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祝由催眠/黄帝外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金婆婆站在屋檐下双手叉腰仰望天空,大声感慨道:“小张啊,昨夜我夜观星象,发现云层翻涌西风乍起,必有连日大雨,掐指一算你们师徒跟我缘分未尽,这才被困于客栈,既然这么有缘,我也琢磨了下小宝生了什么病,不如让我试一试吧,没准能治好也不一定。”

“啊,多谢前辈,原来前辈连卜术也懂啊。”张全赶紧作揖道谢,然后又让曹小宝跪下磕头道谢。

我们在楼上看的好笑不已,王猛笑着说:“想我王猛吹牛已是不打草稿,想不到金姐这吹牛功夫简直是出神入化啊。”

“金姐吹牛应该打过草稿,这是为了混淆张全的视听,不让我们的身份暴露,还是感谢金姐的良苦用心吧。”我拍了拍王猛便回房了。

吃过午饭雨小了些,金姐借口治病需要绝对安静之处,于是叫我和阿洛扮演助手跟着她,我们带上曹小宝去了河边的山洞。

曹小宝对我们带他来山洞很紧张,好在金婆婆哄小孩子很有一手,小宝以为是金婆婆这个温柔的姐姐给他治病,很快就没有戒心了。

我们三个商量了下,觉得小宝就这么醒着不方便,于是金婆婆决定让我试一试那祝由催眠。

这还是我第一次采用祝由催眠心中不免紧张,我让祝由气游走全身后便开始回想那些特殊音阶的咒语,随后坐到小宝面前念起能让他体内的气跟我产生共鸣的咒语,这些咒语呜呜呀呀非常低沉,听的阿洛都昏昏欲睡的揉了揉眼睛,小宝没一会就闭上了眼睛像是睡着了。

我们扒光了小宝的衣服一看,他身上也有肉疙瘩,但是不多,更多的集中在脸上和脖子上,小宝的脖子平时被衣服遮住了看不见,这会一看比脸上还要严重,那密密麻麻排列的肉疙瘩顿时让我们起了鸡皮疙瘩。

“俞飞的祝由催眠也不知道能维持多久,阿洛,你赶紧试试他体内是什么虫子,好尽快确诊。”金婆婆吩咐道。

阿洛赶忙拿出痋虫笛开始吹奏,他试了好多指法,忙活了大半个小时也没动静,最后阿洛摇了摇头说:“试不出他体内到底是什么虫子,可能是一种我没掌握它控制之法的虫类。”

“难道不是虫瘿之症?”我不禁对自己的判断产生了怀疑。

就在这时小宝突然呓语道:“虎子,不要扔牛粪了,我不跟你们玩就是了,我走。”小宝说着就哽咽了起来。

小宝一定是梦到儿时被人欺负的时候了,我们的心情一下就沉重了起来,金婆婆突然一喜说:“这催眠跟麻醉有相同效果,但又有本质上的不同,俞飞你试试引导他说话。”

我点了点头就靠到了小宝的跟前,小声说:“小宝你听得到我说话吗?”

“嗯,听得到,咦,你是天上的老神仙吗?”小宝呓语道。

金婆婆冲我点了点头,我定了定神故意将声音压的跟老头似的,说:“正是。”

“老神仙老神仙,你在哪呢,你快救救小宝,小虎他们说我是怪物都不跟我玩,还拿牛粪扔我。”小宝急道。

“哦?有这样的事,你怎么是怪物了?”我问道。

“我……我脸上长了好多肉疙瘩,很丑,呜呜呜……。”小宝说着就哭了。

“小宝别怕,老神仙能把你的肉疙瘩治好,你还记得是什么时候开始长肉疙瘩的吗?”我赶紧问。

随着我的引导,小宝开始慢慢的回想,可能当年他还小,记忆又零碎又模糊,我引导了半天才找到根子上,小宝染上虫瘿之症可能是因为喝了山里的溪水,至于身上肉疙瘩开始变多则可能是因为喝了民间偏方!

病根找到了,阿洛将范围缩小,只吹奏在水里生存的寄生虫类,果然很快就发现了小宝的异动,只见那些肉疙瘩似乎动起来了,接着居然立了起来,我们被这诡异的一幕惊的头皮都发麻了,小宝整张脸更是叫人不寒而栗。

“啊~~。”小宝痛苦的大叫了起来。

“阿洛快停下!”金婆婆忙叫道。

阿洛这才停了下来,大口的喘着气。

“究竟是什么虫子?!”金婆婆也慌了神。

“天丝虫!民间偏方导致天丝虫变异,有点不受痋虫笛控制了!”阿洛沉声道。

“天丝虫又名铁线虫,寄生人体可存活数年,平时主要寄生在消化道和尿道,动静不太大,顶多会让人消化不良或者尿路发炎,照小宝的情况来看,天丝虫变异狂躁想出去,于是穿透了脂肪和肌肉层,但人体的皮肤韧性极强出不去,人体又有修复功能,组织进行修复形成增生,天丝虫回头也出不去了,于是久而久之就形成了肉疙瘩,它们就蜗居在里面!”我解释道。

“都是民间偏方惹的祸啊。”金婆婆眉头不展说。

“可小宝平时为什么都没感觉到不舒服?”阿洛纳闷的问道。

“当你困在一间屋子里出不去,时间长了你也会绝望,最后知道横竖都是死肯定也不动了。”我打了个比方。

“可这些天丝虫是怎么存活这么多年的?”阿洛疑惑的问。

“可能有两个原因,一个是皮肤上有经络,脂肪层有渗透,营养源源不绝进入肉疙瘩;一个是阴毒无比的民间偏方残留物导致天丝虫寿命增长。”我说。

“小宝服下偏方都好多年了难道还残留在体内?”阿洛诧异道。

“有这个可能,能让天丝虫生存这么长时间还生机勃勃的恐怕只有一种阴毒偏方了。”我凝重地说。

“是什么?”金婆婆问。

“鹅爪风的指甲。”我说。

“鹅爪风又是什么?”阿洛好奇的问。

“就是灰指甲。”金婆婆解释道。

阿洛嘴角抽搐了一下问:“指甲能作为偏方?”

“人指甲又叫筋退,可入药,洗净晒干碾成细末,有清热解毒,化腐生肌,排除肿毒的功效,或许这偏方本来是想治疗小宝的肉疙瘩,也算是对症吧,但不成想这指甲居然得了鹅爪风,效果适得其反,鹅爪风的指甲阴毒无比,有肉眼看不见的阴毒细菌,它们在血液里繁殖跟着血液循环游走全身,周而复始,而天丝虫蜗居肉疙瘩,从脂肪层和经络之中吸取养分,这养分中又含有阴毒细菌,恰好跟天丝虫属性配合,导致它寿命长的可怕。”我说。

“那该怎么办?”阿洛问。

“此病需内外兼治,外要割开肉疙瘩引虫子出来,内要服汤剂将体内血液彻底清洗一遍,洗去体内阴毒残留。”我说。

“那赶紧动手吧,听你这么一说,在加上刚才看到的情况,我心里都发毛了,小宝得多痛苦啊。”连一向不温不火的阿洛都急了。

“这是个大手术,需要做一些准备,祝由催眠怕是没那么长的麻醉效果,也麻烦,还得请若兰这个活麻沸散来帮忙,而且那内服的药也需要时间配齐,咱们先回去合计合计。”我说。

“俞飞说的对啊,先回去再说吧,唉。”金婆婆叹道。

我们把小宝叫醒正要打算先回去,转身一看吓了一大跳,脚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围了一圈昆虫,什么甲虫、蚱蜢、螳螂、蜈蚣、瓢虫、蜗牛、蚂蚁应有应有,每种虫子的数量都有五六只,吓的我脸都白了。

阿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挤出了一丝难得的笑容,尴尬的说:“不好意思,刚才瞎试把它们都招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