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远古蚁巢/黄帝外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们掉进了水里,潭里的水很深,在加上高速落下的巨大水压,瞬间就让我陷入了混沌的状态,但求生的本能让我奋力的朝水面上游去,我浮出水面的时候已经精疲力尽了,不一会就陷入了昏迷状态。

等我醒来的时候发现被冲上河滩了,河滩上两只手电还亮着,这才让我看清楚了情况。

大家也都在河滩上昏迷不醒,只有小安一人坐在水边玩的不亦乐乎,身上粘着大量的草药,竹篓倒在旁边,里面的药材全给泡的膨胀起来了,可能他就是借助这股浮力才躲过了一劫,这家伙真是命大福大。

我赶紧过去把小安抱到了河滩的安全位置上,他还不乐意,用眼睛白着我。

放他坐到安全位置后我才赶去看大家,阿洛和王猛被我弄醒就没事了,金婆婆、华若兰随后也自行醒了过来,唯独唐莺昏迷不醒,我们都很担心,华若兰赶紧给她做急救,唐莺吐了些水才醒来了。

我们坐在那平复了心绪才回过神来,我拿着手电看了看船的位置,好在船还完好无缺,金婆婆吩咐我和王猛过去把船弄到河滩上来,我们过去才发现船其实是漏了,不过缺口并不大,于是我赶紧舀水,王猛赶紧撑船,费了老半天劲才给弄到河滩边上固定。

船里的东西全都报废了,吃的喝的全没了,船头杆上的油灯灯罩朦胧一片,里面油灯还忽明忽亮的闪着,这巫咸国尸油加盐的油灯居然连水都弄不灭。

我取下油灯,又从船里拆了两块无关紧要的木板,先将水分用油灯的火烤蒸发了,这才点着了,生起了火恐惧感才渐渐消失了,人都是害怕黑暗的,无论你胆子多大,火在黑暗中的重要性仅仅次于空气。

“我们还算幸运,大家都没事,船也只是漏了一点。”我说。

“幸运个屁,这暗河的水又不能喝,吃的喝的全没了,现在要活活饿死渴死,还不如刚才来个痛快的。”王猛丧气的说。

“活人哪能叫尿憋死,目前最重要的是把船补好赶紧离开,不吃不喝还能撑几天,到时候看看能不能找到出去的位置,只有这样还有一线生机。”金婆婆说。

“金姐你说的轻巧,我们拿什么东西补船啊,我背包里也没补船的工具……我的包啊,我的心肝宝贝猎枪啊。”王猛哀嚎道。

“就你最爱抱怨,现在是时候抱怨吗?”唐莺瞪了王猛一眼,王猛一下就不说话了。

“阿洛你怎么不说话啊?”华若兰看了阿洛一眼问。

“我在想刚才那群远古大水蚁,要不是它们我们也不会这么狼狈了。”阿洛眉头紧皱道。

“你想它们做什么?”华若兰好奇的问。

“大水蚁的食性很广,主要是吃植物,以植物纤维和植物制品为主食,绳索就是植物纤维造的,我们的船也是木头造的,从刚才的情况来分析这里一定有个远古大蚁穴,如果让他们嗅到了木船的味道,我们就麻烦了,数量多的话不用个把小时就能把船给蛀空了,我的竹笛对它们又没有作用。”阿洛凝重的说。

我们才意识到潜在的危险性,现在不仅要赶紧补船,还要提防无孔不入的白蚁,这让我们一下就紧张了起来。

“小猛子你去水里找找看还有什么能用的,阿洛对虫子了解带着俞飞去找找蚁穴,想办法把它们扼杀在巢穴里,解决后顾之忧,小莺子照顾小安,若兰你和我都是用针的,呆会我们就坐在船上,一有白蚁飞过来就用针对付,你的手法还可以吗?”金婆婆像个指挥官一样把我们的任务安排的十分清楚。

“我虽然很笨学不会我爸的医学,但我就钻研了针灸,对这个还是很自信的。”华若兰说着就看了我一眼。

我咽了口唾沫,想起了当初她用针对付我差点把我手搞残废的事了,确实,她那针倒是快准狠。

我们开始分头行动,阿洛和我做了简易的火把就在河滩附近寻找蚁巢。

阿洛对白蚁习性的了解让我们很快就摸清楚了白蚁的巢穴,在河滩的一个角落里,我们发现了一块全是密密麻麻孔洞的土墙,这些孔洞全是白蚁蛀出来的。

我伸手摸了摸,土层已经非常松软了,轻轻一使劲土层哗哗就散落了下来。

“蚁巢应该就在后面。”阿洛说。

“这面土墙都被蛀空了,我们踹开用火烧它们。”我说着就要上脚去踹土墙。

阿洛点了点头也开始跟我一起踹土墙,土墙一点点崩落,等到巢穴露出了来的时候让我们很吃惊,居然出现了一条能容人进去的黑暗洞道,从洞道的规模来看不像是白蚁蛀出来的。

阿洛拿着火把探头进去看了看,洞道两侧也是密密麻麻的孔洞。

我们犹豫了一下还是进了洞道,通过洞道里面豁然开朗了起来,是一个潮湿的大洞穴。

火光让我们看到了洞穴里的情况,我们被眼前看到的一幕震惊了,洞壁上满是大型动物的骨架,这些骨架大的超出了我们的想象。

“是恐龙骨架!”我一下就明白了。

我们又靠近洞壁看了看,这些骨架上也都是孔洞,白蚁生存在骨架里面,把骨架都蛀空了。

“它们就是靠蛀骨头繁衍下来的,这里远古时期肯定是一个大型恐龙的巢穴。”阿洛说着就轻轻摸了一下骨架,只是这轻轻一摸,洞壁上的土质突然哗哗的散落,阿洛下意识的后退了几步。

我们俩呆呆地看着土质滑落,洞壁上开始出现裂痕,我以为洞穴要塌了刚准备跑阿洛搭住了我的肩膀说:“没事,前面的土层被蛀空了,蚁巢在这个后面。”

阿洛刚说完这面洞壁的土层便崩塌了,恐龙骨架散落在地立即变成了粉末,洞壁上果然出现了多条沟壑,沟壑里全是密密麻麻挤在一起的白蚁,看着叫人头皮都发麻了。

在洞壁上还有一个小洞,这洞至少能容一个人爬进去,那些白蚁就是从这个洞里爬进爬出的。

“就是这里了。”阿洛说。

我们先是拿火把把沟壑里的白蚁烧死,接着又靠过去看了看这个洞,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眼花了,我看到了一团黑乎乎的东西,这团黑乎乎的东西居然还跟人的心脏似的在有节奏的跳动。

“这是什么玩意?”我嘀咕了句。

“不知道,不像是大水蚁。”阿洛皱了皱眉说。

我们正说着那黑乎乎的东西突然剧烈的跳动了一下,吓得我们赶紧退后了几步,还没等我们反应过来,小洞里突然探出了一条古怪的脚胡乱挥舞了下,这脚上密集排列着倒刺,还长着毛茸茸的黑毛,就像是一条放大了无数倍的蟑螂腿!

从这只脚我们可以推测出这洞壁后面有一个活物,而且个头还不小!

“我们可能惊动远古生物了,赶紧跑!”我说。

等我说完一回头,妈的,阿洛人影都不见了,这么没义气还说保护我这个俞家传人……。

我赶紧跑了出去,原来阿洛是跟金婆婆汇报情况去了。

“照你们这么说那东西的个头非常大,不是白蚁了?”金婆婆疑惑的问。

“这地下世界生物进化的规律超出我们常人的想象,没准就是进化的大白蚁。”我说。

“金姐现在我们该怎么办?”阿洛问。

“船一时半会补不好,如果要活命,必须摸清楚这里的情况,我去看看。”金婆婆说着就让我们带她去洞穴。

我们返回洞穴,金婆婆凑到那小洞口一看也是一抖,说:“看起来这东西是靠白蚁给它找养分的,惹不得,赶紧出去把洞给封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