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若兰逼婚/黄帝外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大家强忍恶心扯起天丝虫打上死结,狠狠一拉,虫肠喷溅……。

我们把打了结的天丝虫往边上一扔,很快边上就堆起了一个小虫堆,那还在蠕动的天丝虫叫人不寒而栗,好在危险已经解除了,我们这才累得瘫倒在地,华若兰更是脸色惨白,全身不住的颤抖,我还想安慰一句,可没开口她就双眼一翻晕过去了。

“我来照顾若兰,你们去看看小宝怎么样了。”金婆婆吩咐道。

我和阿洛进了帐篷,我仔细检查了小宝身上的肉疙瘩,所有肉疙瘩里的天丝虫都爬出来了,再看小宝气息均匀犹如睡着了,对刚才发生的那一切显然是不知情。

“手术还没完,若兰晕过去了,现在你给我当助手。”我跟阿洛说。

阿洛点了点头就端起了托盘,我开始切除小宝的肉疙瘩,又忙活了好一阵才把他身上的肉疙瘩给全部切除了。

这次用不着拿元阳朝露来消炎了,王猛采买的药材里就有外敷消炎祛疤的药材,我将草药敷在伤口上,然后缠上纱布手术就完成了。

等做完手术我才彻底累的坐在那了,额头上全是汗。

“看你脸色不对劲,怎么样了?”阿洛问。

“肚子饿的出虚汗了,外面现在估计天都黑了吧?”我苦笑道。

“原来只是饿了,我也有点。”阿洛摸了摸肚子说。

我们收拾好东西,阿洛把小宝背上,我把华若兰背上就打算离开了。

出了山洞外面果然天黑了,也不知道几点了反正肚子饿的要命,我还要背着昏迷的华若兰,让我有些吃不消。

走到半路的时候我突然觉得脖子上酥痒一阵,像是华若兰的气息喷到我脖子上了,她醒了吧?

“若兰?”我叫了声。

可她没搭理我,也不知道到底醒没醒。

“你要麻沸散吗?”华若兰突然小声在我耳边问。

“啊?”原来她醒了,我似懂非懂啊了声。

“我问你要麻沸散吗?麻沸散在你这能物尽其用,可以救更多的人,在我这里就是浪费,我以前误会你了。”华若兰说。

“可这是你们华家世代相传的绝密配方,你给我算什么事。”我小声道。

“当然是有条件的,我已经想通了,我要完成我爸的遗愿把麻沸散给你,不过你要娶我,跟我生孩子,为我们华家生一个聪明伶俐的后代。”华若兰小声说。

她这话惊得我双腿一颤,手也托不住她,摇摇晃晃两个人一起摔到了地上。

华若兰爬起来瞪了我一眼说:“我有那么可怕吗?吓得你腿都软了!”

“不……不是,我是肚子饿实在背不动了。”我嘴上虽然这么说,但实际上却是为了避开这个问题,因为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人生第一次面对这样的事情,让我心乱如麻,我对华若兰也确实有那么点好感,可是她这么冷不丁一说,太突然了叫人完全不知所措。

“哼!”华若兰白了我一眼气呼呼的就自顾自走在了前面。

我们把小宝送回了客栈,张全看到小宝包的跟木乃伊似的有些担心,金婆婆解释说把肉疙瘩割了,伤口要几天的恢复期,张全这才放心下来。

我们没有马上解除小宝的麻沸散药力,怕的是药力一解除肯定钻心的疼,他这么小不一定能承受的住,我心想幸好有华若兰的麻沸散,不然小宝可要受苦了。

我们在客栈留了三天,也休整到了最佳状态,在这三天里也备齐了物资,傍晚的时候我们才解除了小宝的麻沸散药力。

小宝身上还是很疼,可已经在他的承受范围内了,他知道肉疙瘩没了非常激动,拉着金婆婆就磕头道谢,我站在旁边也很高兴,虽然无法以真正身份接受小宝的道谢,但只要能看到他没事这就够了,悬壶济世的精神在于救人于水火,而并非图名图利。

小宝的纱布还不能拆下,金婆婆把我配制的药给了张全,叮嘱他要替小宝按时换药,虽然不能完全恢复小宝没长肉疙瘩时的样子,但至少能将他脸上的疤痕减少到最少,可以过正常人的生活了。

客栈老板给我们安排了一顿丰盛的晚餐,我们吃完打点好行装就要出发了,临行前我在门口看到曹小宝跪在张全面前眼泪婆娑,张全显得左右为难,看他们身上的包袱我知道他们也要走了。

“怎么回事小张?”金婆婆过去问了声。

“前辈,既然你把小宝的病治好了,我打算让小宝回家,免得跟着我受苦,可这小子……。”张全有些说不下去了。

“我不要回家,我爸妈都不要我了,我要他们干啥?!”小宝大声说。

“有志气!”金婆婆拍了拍小宝的肩膀。

“前辈你……。”张全有点诧异。

“小张啊你听我说,我知道你肯定也舍不得小宝,怎么说他也跟了你几年感情总是有的,我知道你怎么想的,小宝的肉疙瘩治好了,那连做赶尸匠唯一的条件也不符合了,你也是不想耽误他,可你怎么就不能破个例呢,小宝已经跟了你几年,学了不少赶尸本领,你说他天资聪颖学东西快,没准他以后能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呢,你又何必拘泥于什么狗屁条件……不好意思,不该诋毁赶尸匠定下的规矩,可这也是我的心里话,你不妨想想我的话。”金婆婆说。

“这……。”张全仍在迟疑。

“师傅,我知道我胆子小,身体弱,可小宝已经渐渐习惯了,等小宝长大了胆子也会变大,身体也会强壮,到时候一定能成为一个出色的赶尸匠,我一定要成为湘西第一赶尸匠!”小宝认真的说,双眼里充满了坚毅的神色。

张全看着曹小宝脸色一凛,吁了口气说:“好!那师傅就破例正式收你为徒,你可要记得今天说过的话,成为湘西第一赶尸匠,到时候替师傅扬眉吐气,你也要永远记得这几个哥哥姐姐的样子,将来一定要报他们的大恩知道了吗?”

“快起来吧小宝。”金婆婆把曹小宝扶了起来。

曹小宝眼里闪动着泪光环顾着我们,他是在记我们的样子吗?

月光下收徒俩手牵着手就像一对父子,我们心中感慨万分。

“你在想什么?”华若兰站到我身边问了句。

“我在想小宝没有肉疙瘩后到底啥样子。”我摸着下巴说。

“那你就没想刚才我的问题?”华若兰斜着眼睛问。

“喂,大家上路了。”唐莺叫起了我们。

“若兰,这事以后再说好吗?”我尴尬的说了句就跑开了。

我们重新上路了,在路上王猛说:“金姐,我觉得我们干脆就在上面去云南得了,下面太不舒服了。”

“金姐,咱们现在回暗河的话岂不是要调头回去?”阿洛问。

“不用调头,地下暗河四通八达,只要在前面遇上支流咱们选对方向准能到达云南。”金婆婆说。

“要是又选错了呢?那不是越漂越远了,没准一觉醒来咱们已经在东北了。”王猛嘀咕道。

“你别给我乌鸦嘴,这三天里我研究了全国河流的情况,大概哪里有暗河也搞清楚了,这次一定不会错了。”金婆婆自信的说。

说话间我们就来到了桥上,我刚准备爬下河边的山洞,金婆婆突然拉了我一下,眉头一皱说:“先别暴露山洞位置,有动静!”

我们警觉的环顾四周,桥下的流水潺潺,周围树木枝叶在风中发出沙沙的声响,空气仿佛冷飕飕的,我们一阵紧张。

“屏住呼吸仔细听,风中有声音。”金婆婆提醒道。

我屏住呼吸仔细听风里的声音,果然听到了风中夹杂着飘渺清脆的声音,是铜铃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