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暗河绝境/黄帝外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华若兰背着旅行包和医药箱来了,看我呆呆地看着巷子也好奇的看了眼问:“看什么呢?”

“没。”我尴尬的应了声。

“别动,你额头在流血呢,我看看。”华若兰说着就打开医药箱取出了棉签和消毒酒精。

她踮起脚尖认真的给我擦拭额头的血迹,如兰的气息吹到我脸上了,酥酥麻麻的,我闻到了她身上散发的体香,脸颊突然一阵火辣辣的,忙低下了头去。

“叫你别动了,你这是怎么搞的?”华若兰一边擦拭伤口一边问。

“刚才追那个男人的时候在山上摔倒了。”我回道。

华若兰愣了一下,我抬起头,四目交接,呼吸突然变的急促了,我们情不自禁的对视了好一阵,华若兰赶紧不自然的收起了棉签和酒精说:“处理好了。”

我回过神然后带着华若兰回了林子,介绍她给大家互相认识了一下,虽然王猛和唐莺没见过华若兰,但对她父亲以麻沸散作为条件要我跟她结婚的事都知道,所以大家也没陌生感。

我们围坐在火堆边吃了点东西,顺便也把华若兰要跟我们一起上路的事解释了一遍,唐莺虽然像是多了个姐们,跟华若兰的话也比我们的多,但我感觉得到她心里的闷闷不乐。

我虽然知道唐莺可能喜欢我,但我对她的感情更像是哥哥对妹妹的那种感情,但愿这一路上不要有什么波折吧,我心里这么想。

“出发!”金婆婆大喊一声。

我们赶紧收拾东西准备上路了。

我们顺着绳索往岩石缝隙里下去,华若兰坐上船后颇为吃惊,愣愣地问道:“你说不是普通的路就是地下暗河?”

“是,以后再跟你解释,这里不能留了。”我点了点头。

重新上路后为了打发寂寞我们便把为什么走暗河的事告诉了她,我也没有隐瞒外经的事,同样都是神医后代,我相信华若兰能理解我的处境,不过她对我是上古神医俞跗后人的身份颇为吃惊。

多了个华若兰,气氛似乎突然活跃了,在金婆婆的吩咐下我们分成了两人一个小组,分别盯船头和船尾,进行轮班,这样大家都能得到很好的休息,在地下暗河里,休息充足是很重要的。

唐莺和华若兰一组,我和王猛一组,金婆婆独自一组,阿洛和小安一组,小安在阿洛的竹篓里对后面的情况很敏感,一有情况他就会咿咿呀呀的叫唤,也算是可以利用的一点,就这样我们在暗河里又走了三五天。

由于暗河的流水是顺流,我们只用漂流就行了,倒也不用费体力,这天其他人在船上睡觉,我坐在船头值班,船尾则由王猛坐镇。

“妈的这么潮湿,身上都起湿疹了,阿洛的草药好像不管用啊,呆会找若兰给看看。”王猛在船尾嘀嘀咕咕。

“嘘,别出声!”我好像听到了什么动静。

王猛端着枪好奇的来到了船头,也竖起耳朵听,听了一会他说:“好像是水声。”

我觉得有些怪,暗河的流水发不出这么大的声响,就在这时我突然感觉到了变化,小船摇晃的好像要比先前猛一些了,我定睛朝暗河里一看,流速在加快,我一下反应过来了,冲王猛大叫道:“快把大家都叫起来,前面有暗河瀑布!”

“啊!”王猛抖了一下赶紧去把大家都叫醒了。

等大家知道前面有暗河瀑布的时候都没了主意,眼下暗河两侧根本没有容身之地,几乎是绝境了!

金婆婆很快就冷静了下来,立即吩咐王猛拿出绳索,尽快在暗河两侧找突出的礁石,然后将船拴上,暂时先稳住。

可船走了半天也没见有这样的礁石,水声越来越大,水流越来越快,船也摇晃的更加剧烈了。

“看,前面就是瀑布了!”华若兰叫了起来。

我们朝前一看,好家伙,一条七八米宽的大瀑布离我们不远了,根据巨大的水声能判断出这瀑布垂直落差绝对不会矮于二十米!这要是掉下去不仅船要分崩离析,就连我们也难以幸存!

眼看离瀑布越来越近,死亡的气息笼罩着我们,大家紧张的都有些木然发呆了,就在这时阿洛大喊一声:“那边有块礁石!”

我们朝阿洛指的方向看去,果然看到了一块勉强能栓住绳索的礁石,事不宜迟,金婆婆马上让王猛弄上绳套,王猛弄好绳套后便往礁石上抛,不过抛了两次也没套上,船又在摇晃着往前漂,眼看礁石就要落在身后了。

金婆婆大喊道:“你们划船控制,我来套!”

我们赶紧拿着桨反方向猛划,金婆婆站在船尾定睛看了半天,然后抛出绳套,绳套一下就套住了礁石,船顿时就停了下来,我们这才筋疲力尽的瘫倒在船上。

船在水流中晃荡着,绳索被绷的很直,那礁石经过流水常年的冲刷显得很光滑,我们的危险还没解除。

“得赶紧想个办法,不然这么下去绳索迟早滑出来。”唐莺说。

“现在哪还有什么办法啊。”王猛哭丧着脸说。

“我们只有一条路了,那就是往前,不过不是以这种方式,我们要摸清楚这条暗河瀑布的情况,然后找个最安全的办法下去,得找个人到瀑布那边搞清楚情况。”金婆婆说。

“我去吧。”阿洛默默的说。

“还是我去吧。”我说。

“那我也去。”王猛见我们都说要去,不甘落后的说。

“别争,让俞飞去,他在黄河边长大,水性比阿洛好,又比小猛子心细。”金婆婆说。

王猛从包里取出了另一捆绳索,他上次在神农架峡谷的时候弄了探险队两捆绳索,我把绳索的一头系在腰间,带上一把手电就准备下水了。

“小心啊俞飞哥哥。”唐莺担心道。

“嗯,你小心点。”华若兰不经意的流露出一丝担忧。

她们两个对我的关心让我觉得怪怪的,不过现在也没心思想这乱七八糟的,我赶紧跳进了水里,随着水流向前漂,身后大家伙一边放着绳索一边拉着我。

在快到瀑布边的时候我叫着让大家收住绳索,就这样我就停在瀑布边了,我打着手电俯身朝下一看,顿时头晕目眩,这瀑布的高度比我们想象的还要高,下面黑漆漆一片,有个很大的水潭,水潭边上有个小河滩,水潭前面又有三条暗河支流。

我琢磨了一下,顺着瀑布下去很不现实,冲击太大,人在上面没有支点,也没法拉住,唯一的办法只有顺着瀑布两侧嶙峋的怪石爬下去了。

看完情况后我又让大家拉我回去,等我被拉上船后才发现腰上都被勒出了一道很深的血印子。

我把情况给大家汇报了下,金婆婆立即决定让船靠过去,利用绳索从瀑布一侧的怪石爬下去。

“那我们的船怎么办?”王猛问。

“只能放弃了,保命要紧,不过船要是从瀑布上摔下去没有烂那就最好。”金婆婆说。

打定主意后我们便开始放绳索,让礁石成为固定船的支点,不过放了一会绳索后我们看到了奇怪的变化,绳套倒是没有滑出礁石,但绳套似乎被什么东西在啃食。

阿洛拿来手电一照,我们立即看到了一群有透明薄纱翅膀的小虫子在啃食绳索,阿洛惊道:“是大水蚁!”

“也就是白蚁喽?!”我也吃了一惊,这要是让白蚁把绳索啃了那就完蛋了。

“阿洛!”金婆婆立即叫道。

阿洛心领神会马上拿出竹笛开始吹,不过吹了半天那些白蚁也没有退去的迹象,反倒啃食的更加快了。

探险队使用的是三股麻花绳索,眼下都被啃的只剩下细细的一股了,只要这股一断,绳套立马就开了。

“怎么没反应啊,你不是能控制虫子吗?”王猛急道。

金婆婆一抖,突然喊道:“这是暗河里的远古白蚁,跟现代的白蚁不一样,没法控制!”

她话音刚落,绳套突然“啪”的一声断了,小船立即快速的向前漂去,瀑布近在咫尺,我们下意识发出绝望的齐声惊呼:“啊~~~。”

小船被水流冲的飞出了瀑布三五米,我们也被抛向了半空,接着开始疯狂垂直落下。

“我还没娶媳妇啊~~。”王猛的鬼哭狼嚎在半空中回荡。

“老娘这把老骨头啊~~。”金婆婆尖叫道。

“咿咿呀呀,哇喔~~。”小安兴奋的叫道。

“啊~~。”我也大叫了起来,唐莺和华若兰也在发出高分贝的尖叫,顿时绝望的惊叫声响成了一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