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师兄师妹/黄帝外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和阿洛顺着山路跑去跟大家汇合,可跑到汇合的林子一看吓得大气都不敢喘了,火光中一只僵尸正站在林子边上,张着大嘴用幽绿的双眼打量着村民,林子空地上的村民都吓的靠在了一起。

王猛端着猎枪战战兢兢的跟僵尸对峙,华若兰手中也准备着麻沸针,唐莺紧张的站在一边,那转世灵童应该被解了麻沸散药力这会也吓的缩在一边,更让我和阿洛吃惊的是小安,只见他龇牙咧嘴发出童声叫唤朝僵尸爬去。

王猛看到我们正要喊出声,阿洛赶紧示意王猛别出声。

我和阿洛绕到了僵尸后头,正打算把僵尸吸引开,不料小安突然加快速度爬向僵尸,一下就抱住了僵尸的腿开始往上爬,僵尸发出了震动山林的嘶叫,村民们尖叫着就要四下逃窜,幸好唐莺推着转世灵童去安慰了村民,村民们这才犹犹豫豫的挤在了一起。

那僵尸疯狂的摇着身子想要甩掉小安,可小安抓的很紧就是不下来,还爬到了僵尸的右肩上,嘴角流着口水,咧开嘴露出两颗尖牙,咔嘣一声就咬到了僵尸脖子的动脉上。

我和阿洛同时咽了口唾沫,小安还真是饥不择食,僵尸的黑血他居然也有兴趣,想起在死尸客栈他去喝血尸的血也就显得稀松平常了。

小安这一咬结果可想而知,又开始哇哇大哭了,那味道能好吗?

不过他这一咬把僵尸彻底激怒了,嘶叫着就伸出左手要去抓小安,我们大惊失色正要冲过去把小安扯下来,就在这时一阵风刮过,只见一个黑影从我们眼前闪过,等我们反应过来的时候看到僵尸把自己的右肩直接给扯了下来,大量的黑血喷涌而出,在往边上一看,小安已经被一个老道姑抱在了怀里。

这老道姑穿一身黑色长衫,发髻高束,满头银发,脸上却没有丝毫皱纹,在火光映衬下还圆润有光泽,身材丰满,胸前还鼓鼓囊囊的,只见她一手拿着拂尘一手抱着小安,面色严峻的盯着僵尸。

小安在老道姑怀里马上就不哭了,满嘴黑血露着小眼睛盯着老道姑鼓鼓囊囊的胸部,嘴角突然扬起了一丝诡异的笑容,我隐约有种不好的预感,定睛一看小安已经把小手摸上去轻轻捏了捏,还发出猥琐的咿咿嘿嘿声。

“妈的,好丢脸……。”王猛在那小声骂道。

华若兰和唐莺也目瞪口呆,我和阿洛更是被小安的举动惊的一愣一愣。

“谁的鬼婴?”老道姑目不斜视,眉心微微一皱朗声问道。

唐莺赶紧过去把小安给抱了回去,这老道姑救了小安又不怪小安这一举动,显然是很清楚鬼婴的习性。

我们刚松了口气,老道姑突然拂尘一甩朝僵尸袭去,那一根根拂丝犹如钢丝一样在僵尸身上留下了道道痕迹,僵尸发了狂似的嘶叫着就朝老道姑扑去,老道姑收回拂尘摆开架势,动作极其柔美,就跟打太极似的,僵尸一靠过去老道姑突然发力一掌就打在了僵尸胸口,顿时僵尸的背部就鼓起了一个大包,接着突然破开,黑血喷溅了出来。

我们正看得发愣,那老道姑又是几掌,僵尸背后破开了一个又一个血洞,肠子带着黑血不断涌出……。

“还愣着干什么,拿火烧它!”老道姑叫道。

王猛赶紧拿起火把跑了过去,顺着僵尸的黑血就给点燃了,很快僵尸就烧成了火球,嘶叫着倒在了地上,没一会也变成了焦炭。

“多谢师太救了孩子和村民。”唐莺赶紧彬彬有礼的道谢。

老道姑眉心紧蹙环顾了所有人一眼,问:“经过此地发现黑气笼罩村子,又见僵尸横行,究竟发生什么事了?”

这老道姑面目慈祥应该不是坏人,于是我迎上前去避重就轻把来龙去脉说了一遍。

老道姑听完后眉头深锁道:“道门之中居然有这样的败类?”

“呀,山下烧起来了,会不会把我们的家烧了啊。”一个村民突然惊呼道。

大家朝山下的村子看去,村子里火光熊熊,准是金婆婆成功利用那老道长把僵尸消灭了!

不多一会金婆婆跑上山来了,也来不及跟我们打招呼就挡在了转世灵童前吩咐道:“小猛子,你们几个赶紧带着村民从另一个方向下山回村子,村中僵尸已经消灭了。”

“可是金姐,村子里还有尸气啊。”王猛颤声道。

“你们身上元阳之气又没被吸,尸气伤不了你们,快走,那老道长我的烟雾困不了多久了,马上就杀上来了。”金婆婆厉声道。

王猛这才招呼起唐莺和华若兰,然后带着村民又急急的往山下跑,我和阿洛留在了林子里。

林子里很快只剩下几个人了。

“这人是谁?”金婆婆终于发现那个老道姑站在那了。

“金姐,刚才是她对付了这僵尸。”我指了指地上冒烟的焦炭说。

金婆婆扫了老道姑一眼说:“多谢师太出手相助,为了确保师太的安全还请暂且回避。”

老道姑像是没听见一样站那一动不动,金婆婆刚要再次劝说,却听那老道姑说:“村中灾难就是你刚才说的老道长造成的?道门出了这样的败类,贫道怎能坐视不理。”

金婆婆微微一笑道:“师太既然能消灭僵尸,定是高人,那我也就不勉强了。”

金婆婆话音刚落那老道长突然从树林中一跃而出,稳稳的站在空地中央厉声道:“居然用激将法这么下三滥的手段引我出手灭僵尸,还用三尸烟雾玩拖延,赶紧把双瞳小孩给我交出来,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道爷我在这,他们……。”转世灵童话没说完就被金婆婆给打晕了。

老道长头发一甩立马辨明了方向,接着一跃而起,单手变掌就朝金婆婆袭去,金婆婆正要发动烟雾那老道长却突然停了下来,鼻子动了动收了架势颤声道:“好熟悉的气息啊,莫非……。”

老道长好像闻到了什么气息,只见他缓缓转动身子面朝老道姑站着了,老道姑仔细打量了老道长一遍,脸色突然大变,我明显看到她抖了一下。

“寒阳师兄?!”老道姑试探着叫了声。

“闻婧师妹?!”老道长颤声叫道。

这老道长和老道姑居然认识,而且还以师兄妹相称,关系自然不简单,仔细想想他们都是道门中人,认识也就不奇怪了。

他们两个朝彼此走去,老道姑突然眼泪婆娑,老道长也激动不已,连手都在发抖,最后居然相拥在了一起,两人抱了一会才逐渐分开。

“寒阳师兄,这几十年你到哪去了,我找的你好苦啊。”那老道姑抹着泪哽咽道,哭得就跟个十八岁的姑娘似的。

“闻婧师妹,师兄不是不想找你,只是……唉,一言难尽,自从当年长春观一别已有一个甲子了吧,往事如烟似梦,转眼岁月匆匆,师妹这些年你过的可好啊。”老道长哽咽道。

“哼,你说呢。”老道姑娇嗔了一句就握拳轻轻捶在了老道长的胸口。

“对不起啊师妹,师兄我……记得当年我们俩在双峰山内,如同神仙眷侣,可惜……你师傅她……唉,不提也罢。”老道长无奈的摇了摇头。

老道长和老道姑原来是一对情侣,他们一个甲子没见,一个甲子也就是六十年,此刻久别重逢竟然不分场合就开始叙旧,完全把刚才紧张的气氛弄的荡然无存,金婆婆呆呆地听着他们叙旧,都忘记要趁机带着转世灵童走了,我和阿洛更是听的一愣一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