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大斗医/黄帝外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传话男人送来了些野菜和动物肉干,我们随便吃了点就饱了,因为太咸了,剩下的让王猛一个人给包了。

“族长吩咐要好好款待你们,对了还有什么需要吗?”男人问。

“你多留一会。”金婆婆面色严峻的说。

“你是想跟我打听是谁跟你们赌吗?族长要亲自出马,试验你们的真假。”男人说。

金婆婆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打量着男人,面色十分严峻,我心中有些纳闷,不知道金婆婆是什么意思,大概有十多分钟了金婆婆才说可以走了,那男人丈二摸不着头脑的坐着吊篮走了。

我和阿洛赶紧围了过去,阿洛小声问道:“金姐,你从他身上是不是看出什么异样了?”

“没有。”金婆婆摇了摇头。

“那是……?”我小声问。

“我在看他发达的胸肌和健美的臀部,这原始生活方式的男人身材就是好…..。”金婆婆摸着下巴说。

我和阿洛顿时无语的走开了。

大概过了一个小时左右,我们被巫咸族人带到了大殿上,巫楚也被带来了,她的怀里始终抱着小安,小安已经睡着了。

巫楚有些不安分,只能让两个巫咸族人押着坐在地上。

大殿里的篝火生的很旺,巫楚和族长之间隔着篝火。

族长穿着一件奇怪的黑袍,黑袍上绣满了象形图案,有些还是星宿图,接着又让人拿来了一根人骨手杖,手杖上面挂着一块龟壳,龟壳上还有个象形的“巫”字。

我们一行人就站在旁边看着。

“我有话要说,麻烦你帮我转达一下。”金婆婆朝那传话男人扫了眼说。

两人交流了一会,我在边上也听到金婆婆说什么了,她的意思是谁先开始,因为先开始的要是给治好了,那下一个就不用出手了,这到底算谁赢,如果同时开始治好了又算谁赢。

金婆婆虽然一副年轻的样貌,但骨子里毕竟是八十多年的老人精了,想问题比我们周全多了,她这问题确实问到了点上。

经过一番交流,族长说谁先开始让我们决定,谁赢谁输他心中有数,这族长也算是通情达理了。

最后我们达成一致还是让族长先开始,因为我想见识见识上古的巫医之术。

族长命人将一盏油灯放到了自己前面,又取来匕首划破手指,将血滴入油灯,接着点燃,油灯立即散发出一阵诡异的香气。

“人的尸油!”金婆婆说。

我们都吃了一惊,唐莺皱着眉头赶紧捂上了口鼻。

族长合上双眼,双手做祈祷状,口中念念有词,并且开始做起了怪异的舞蹈动作,这些舞蹈动作似曾相识,我下意识的抬了下头,一下就明白了,原来洞顶上那些象形图案是古老的巫医之舞。

虽然族长的动作让我很想笑,但肃穆的气氛让我不敢笑。

族长跳了没一会我们就看到了奇怪的变化,油灯的火苗本来像是静止的,可突然像是受到了外力的作用,火苗外焰逐渐指向了巫楚,巫楚双眼中透着惊恐,全身直发抖,可她被两个族人按着根本动不了。

在油灯火苗外焰指向巫楚的同时,我也看到了更为震惊的一幕,巫楚和族长中间隔着篝火,篝火的火焰出现了诡异的变化,火焰的形状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改变了,居然浮现出了一张诡异的人脸!

“以血滴入尸油,使尸油里残存的精魂复活,并为己所控,这叫还魂,接着让魂进入巫楚元神之内将那两魄给吓出来,这叫摄魄,族长确实不简单,他也看出巫楚二魄出差错了。”金婆婆微微颌首道。

“还魂摄魄?”阿洛嘀咕了句。

“人体三魂七魄,三魂是七魄的根本,以魂治魄确实厉害啊。”金婆婆感叹道。

“金姐你说什么我完全听不懂,我只知道要是族长把人治好了,那我们怎么办?”王猛凑过来说。

“先看看情况再说。”金婆婆沉吟道。

我们不再说话都看向了巫楚,巫楚此刻抖得更厉害了,她盯着火焰人脸咬牙切齿,都快翻白眼了。

这时族长将人骨手杖对着火焰一指,手杖上的龟甲在火焰中立即发出了噼啪之声。

“龟甲灼卜术!”金婆婆脱口道。

“这又有什么说法吗?”我好奇的问。

“这是上古的占卜术,从龟甲在火焰之中发出的声音来倾听魂进入巫楚元神之内所感受到的,呆会还要看龟甲上的裂痕来确认。”金婆婆说。

“金姐你了解的可真多啊。”阿洛不禁感慨道。

“老娘我也是上古家族的后人,身怀外经医术,岂能不对医术多加留心,巫医之术老一辈人经常说起,巫医巫医,巫在前医在后,先有的巫在有的医,是医术的起源,当然要多点了解了。”金婆婆说。

没一会族长果然像金婆婆说的那样开始看龟甲,看完后他又让人端来一小碗的盐,吹灭油灯,将尸油倒入盐中进行搅拌,最后让人涂抹在巫楚脸上。

“好恶心。”我说。

巫楚突然挣脱开族人在地上打滚,发出痛苦的喊叫,她脸上的尸油拌盐突然冒烟,不知道是被吸收了还是蒸发了。

巫楚在地上滚了一会就不动了,像是晕过去了,族长这才脱下黑袍把传话男人叫到身边。

传话男人跟族长交流了一会来到了我们身边,还没开口金婆婆就说:“我知道了,族长只治了一魄,剩下一魄交给我们了是吗?这确实是个好法子,双方都得到了机会,谁输谁赢立马见分晓。”

传话男人敬佩的看了金婆婆一眼,估计他是疑惑金婆婆的样貌和心智不搭吧。

“俞飞,别丢脸啊,我们的小命可都在你手上了。”王猛嘱咐着我。

金婆婆凑到我耳边小声说:“族长留下了灵慧魄。”

我点了点头就站到了刚才族长的位置盘腿坐下,先调整好呼吸,然后将祝由气走遍全身,咬手指滴血叩鬼门,不过这次我的思维灵神要去的不是阴间,而是巫楚体内的灵慧魄内,这就是祝由下阴术的精髓所在,以思维灵神去人所不能去的位置!

我还像刚才那样穿过了一片黑暗区域,眼前逐渐清晰,我知道脑子里的构象要完成了,果然没一会我就看到了自己身处在一个阴森潮湿的地下大牢内,只见一个蓬头垢面的男人手脚被铁链给锁在牢内的墙上了。

“你是灵慧魄吗?”我问。

那蓬头垢面的男人缓缓抬起头看了我一眼点了点头,说:“是,你又是谁?”

“我是来救你出去的。”我说。

灵慧魄看了看我的额头似乎明白了,说:“我是被惊、恐、悲、思四大衙差给抓来的,已经被关五年了。”

“到底怎么回事?”我忙问道。

“五年前,巫楚主人亲眼看到族人杀了自己的丈夫和孩子,自己却无能为力,一时无法承受,惊、恐、悲、思就趁机把我和中枢魄贤弟给抓来了,就在刚才中枢魄贤弟被一股力量救走了,可不救我,我万念俱灰正打算咬舌自尽呢,我一咬舌巫楚主人便再也复不了原了。”灵慧魄说。

“幸好你没自杀,不然就被你害死了。”我松了口气,接着忙问:“要怎么才能救你出去?”

“惊、恐、悲、思是人的七情,杀不死也灭不掉,唯一救我的办法就是偷钥匙打开锁链,他们这会应该在睡觉,四把钥匙分别在他们的身上。”灵慧魄说。

“好,我这就去偷。”我点了点头。

“小心。”灵慧魄提醒了一句。

我来到大牢走廊的边际,这里有间简易的休息房,里面果然听到鼾声传出来,我小心翼翼推开门,看到四个衙差并排躺在那睡觉,钥匙果然就挂在他们的腰间,我蹑手蹑脚去把钥匙给偷了,得手之后赶紧去救灵慧魄。

我正给灵慧魄开着锁突然听到一声暴喝:“大胆狂徒,居然来此劫狱!”

“惊衙差发现了,动作要快!”灵慧魄叫道。

我颤抖着开着锁,幸好在惊衙差跑来之前把手脚上的四把锁都给打开了。

“多谢救命,剩下的事你就不用管了,我送你回去,走。”灵慧魄大手一挥,我感到一股吸力将我吸进了黑暗。

等我睁开眼睛,眼前是熊熊的篝火,我松了一口气,收了祝由气站了起来。

“怎么样?”金婆婆赶紧迎上来问,大家也全露着期盼的眼神看着我。

“我放了灵慧魄,可被惊衙差给发现了,正要抓我呢,不过灵慧魄让我回来了,他说剩下的事不用管了。”我说。

“什么乱七八糟的……。”王猛挠了挠头。

“这是俞飞自己在脑子里的构象。”阿洛已经明白了我话的意思。

“哈哈,看起来下阴术你是玩的越来越顺了啊,没事了,灵慧魄主思想智慧,聪明的很,一个惊衙差哪是他的对手,哈哈。”金婆婆笑道。

就在这时巫楚醒来了,她木然的坐了起来,一双眼睛已经不像刚才那么呆滞了,而是闪烁着灵动的光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