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深幽矿道/黄帝外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金婆婆又将地上的物品扫了一眼,就在这时小安在竹篓里睡眼惺忪的探出了头,指着王猛咿咿呀呀的叫了起来。

我们把目光都转向了王猛,王猛瞪着小安说:“小安你可别乱指啊,我怎么可能出卖大家!”

我并不怀疑王猛会出卖我们,因为我们把目光都集中到了那把猎枪上。

“小猛子,咱们第一次见面是在大坑村小安的家里吧?那时候你好像没枪,这枪是哪来的?”金婆婆问。

王猛顿时抖了一下失声叫道:“哎呀,这枪是老焦留下的,难道是……。”

金婆婆赶紧拿过枪仔细看了看,最后拆开枪托从里面取出了一张皱巴巴的黄符。

“这是什么符?”我好奇的问。

“茅山跟踪符,上清派属茅山宗,符法也融入了茅山宗的东西,老焦以自己的血画符,他追踪自己的血阳之气,难怪我们到哪他都跟踪得到了。”金婆婆说。

“刚才听他说我们消失了好久,让他好找……。”唐莺不解的嘀咕了句。

“那是因为我们在暗河里,暗河里重浊之气大,抵消了他的血阳之气,他这才找不到我们,我们一上地面他马上就追踪到了。”金婆婆沉声道。

“把符烧了他就跟踪不到我们了。”唐莺说。

“在地上除了这符外,老焦多的是办法跟踪到我们。”金婆婆说。

王猛咽了口唾沫道:“我看我们还是走暗河吧,地上太危险了,在地下漂到东北也无所谓了。”

金婆婆把这张符烧掉后我们便重新上路了,大家对走暗河已经没有任何怨言了,甚至觉得是通向云南最佳的选择了。

我们在暗河上走了一天半左右,终于看到了一条支流,根据金婆婆的研究这条支流应该就是通向云南方向,我们虽然在这方面有些不相信金婆婆了,但她指挥官的地位已经难以撼动,只能听她的意思走了。

在这条支流上又走了三天,终于绕回了那条熟悉的暗河,紧张了四五天生怕走错路了,直到这时我才松了口气躺那想好好睡一觉。

“哈哈哈,我就说这次准没错了。”金婆婆的大笑声从船头传来。

“才刚刚走回原路金姐又开始得意了,亏我们还提心吊胆了这么多天,唉。”王猛苦笑道。

“你们快看好壮观啊。”华若兰惊呼了起来,随后我又听到了唐莺的惊呼,就连小安也兴奋的咿咿呀呀了起来。

我赶紧坐了起来,等我看到周围的景色时也不由的张大了嘴,暗河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变的宽阔无比,两侧的岩壁高的几乎看不到顶了,在岩壁上还镶嵌着大型恐龙的骨架化石,暗河里也时不时能看见比我们的船还大的恐龙头骨,这种奇景真是一辈子也没见过。

“地下世界的瑰丽真是叫人惊叹啊,想我活了八十多岁什么没见过,也要惊叹这里的奇景啊。”金婆婆环顾暗河两侧道。

我们现在所处的环境就跟地面上的峡谷似的,只不过这暗河峡谷黑森森一片,要不是我们在凤凰县补充了几把强光手电,恐怕在这样的环境里还是有些吓人的。

这条暗河峡谷长的可怕,愣是五六个小时都没出去,不过恐龙的化石越来越少了,到最后基本看不见了。

“我们该到地面上了解了解到底是到哪一带了,以明确方向,别方向没错但走过头了。”阿洛小声对我说。

我点了点头也觉得有这个必要,我感觉这里没准就是云南境内了,这种感觉是刚才那些恐龙化石给我的,因为在恐龙那个时代云南就是恐龙的聚集地,云南一带地壳运动剧烈,那些镶嵌在岩壁上的恐龙化石应该就是远古地震留下的,不然恐龙怎么会在岩壁上,我隐约有种不好的预感,地下暗河远不是随便研究就能研究透的,我们走暗河的最终目的地就是到澜沧江,可现在恐龙化石都出现了,金婆婆没准又选错路了,大致方向估计没错,但我们可能是在往地底走!

我把这情况悄悄跟金婆婆说了下,金婆婆的脸色一沉转过头来跟大家说:“我们可能在云南境内了,大家准备出去了,就算被老蛇他们发现也没办法了。”

大家顿时兴奋了起来,不过出去的路不是说有就有,越往地底深处走越没有出去的路!

我们控制了船速开始密切注意起周围的环境,大概过了一个多小时我们注意到暗河右侧的岩壁上有一个洞,这个洞像是人工开凿出来的,离暗河起码有十多米高。

我们商量了下决定派王猛爬上去看看,也只有他那身子骨才有可能顺着陡峭的岩壁爬上去了。

王猛早习惯自己做开路先锋了,也没有抱怨,等船靠过去他就开始往上攀爬,等他上去后兴奋的叫道:“我们能出去了,这里是条矿道,还有轨道啊。”

我们一听也高兴了起来,马上收拾起东西准备弃船,不过为了以防万一我们把船栓在了突出的一块岩石上。

王猛从上面放下绳索,我们开始挨个往上爬,等爬上去一看果然是条黑漆漆的矿道,矿道里还铺着轨道。

阿洛在矿道边抓了点土质闻了闻说:“是个煤矿。”

“这煤矿最少有二三十年历史了,这种轨道很老式,你们看都长锈花了,枕木都腐烂的不成样子了。”金婆婆说。

我打着手电朝矿道内看了看,矿道还算宽阔,能容两三人并排进去,矿道壁上还用大根的木头搭了矿柱,不过这些木头也是腐朽不堪了。

矿道内空气呛鼻,有大量的粉尘,手电都照不到尽头,非常深幽,也不知道能通向哪里,不过有煤矿就证明里面一定有路能出去,如果再往暗河下面走没准就没出去的路了,这个煤矿或许是我们出去唯一的希望了。

打定主意后大家就往里走,可是没走几步都被粉尘呛得退了回来,我想了想就将一件衣服给撕成了几块碎布,然后让大家在洞口等着,我憋着气跑进洞里往碎布上撒了泡尿,接着跑回来把布分发给大家当口罩。

大家从气味上也猜到是什么了,但都没有点破,这一路上他们见过我怪诞药引子的神奇功效,人尿压根见怪不怪了,华若兰又皱眉又噘嘴,磨蹭了好半天才戴上,小安也折腾了半天就是不愿意戴,最终还是强行拿绳子将口罩钩在了竹篓上,他扯不开这才放弃了。

我们开始往洞里进去,王猛小声说:“你这尿好骚,能有用吗?”

“我还是纯阳之体,我的尿能去咳抗痨,至少能抵御我们不受这粉尘侵袭,不想得尘肺病就将就戴着吧。”我说。

“人尿还有这种功效啊?”王猛笑道。

“还不止,你爹掉河里那次要不是我的尿做药引子他早死了。”我说完就不搭理他跟着阿洛往前走了。

这矿道应该被废弃很久了,里面的空气很混浊,也不知道走了多久,最前面的金婆婆突然停了下来,我们在身后探头一看不由吓了一大跳,这矿道到头了,轨道也一直延伸到了这里到头了,在轨道上还停放着一辆小矿车,前面出现了一个大矿房,吓我们一跳的就是矿房里的情景。

只见里面工具散落一地,横七竖八躺了十多具发黑的骸骨,衣服都已经完全腐烂,骸骨上还爬着叫不上名的虫子。

“矿难了吗?”华若兰嘀咕道。

“看着不像,这矿房没半点问题,没有透水,没有爆炸迹象。”金婆婆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