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英雄救美/黄帝外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到这根鸡毛我脑子里一下就闪过了李大嫂今天手中提着鸡的样子,难道是她?!可刚才那个明明是个男人啊?

眼下也不容我多想了,生怕华若兰出事,于是赶紧来到了市集找到了店铺。

店铺的木板门不怎么严实,灯光从缝隙中隐隐透出来,我凑到缝隙跟前就看到了里面的景象,只见李大嫂和一个猥琐男人坐在椅子上喝着茶,华若兰被绑了,嘴里还塞着东西。

华若兰眼泪婆娑的看着李大嫂。

“若兰啊,实在对不起了,姑姑这么做也是迫不得已啊,只要你交出麻沸散的秘方,我马上放你走。”李大嫂嘴角扬着邪笑说。

“甭跟这小妮子废话了,我去华宅的地下室找过了没有,一定在她身上,我来搜搜,嘿嘿。”猥琐男人色迷迷的盯着华若兰搓了搓手。

“你还反了天啊,见人家漂亮就想摸吧?”李大嫂重重放下茶杯一下就揪起了男人的耳朵。

“呦呦,疼,媳妇饶命,我没这个意思啊。”猥琐男人赶紧求饶。

“若兰,你老实告诉我今天那个小鬼是不是来找你的?当初你爸甚至不惜拿出珍藏的药材作为条件,也要把那小鬼身上的阴气给治了,是不是想把你嫁给他,然后把麻沸散传给他啊?你是他媳妇他现在来找你了,是不是?”李大嫂拿掉了塞在华若兰嘴里的东西。

“呸!他才不是我男人!他是我仇人!”华若兰狠狠说道。

“哈哈,你是不是以为是他把你爸害死了?”李大嫂笑道。

华若兰露出了疑惑的表情,李大嫂说:“实话告诉你吧,从几年前跟你爸结拜为兄妹开始,我一有机会就给他下慢性毒药,你以为真的是脑溢血吗?哈哈,华超是华佗后裔怎么可能连这么普通的病也没法克制?你又这么笨连你爸一层的皮毛也没学会,根本不足为惧,其实你爸只不过是慢性毒药发作罢了,发病症状像极了脑溢血,但却神不知鬼不觉,为了让你爸毒发我苦苦等了五六年,你爸身为医者,也只有这样才能不被察觉,你可别怪我,只怪你们华家的麻沸散秘方太诱人了。”

华若兰有些震惊,木然了一会后才咬牙切齿的瞪着李大嫂。

“你快说记载麻沸散秘方的书到底在哪?!不然我把你爸妈的坟都给刨了!”猥琐男人等不及的叫道。

看到这情形我很火大,这一气就忘了自己的处境,脑袋一下就把门板磕响了。

“谁在外面?!”李大嫂警觉了一下,一扬手腕,突然飞出了一根丝线朝缝隙袭来,幸好丝线在灯光下闪了一下我才一个侧身给躲过去了。

只见门板缝隙一下就被丝线划出了痕迹,我心跳如鼓,要不是那灯光救命,我这会肯定要瞎了!

门被打开,李大嫂和她男人一跃而出,看到我站在这里有些吃惊。

“咦,小兄弟你怎么来了啊?”李大嫂变了一副嘴脸。

“别假惺惺了,我都听到了。”我冷冷的说。

李大嫂收起了假惺惺的嘴脸,转身突然给了她男人一巴掌,骂道:“不中用的废物,被人跟踪了也不知道!”

“我看过了啊,坟山附近根本没有人。”男人捂着脸委屈的说。

我拿出那根鸡毛扬了扬,男人一看顿时懊恼不已的说:“妈的,忘记那麻袋装过鸡了!”

“赶紧放了华若兰!”我沉声道。

“哼哼,你凭什么本事叫我放她?”李大嫂似乎想起了什么又说:“我对你倒是挺好奇的,居然有法子把那阴气给克制了,这证明你确实有与众不同之处,不过想从我手上带走一个人也不是那么容易!”

“既然知道我手段厉害,那就别惹我。”我说着就装模作样的比划了一个手势,现在这种情形也只能先唬他们了。

李大嫂和她男人立即警觉的后退了几步,不过他们好像马上就看穿了,李大嫂哈哈一笑手腕一抖,我知道锋利的丝线飞出来了,可压根就看不到,我心想这下完了,就在这时我突然看到了诡异的变化,那些丝线仿佛瞬间就结冰现了形,耷拉到了地上,接着那层冰又化为了烟雾飘散开了。

我一下就明白了,朗声说道:“看到我的手段了吧。”

“这是什么路数?”李大嫂大惊失色的问。

“你甭管是什么路数,只要你阻拦我带走华若兰就休怪我不客气!”我说完就踹开门板进去把华若兰给解开了。

华若兰痴痴呆呆的看着我,脸上露着怪怪的表情,我拉起她的手就大大方方的出去。

我还真把他们唬住了,看着李大嫂想动又不敢动的样子我心中有些好笑,不过他男人似乎有点不甘心,迈开步子就要过来。

“不要!”李大嫂惊呼了一声,不过已经晚了,男人已经朝我冲过来了,我一手拉着华若兰一手随便划了个手势,顿时就看到几只蜘蛛从屋檐上顺着蛛丝就滑了下来,不偏不倚正好落在男人的脖子上,那男人惊呼着就去捉蜘蛛了。

华若兰又露出了吃惊的表情看了我一眼,我们俩牵着手逐渐远离了市集,直到这时我才松了口气。

“你那是什么怪招数,好厉害。”华若兰似乎忘了我还牵着她的手。

“厉害吧,你那天对付我差点把我的手弄残废了,其实只是侥幸,我是不想对你下手罢了。”我说着就扬了扬手。

手一扬起来我们顿时就尴尬了,两只手紧紧的握在一起,我的心突然扑通扑通的跳了起来,脸上不由的发起了烧。

华若兰似乎也意识到了,头低了下去,眼神不敢看我,小手轻轻缩了一下就抽离了。

“对不起若兰,你爸妈的死……。”我小声说。

“我都知道了,不关你的事,是我该说对不起才是。”华若兰说。

“不管怎么样还是我害的你跟你爸吵架,才加速了他毒发。”我说。

“说了不关你事了,你好啰嗦,我华若兰虽然任性了点,但也不是不讲理!”华若兰皱了下眉头说。

我这才尴尬的笑了下,说:“对了,这里你不能留了,你要是不走那歹毒的李大嫂一定还会找你要麻沸散秘方。”

“她得不到,秘方已经被我烧了,我爸临死前叫我背下来了,要不是实在没办法他还不传给我呢,他一直记着要传给儿子。”华若兰说。

一想起这事我们都尴尬的不说话了,气氛一时有些怪异。

华若兰现在无亲无故,留在这里肯定是不行了,我想了想问道:“那你现在有什么打算吗?”

“不知道。”华若兰摇了摇头,接着问:“你从伊川又跑这来了,你这是要去哪?”

“云南。”

“云南?我外婆就是云南大理人,不过她很早就不在了,我妈也很小就到了伊川,后来嫁给我爸了,我长这么大都还没去过大理呢,听说大理很美,要不我去大理好了,也算是回娘家了。”华若兰说。

既然她也要去云南,于是我说:“那跟我们一起上路吧,反正同路。”

“我们?”华若兰狐疑了一下。

“对,我还有几个同伴一起去云南办事,这一路上你也好有个照应,到时候我们把你送到大理,不过……。”我想起要走暗河不免有些不好说,华若兰白白净净的,从小肯定娇生惯养,这要是让她走暗河不知道她受不受得了。

“不过什么?”华若兰好奇的问。

“不过我们走的路不是普通的路。”我说。

我们说话间就已经走到了华若兰的诊所附近,华若兰吁了口气说:“无所谓了,既然有人一起那也好,我回去收拾一下东西,等我一会。”说完她就跑去了诊所。

华若兰跑开了后我才环顾了一下四周,只见在一条巷子口阿洛双手抱在胸前靠在墙上,嘴角扬着怪怪的笑看着我,金婆婆变回了年轻漂亮样貌,叉着腰也露着笑看着我。

我赶紧跑了过去。

“金姐,你又变回来了啊?!”我高兴道。

“老娘我漂亮了,哈哈哈。”金婆婆大笑道。

“刚才谢谢你们出手帮忙啊,要不然我……对了,你们怎么不出来?”我尴尬的挠了挠头。

“出来了你能跟她说悄悄话吗?出来了你能跟她和好吗?出来了你又怎么出风头英雄救美?”金婆婆冲我挤眉弄眼道。

“金姐你别瞎说了……。”我白了金婆婆一眼。

“哈哈哈。”金婆婆大笑着,中气十足。

“阿洛,谢谢你了。”我向阿洛道谢。

“别谢我,要谢就谢白胡子爷爷吧,我只是按照他的话在做。”阿洛收起了刚才的一丝笑意,冷着脸说。

“你确实得好好感谢阿洛,你来了镇上后阿洛跟我说你不对劲,所以我一恢复就跟阿洛一起来了。”金婆婆说。

“哎呀,我忘记帮王猛弄弹药了!”我这才想起这事。

“我弄了。”阿洛说。

“好了,你们小两口一会慢慢回去,我跟阿洛先走一步了,给你们留了些美味的烤野味,回去吃完就要赶路了。”金婆婆说。

“别啊,一起走好了,反正也要介绍你们认识。”我急道。

金婆婆也不搭理我了,跟阿洛说着就走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