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尸变之夜/黄帝外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客栈看上去有些年头了,木头都发灰发黑了,客栈的大门敞开着,里面透出昏黄的灯光,那对师徒赶着三具尸体进了客栈。

“金姐,既然这是死尸客栈人家让咱们住吗?”王猛问。

“给钱肯定让住,走。”金婆婆说着就往客栈走去,我们只好跟了上去。

还没进客栈的大门我的祝由气就感受到了一股阴气,看来这里果然是给死人住的客栈,不过这阴气不像上次那戏子的怨气让人难受,只是让周围的空气冷了些。

我们进了客栈,王猛刚要顺手把门给关上却被唐莺制止了,原来死尸客栈的大门一年到头都不关的,因为死尸都在门板后面整齐的倚墙站立着,果然我们看到了刚才那三具尸体就诡异的站在门后低着头,照样还是看不到脸。

我们连大气也不敢喘一口,也不敢过多的看那三具尸体,赶紧让客栈老板给我们安排房间。

客栈老板看了看金婆婆后面的我们,眉头一皱说:“你这都是大活人啊?你们知道我这家客栈是住什么人的吗?”

“知道知道,我们这也是路过想找个地方落脚,这荒郊野岭的,你看看我们这一身臭的……。”金婆婆说着就把钱塞到了老板手里。

老板打量了我们一眼,说:“知道就好,只要你们不怕就行了。”

老板给了我们两间房,金婆婆、唐莺、华若兰、小安一个房间,我和阿洛、王猛一个房间,金婆婆又给了老板一些钱让他烧了热水做了热饭热菜,我们洗完澡吃了饭那感觉别提多舒服了,我们把客栈的恐怖也给抛诸脑后倒头就睡着了。

夜里我被尿憋醒了,客栈条件简陋,房间里连马桶也没有,我想出去解手却突然想起楼下那三具尸体,心中有一丝怯意,不过尿急也只好硬着头皮出去了。

我出了房间突然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小安居然爬上了楼梯木扶手,脸上没有丝毫胆怯,他似乎想顺着扶手滑到楼下去,只见他小手抓着扶手,分开双腿坐在扶手上,一下就滑了下去。

我还来不及吃惊他又顺着扶手柱子爬到了地上,只见他伸手扯了扯因为跟扶手摩擦不舒服的蛋蛋,然后扶着柱子艰难的站了起来,颤颤巍巍一步三晃的往前走。

我吃了一惊,这家伙居然能做这么复杂的动作了,还能站起来走路!不过更让我吃惊的是小安居然是冲着门后的那三具尸体过去的!

我赶紧把大家都叫醒了,大家睡眼惺忪的站到走廊上朝下看,顿时惊得瞌睡也没了,张大了嘴巴呆呆地看着小安。

“这小兔崽子还知道不动声色的爬出房间,连我都不知道他爬出去了……。”金婆婆嘟囔了句。

“金姐他这是要干什么?”我好奇的问。

“尸体上肯定有血腥味。”阿洛说。

“呀,今天我们光顾着自己吃忘记给小安弄血了。”唐莺抖了一下说。

“把他抱回来,弄点血给他喝。”金婆婆说。

唐莺赶紧跑下去了,但已经来不及了,小安抱着一具尸体的小腿就露出两颗尖牙咬了下去,不过他刚咬了一口突然又松开了,然后调头咬了另一具尸体,他挨个把三具尸体都咬了个遍,最后眉头一皱坐在地上放声哇哇大哭了起来。

“哈哈哈,叫你贪吃,也不知道死了多久的人,这血肯定不好喝吧,哈哈哈。”金婆婆放声大笑。

唐莺刚想上去把小安抱回来,我突然看见一个男人从走廊里一跃,踩着楼梯扶手一下就站到了小安跟前,桃木剑一挥指着小安,厉声道:“何方妖邪,胆敢破坏我的封印!”

这人正是那个赶尸匠。

唐莺把小安抱在怀里,白着赶尸匠说:“他才不是妖邪!”

“这孩子身上有一股怪诞的邪气,绝非普通小孩,你看他那牙齿,不是妖邪又是什么?姑娘劝你放下他,让我来收拾了他!”

“哼!”唐莺不搭理他,抱着小安就准备上楼,那赶尸匠二话不说,挥起桃木剑就要刺向小安,我们都吓坏了。

金婆婆一拍扶手突然从二楼跃下,在半空中扬起一脚踢飞了桃木剑,这才稳稳的落地了。

赶尸匠脸色一变,金婆婆双手叉腰冷冷道:“你赶你的尸,我住我们的店,这孩子是不是妖邪与你无关。”

“这小姑娘身手不凡,说话老气横秋,似乎跟年龄不符啊,刚才在桥上就注意到你们在下面了。”赶尸匠沉声道。

“哈哈哈,你还真不简单啊。”金婆婆笑道。

“敢问是哪路的?”赶尸匠拱了拱手道。

“医。”金婆婆道。

“既然是同属五术的医路高手,那我就放心了,你们的闲事也轮不上我管。”赶尸匠松了口气,捡了桃木剑就坐在桌边闭目养神。

金婆婆随后也坐了下来,赶尸匠微微睁眼问:“姑娘,还不回房休息吗?”

“错是我们造成的,岂能让你一个人承担?”金婆婆说。

赶尸匠脸色又是一变睁开眼睛说:“你连要发生什么也知道?”

“这死尸本是你施法将其魂魄和怨气收在体内,又注入你的阳气让他活动,方便你赶尸,刚才我们的孩子咬破尸体,阳气开始外泄,就等于解了封印,等阳气一泄完这尸体就要尸变了,既然你也说我们同属五术,山(仙)、医、卜、命、相同属巫起源,一来也算是自家人,二来也算是弥补我们的过错,我没有理由坐视不理。”金婆婆说。

“你不是普通小姑娘啊,看起来一定是用了医路的手段驻颜,我还从没见过医路有这么高深的法子,佩服。”赶尸匠眼睛滴溜溜在金婆婆脸上转了转。

“眼力不错啊小伙子,过奖了。”金婆婆拱了拱手。

赶尸匠尴尬了下,他四五十岁了却被金婆婆叫小伙子,应该也猜到金婆婆的年纪了。

这时赶尸匠的小徒弟惊慌失措的跑下楼站到师傅身边,紧张的问发生什么事了。

赶尸匠摸了摸小徒弟的头说:“小宝别怕,他们不是坏人。”

这小徒弟头上还戴着斗笠,脸上给一层黑纱蒙上了,只露出一双眼睛怯生生的打量着我们。

我对这小徒弟很好奇,这三更半夜的还这打扮干啥?

金婆婆和赶尸匠就这么聊上了,介绍才得知这赶尸匠叫张全,他那小徒弟叫曹小宝,只有十三岁。

我听了半天才想起撒尿,刚才被小安这么一吓尿意都没了,这会一想起尿意又回来了,于是赶紧跑出去撒尿。

阿洛跟了出来,没一会王猛也跟出来了,我们三人并排放水。

“那个小徒弟有点怪,大晚上的蒙什么面。”阿洛嘀咕了句。

“刚才在桥下听那师傅说学赶尸要三个条件,说曹小宝只符合样子丑的条件,估计是太丑怕吓到我们了。”我说。

“咱们还是担心担心尸变吧,刚才我听张全师傅和金姐聊,他说赶的这几具尸体都是车祸造成的,不甘心意外死亡,有一定的怨气,他暂时用辰州朱砂配合自己的阳气把怨气克制在体内了,刚才小安咬了尸体,泄了他的朱砂阳气封印,还将怨气放出来了,行尸随时会变成血尸!”王猛说着说着就抬头看了一下天空,愣愣道:“月亮被云遮住了,这是月黑风高杀人夜啊。”

“其实刚才进客栈的时候我就感受到阴气了,但没杀伤力,原来是被张全师傅把怨气封印了……。”我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一个尿颤给打断了,接着全身立即起了鸡皮疙瘩,我的祝由气突然感受到了一股非常阴邪的阴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