人惊得一抖,呆呆地打量着我问:“你叫我娘?”

“嗯,我叫俞飞,老爹叫俞声,是个赤脚医生。”我说。

女人一惊,眼泪突然就下来了,紧紧抱住了我哽咽道:“儿啊,当初娘没生下你就离开了你,心中一直放不下,也不知道你的死活,原来你长这么大了。”

“娘,你生下我了,我是在棺材里出生的。”我说。

我娘轻轻抚摸着我的脸,又摸了摸我的头,我鼻子一酸眼泪也下来了。

我和娘紧紧相拥,虽然我感觉不到她身上的热气,但我的心却温暖无比,我的视线模糊了,趴在娘的怀里哽咽着,这么多年的思念却在祝由术的帮助下见到了我娘。

“王秀梅,时辰差不多了啊,有话赶紧说。”白无常催促道。

我娘一抖上下抚摸了我一下急道:“飞儿,你难道已经……。”

“他是练了奇术下来的,没死。”黑无常说。

我娘这才松了口气,我想了想问道:“娘,你在这里过的好吗?见到爹了吗?”

“我跟你爹在不同的殿内,还没见着呢,我好的很,你娘我又没做坏事,阎王爷给了我一个轻松的差事,给孟婆舀汤呢,呵呵,过段时间我就能投胎了,去一个好人家,咱们母子俩有缘再见了。”我娘说。

“投胎去哪家?我去见娘。”我赶紧说。

“这是天机啊不能说,不然就乱套了,你乖乖的啊,我走了。”我娘说着就被白无常带走了,她依依不舍的回头看我,我的视线模糊了。

“来,我送你回去。”黑无常挡住了我的视线,接着一挥手,我整个人又飘了起来,再次穿过了黑暗,很快我就感觉到周身寒意逐渐散去了。

等我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在洞穴里了,感觉像是做了一个不可思议又绵长的梦。

“俞飞,刚才你坐在那一动不动,我还担心你呢,你怎么哭了?”王猛坐在对面看着我好奇的问。

“我见到我娘了。”我转过头去抹了眼泪。

王猛咽了口唾沫退到了一边。

“哈哈哈,看来大功告成了啊。”金婆婆大笑道。

“金婆婆,地府鬼门关真的存在吗?我还看到黑白无常了。”我好奇的问。

金婆婆沉声道:“没死谁也不知道下面是什么样子,不同的人学习下阴就有不同的蜃楼浮像,你说见到地府和黑白无常了,那是你脑子里本来就有的印象,你接触到的只不过是那个世界的灵神。”

我明白金婆婆的意思了,其实就是两个世界的灵神在接触,就比如两个人见面,总要有个场地吧,而这个场地是根据自己脑子里的印象构建出来的,黑白无常的出现也是同一个道理,我跟他们灵神交流,看不见摸不着,但我脑子里的印象给了他们样子。

我知道就连我娘的样子也是我想象出来的,但我已经很开心了,因为我跟她的交流是真实的,我这才真正明白了祝由下阴术的真谛,上古时期的人已经有了这样超脱的智慧,确实令人惊讶。

我想着就摸了摸额头,额头的封印已经消失了,这也就证明了金婆婆说的话。

“上古的祝由术理解起来可能有点难度,毕竟那时候人的想法跟我们不一样,不过你悟性很高,假以时日一定能达到入魔的境界。”金婆婆大笑道。

“什么境界不境界,我只知道我肚子好饿啊,这些人不会不给饭吃吧?”王猛摸着肚子瘫倒在地上。

他刚说完那传话的男人就坐着吊篮上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