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血僵之症/黄帝外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金婆婆的激将法很奏效,王猛心虚的瞟了唐莺一眼,拍着胸脯说:“谁说我不去了,我只是先坐着调整一下!那怪物我会怕它?出发!”

金婆婆让我带着小安我也明白是什么意思了,她是怕万一枪起不了作用,还有小安可以吓退那怪物,这老人精果然厉害,想事情都想了好几步。

我们坐着小船出发了,金婆婆打着手电在水里扫来扫去寻找怪物的踪迹,王猛撑着竹篙,我划着桨,我们来到了水中央,金婆婆让我们停下,说这里视野最开阔,停下后我也拿出手电一起找。

“它如果是人,那就肯定憋不住气会出来。”金婆婆说。

“它还会爬洞壁呢。”王猛一手端枪一手夹着竹篙说。

我将手电朝洞顶各个角落扫了一扫,没看到那怪物的踪迹,就在这时小船突然剧烈摇晃了两下,王猛惊呼了一声。

“怎么了?”我紧张的问。

王猛表情怪异的看着我和金婆婆,颤声道:“它……它好像抓住竹篙……啊~~~。”

王猛话还没说完整个人就向后倒去,幸好我眼疾手快一下就拉住了他,但竹篙掉进了水里,那怪物似乎还抓着竹篙,这无疑直接暴露了怪物的位置,王猛反应过来赶紧端起枪顺着竹篙就开了一枪,我们想阻止都来不及了。

枪声在溶洞内回响了半天才消逝,我们静静盯着水面,没一会小安在竹篓里动了起来,仔细一看水下涌上来一股血迹,水都给染红了一片。

“打中了!”王猛兴奋的叫道,他的叫声刚落,那怪物突然浮上水面,枯槁的双手一下就扒在了船沿上开始疯狂摇晃,边摇还边发出恐怖的嘶吼声。

我们反应不及差点被晃到了水里,王猛被晃得倒在了船上,惊慌失措的去摆弄枪准备开第二枪,就在这时船突然不晃了,那怪物的双手也缓缓松开了,没一会他就仰面朝天躺在水面上飘着了。

我定睛一看,原来王猛打中了他的肩头,流了很多血,他体力不支昏死过去了。

“金姐现在该怎么办?”我问道。

“捞上来带上岸。”金婆婆说。

我和王猛按照金婆婆的意思把怪物拉了上来,近距离观看这怪物我才发现他的的确确就是一个人,一个男人!

我们把他带到了岸上躺着,唐莺吓得躲的远远的,小安闻到了血腥味很是不安分,但因为有了草药血丸子在嘴里含着,倒也没有出格的举动。

“原来这怪物真是一个人,但他怎么会变成这样。”阿洛打量了半天说。

我盯着这男人看了半天,总觉得怪怪的,脑子里好像有什么字飘过一样。

这怪物男人身上的各种瘢痕血泡、腐烂的牙龈、尖锐的牙齿、残缺的五官以及他噬血的行为突然在我脑子里一幕幕的闪过,我心头一惊,失声叫道:“不好,赶紧给他止血,否则必死无疑!”

“你不会是要救这怪物吧?”王猛吃惊的说。

“他不是怪物,是个人!只不过得了一种罕见的奇症,老爹的册子里说这叫血僵之症,得此症者无法与阳光接触,只能生存在黑暗当中,一旦接触阳光血液就会沸腾产生毒素腐蚀皮肤,留下瘢痕血泡,甚至溃烂,体内会极度缺血,需要靠吸取血液才能缓解,由于噬血和在黑暗中如僵尸般生存的特征,所以叫做血僵之症,这种奇症到了晚期骨头都会变红,尿也会变红,人体严重变形,人不像人鬼不像鬼。”我解释道。

“听你这么一说,再看这男人的样子,还的确像是得了这种怪病。”金婆婆嘀咕道。

“先止血吧,不然他会死的。”我说着就要招呼唐莺把医药箱拿过来。

“等一等,你忘记上次焦昌龙的事了吗?”阿洛凝重的说。

“对啊俞飞,我可不想再吃一次亏了,这怪物要是醒过来想吸我们血怎么办?”王猛也担忧道。

“情况紧急救人要紧,不管眼前这个人以前是坏事做尽的恶人还是穷凶极恶的杀人犯,生为医生就要有医家之德,所谓医道,救死扶伤,悬壶济世,这才不愧俞家的列祖列宗,俞飞,治!”金婆婆顿了顿道:“上次你们遭焦昌龙暗算,那是老娘没在,如今有老娘给你们坐镇,什么歪门邪道伤得了你们?区区一个怪物更不在话下。”

“那好吧。”阿洛点了点头。

王猛也不多说话了,我叫唐莺过来后准备先把这人的血给止住,不过唐莺显得扭扭捏捏的,我知道他是不习惯看男人的裸体,我提醒道:“唐莺,你要告诉自己是个医者,要学会排除杂念,将注意力集中在伤患处,不要想其他的。”

“嗯,我知道了。”唐莺点了点头这才集中了注意力开始帮我递器械。

好在这男人只是被擦伤,子弹没有真正的打中他,只是一个小手术,我将他的一条经络接上缝合血也就止住了,随后缝合皮肤手术就结束了,前后不到十分钟。

止完血后我便坐在旁边休息,大家也离这男人坐的远远的。

金婆婆坐到我身边问:“既然你知道这叫血僵之症,那可有什么治疗办法?”

“有倒是有,但条件简陋,许多药材没法找到,而且我不敢轻易下手。”我皱眉说。

“怎么?”金婆婆好奇的问。

“血僵之症属湿热之症,阴症阳症并存,这药的分量一定要控制到精确,稍有一点差错就会要了他的命,是当场就死。”我说。

“你老爹留给你的册子上分量是怎么说的?”金婆婆问。

“药分阴阳,阳三分,阴七分,阳少一分阴必侵之,阳多一分必火急攻心,无论多少都会必死无疑,只有恰到好处才能发挥功效,阴七分的道理也一样。”我说。

“你忘了我也是外经的传人啦?药理我懂,这就是是药三分毒的道理,放心我能掌握到分寸,你给我写下药方就行,出了溶洞就是巫溪,巫溪边上有好多城镇,需要什么药我去弄,很快的。”金婆婆露着温暖的笑容摸了摸我的头。

“金姐,我先替这个病人谢谢你了。”我说。

“你谢我干什么?我应该谢你才对,以前我们四大家族空守着一个古老的诺言,虚无缥缈,老焦和老蛇就是因为守不住古老祖训选择了背叛,我也不知道我爹是怎么守住的,其实我也想过放弃,真的,放弃了我就能过自己喜欢的生活,摆脱宿命的纠缠,直到遇上了真正的俞家传人后,我终于明白了我爹甚至是祖祖辈辈为什么这么执着,因为能守护一个身怀旷世奇术且仁心仁术的主子,那得到的是没法形容的成就,你在拯救一个个绝症患者,同时也在传递黄帝外经悄然存于世上的价值,普及众生,同时外经医术如果流传到心术不正的人手里,那将是一场浩劫,所以家族守护的不仅仅是俞家,还是整个世界,你说这种成就感有什么能比的?”金婆婆说。

金婆婆很少像这样正经的说话,看得出来她是感慨了。

治疗血僵之症的药没什么特别,只是几种常见的中草药,这个症的关键不在药上,而在药的“分量”二字上,和一种怪怪的药引子上,之所以说这药引子怪,是因为这药引子说不好找它又好找,说好找它又不好找。

当确定需要这种药引子时,我不禁皱起了眉,还拿出老爹的册子确认了一下,不过这时候最重要的还是先等金婆婆搞到药,确认了分量在来想办法解决药引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