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祝由盾气/黄帝外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的脑子里突然浮现了那个手扯红线焦昌龙的模样,难道是他?他怎么会知道我们在湘西?

“哈哈哈,金老妖婆你这耳朵还是这么灵啊。”焦昌龙的大笑声从对面河岸上隔空传了过来。

我定睛一看,果然是他!

“是那个拿枪自残的家伙,怎么跟只苍蝇似的,走哪跟哪。”王猛警觉了起来。

“这人是谁啊?”华若兰好奇的问,华若兰没经历在林子里的那一幕自然不认识他了。

“一个想害我们得到外经的人,唐莺就是被他所伤,我们这才转道去伊川住院的。”我说。

“这么可恶。”华若兰皱了皱眉。

“唐莺,一会我给你报仇。”王猛将猎枪紧紧的攥在手中。

“奇怪,他怎么会知道我们在哪……。”唐莺嘀咕道。

“老焦你倒是跟的很紧啊,让人气都喘不上一口,不用听老蛇的意思办事吗?”金婆婆冷冷道。

“我不是让你们喘气了吗?你们可消失有一段时间了,让我好找啊。”焦昌龙顿了顿厉声道:“虽然我跟老蛇是一条战线上的,但老蛇是老蛇我是我,我凭什么一定要听他指挥,快告诉我老叶究竟在哪里?外经完整真迹在哪?!”

“老娘就是不告诉你,气死你,哈哈哈。”金婆婆镇定无比的大笑道。

“老太婆你可真够嚣张的,就不怕我这锁魂铃吗?你那三尸烟雾对我可没效啊。”焦昌龙笑道。

“你他妈每次说话非要加个老字吗?!”金婆婆不甘示弱的叫道。

“嘿嘿,一把年纪还装什么嫩,既然不说那就休怪我不客气了!”焦昌龙说着双手叫开始结印。

我们抖了一下立即想起了在林子里的那一幕,可仔细一看周围那红线铜钱铜铃也没扯上啊。

“俞飞留下,其他人不想死的都给我躲到后面去。”金婆婆面不改色的说。

大家都听金婆婆的吩咐跑到树后躲起来了,只剩下我一个人留在金婆婆身边,我不知道金婆婆这是什么意思,论攻击力我远不如阿洛,甚至连王猛的猎枪都比不上,但她留下我肯定有她的用意,当下也不多想,抬头挺胸跟金婆婆一起瞪着对岸的焦昌龙。

焦昌龙结完印又从怀里摸出一支毛笔,接着从腰间摸出一个闪着翠绿釉光的玉铃铛,顿时我就听到了刚才的清脆铜铃声,原来这声音不是普通的铜铃发出的,而是这锁魂铃!

焦昌龙左手摇起这锁魂铃,右手拿着毛笔在空气中写着什么,口中还念念有词。

“这该死的居然拿锁魂铃对付我们,他上次是拿什么道术对付你们的?”金婆婆小声问。

“好像叫扶乩术。”我说。

“扶乩术召的是冤魂声音,能震人五脏六腑,他这锁魂铃里锁的是冤魂阴气,凡事枉死的冤魂阴气都躲不过他这铃铛,老焦这一路上走哪就吸哪,锁魂铃肯定满是冤魂阴气,阴毒无比,这次他利用降笔术跟冤魂签下临时契约,释放他们的阴气对付我们,只要被冤魂阴气缠上就被他控制了,到时候叶墨在哪就瞒不住了,他问完肯定会让冤魂阴气吸尽我们的元阳、元阴,到时候咱们就成人干了。”金婆婆凝重的说。

“还真够毒的!”我吃惊道。

“我留下你一个人,跟你说这么多还没明白?你倒是听重点啊,大难临头你以为我还有空跟你解释啊。”金婆婆白了我一眼。

我突然一颤,对了,我的祝由气不是正好可以跟这阴气抗衡嘛?

“是祝由气吗?”我忙问道。

“这是其一,还有一个原因,你还记得那天在襄阳山村林子里我跟你说过什么吗?你的祝由术跟焦家道术的渊源。”金婆婆沉声道。

“嗯,出自同一脉,他的道术其实根源也是祝由术,只是在春秋时期受道家影响演化成道术了。”我回道。

“不错,那天催眠小宝的时候你的祝由咒语其实就是道家符咒咒语的鼻祖,说的直白点就是你的术是他爹,你是他天生的克星,儿子跟爹怎么斗?”金婆婆凛然道。

金婆婆的话让我一下就提了气,不过一想到具体运用我又犯了难。

“一会听我指示就行了。”金婆婆一手搭在我肩膀上轻轻拍了拍。

我点了点头就盯着焦昌龙了,焦昌龙还在那对着空气鬼画符,等他一画完,锁魂铃一摇,顿时我就感觉到了诡异的变化,河道上像是突然刮起了大风,水流像是突然就奔腾了起来,地面上像是飞沙走石,那枯叶都在地上打着转,好像要刮龙卷风似的,最可怕的是我全身的毛孔突然大开,瞬间一股阴气就袭来了。

这股阴气跟我以前感觉到的阴气简直是天壤之别,让我顿时像是在寒冬腊月堕入了冰窟,全身浸泡着冰水,霎时我仿佛看到了河道上空一群面容枯槁惨白、七孔流血、伸着利爪、呈半透明的冤魂飘过来,吓得我慌了神。

金婆婆的手重重在我肩头一压,我立即明白她的意思了,于是赶紧运祝由气抵御了一下,这才稍稍好点。

“好……好冷啊。”王猛发抖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我回头一看大家全都瑟瑟发抖,脸色冻的惨白。

“别分神,今天大家的性命可都掌握在你手上,我那三尸虫烟雾虽然贯通阴阳,可毕竟阳大于阴,迷惑的只是生灵,对付这种死灵却作用不大。”金婆婆说。

“金姐……那我现在该怎么做啊?”我颤声道。

“你先运祝由气,在前面筑起一道屏障,抵御冤魂阴气保护大家,这叫祝由盾气,这个盾有多大就看这段时间我指点你的修炼和你的悟性了。”金婆婆说。

我赶紧按照金婆婆的指示,慢慢静下心来开始运气,吸收周边属阳的大自然气息,然后让气游走到手掌心,在催发到身前的这块地方,我这么一做,迎面而来的阴风果然就朝两侧过去了,我自己一下就不冷了。

“我的妈呀,这是要结冰了啊。”王猛的声音抖得越发厉害了。

“干的不错,继续运气继续吸收,将盾气扩大!”金婆婆指挥道。

我赶紧集中精神继续吸收气息,然后跟先前一样通过手掌催发到前面,逐渐的我发现了惊喜的变化,那阴风越来越小似的,王猛也不叫唤了。

我在一看前面,那些刚才看到的半透明冤魂原来只是阴气引出的形态而已,此时又化作了无数把箭矢朝这边射过来,不过射到祝由气盾上立即就折断了。

“哈哈哈,好厉害啊。”金婆婆大笑道。

焦昌龙在对面表情一变叫道:“上次连我最普通的扶乩术阴声都对付不了,这次居然学会抵御冤魂阴气了,敢情这小子还会祝由术,早知道上次一杀了之了,就不会留下这么个后患了,金老妖婆,这肯定是你指点的吧?否则怎么会进步这么神速!”

“现在知道太晚了,老焦,你那道术也是脱胎自祝由术,这龟儿子怎么斗得过亲爹啊,哈哈哈。”金婆婆笑得花枝乱颤。

“金姐,他是龟儿子,那我岂不是……。”我说。

“别废话赶紧准备下一步,这祝由盾气也不是长久之计,冤魂阴气属攻击性气体,而你这祝由盾气属防御性气体,只能抵御,却无法消除冤魂阴气,一旦老焦加强对冤魂阴气的控制和强度,这盾气就要碎了,趁还能保持一会,马上准备祝由下阴之术!”金婆婆提醒道。

“啊,为什么又要用下阴术?”我吃惊道。

“蠢货,冤魂阴气归谁管?”金婆婆狠狠拍了一下我的头,我脑子里一下就浮现出上次下阴见到的黑白无常形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