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四阳胞衣/黄帝外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夜越来越深了,那老道长和老道姑似乎有说不完的话,看样子他们是要聊到天亮了,我们也不便打扰了。

村中的危机解除,我终于松了口气正打算跟金婆婆他们下山,老道长却突然叫住了我们,说:“我和师妹现在要去做一件事,我那病就有劳你们费心了。”

“哈哈,俞飞啊看来你可以省点力气了,道长是要帮咱们除了那尸气的根源啊。”金婆婆拍着我的肩膀笑道。

“错是我造成的,应该的,应该的。”老道长尴尬道。

分道扬镳后我们便下山去了破庙休息。第二天一早艳阳高照,天气十分晴朗,金婆婆站在门口仰望天际,我走了过去,金婆婆说:“看来那老道长和老道姑已经封印了尸气根源啊,村中天气一下就好了。”

大家都醒来后我们便带着转世灵童在村里转了一圈,村里出现了新气象,虽然有些家庭失去了亲人,但经过转世灵童的安慰基本平复了下来。

“唉,我的仰慕者华哥……。”金婆婆叹道。

“金姐你这么迷人,多的是仰慕者,不是还有个巫亮吗?”王猛在一旁打趣道。

“你总算说了句人话,哈哈哈。”金婆婆大笑道。

“你们什么时候让我去找道爷?”转世灵童唯唯诺诺的问。

“你的事待会等老道回来了再说,你这个麻烦精!”金婆婆瞪了转世灵童一眼,那转世灵童吓的战战兢兢不说话了。

中午我们吃过午饭后老道长和老道姑便回来了,在破庙里他把尸气产生的原因告诉了我们。

原来在后山有个古战场,当年战死的兵卒全都就地掩埋在那,用现在的话说就是个万人坑,尸气能不重嘛,村中阳气弱它们便趁虚而入了,老道长和老道姑已经联手封印了尸气,现在没事了。

老道长把转世灵童招呼到身边,苦口婆心的劝说,那转世灵童眼泪婆娑甚至舍不得离开老道长,也难怪,转世灵童只有十多岁,思想不成熟,被洗脑一时半会无法回过神,在加上他跟老道长生活了几年,建立了深厚感情。

转世灵童原名宁远金,云南昭通人,父母嫌弃他眼睛古怪,认为是怪物,一出生就将他抛弃,小远金被一个流浪汉收留养大,一直以乞讨为生,后来被老道长发现并带走了。

“其实目有双瞳在古代是一种异相,吉相,象征吉利和富贵,还是帝王的象征,历史上许多著名的帝王都是目有双瞳,仓颉、虞舜、项羽等,是真是假无法考证,但绝对不是什么坏的象征。”我说。

“在道门还是修道升仙的必备条件。”老道长补充道。

“那我不是怪物了?”宁远金高兴道。

“当然不是了。”金婆婆说。

“阴阳双瞳症无法医治,对人的生活没有半点影响,要说影响只能是在普通人眼中比较另类了。”我说。

“远金啊,这是上天赐予你的礼物,你可要好好珍惜,不可轻易外漏,你学了我的赤松之气,虽然只是皮毛,但你勤加练习,将来一定能比我强。”老道长说。

下午我给宁远金做了个小手术,把他腹部伤口的腐肉都给剜除,老道长想了下就给宁远金写了一封推荐信,让他去湖北武汉的长春观投靠自己的一个师弟,宁远金背着包袱,用黑纱蒙着眼睛跟老道长依依惜别,直到宁远金消失在视线里了,老道长才叹了口气。

“这个宁远金将来必大有作为。”金婆婆点头道。

作为不作为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得开始准备治疗老道长的筋痿之症了,外经册子上有一个方子可以治疗经脉逆转导致的筋痿,不过风险很大,是以毒攻毒的疗法,一旦把握不好不仅治不了筋痿还会出现更严重的情况,身中剧毒瞬间毙命!

除了五种邪乎的毒物作为药材外,还需要一种叫做“四阳胞衣”的药作为药引子,所谓四阳就是指阳年、阳月、阳日、阳时,胞衣就是紫河车,是人的胎盘,简单来说就是要找到一个阳年阳月阳日阳时出生的婴儿胎盘!

我也琢磨透其中的原理了,虽然老道长的病需要以毒攻毒,但毒物太强他必死无疑,而四阳胞衣就是起牵制毒物的作用,使毒物发挥最大治病疗效。

这五种毒物不是常见的蛇、蝎、壁虎、蜈蚣、蟾蜍,而是精确到了物种身上的细节,斑蝥毒液、眼镜蛇血、大蹼铃蟾血、胡蜂卵、河鲀肝毒,这五样毒物每一样都能瞬间致命,毒性非常大,所以关键问题就在这四阳胞衣的时间精准上,如果不是四阳的胞衣,那老道长可以说是秒秒钟就死!

我将这药引子跟大家一说,大家都皱起了眉头,姑且不说这四阳胞衣是否好找,就连那五种毒素也非常难找。

“这五种毒在云南的深山老林里都有,但要找起来就很困难了,需要花一点时间,我可以利用痋虫笛寻找斑蝥、大蹼铃蟾、胡峰卵。”阿洛沉声道。

“澜沧江里有河鲀,这个交给若兰和唐莺,若兰可以利用麻沸针抓鱼。”我把抓河鲀的任务交给了华若兰和唐莺,算是最轻松和安全了。

王猛咽了口唾沫颤声道:“你不会是想把搞眼镜蛇血的任务给我吧?”

“非你莫属。”我说。

“你这该死的俞飞,没一次好事落我身上……。”王猛瞪了我一眼。

“那你去找四阳胞衣,你懂的怎么分辨吗?”我白了王猛一眼。

“我……算了,我还是找蛇血吧。”王猛蔫了下去。

“老道长和老道姑这会正柔情蜜意,片刻也不愿分离,叫他们帮忙是不可能了,这四阳胞衣交给我吧,我到镇上的中药店里找找,四阳胞衣是什么气味我懂。”金婆婆说。

这么一来我们又要耽搁几天了,找这些药材可不是一天两天就能找到,但大家也都没有怨言,我也正好借这几天可以恢复消耗过度的祝由气。

接到任务后大家便开始分头行动了,老道长和老道姑撑着竹筏去河上风花雪月了,村里就剩下我一个人了。

我在村里晃了一圈,许多人已经对我很熟了,他们知道我跟转世灵童宁远金关系匪浅,也知道我是医生的身份,对我非常客气,老远看到我就开始问候,不多一会我手中便提满了水果。

“下午好啊俞医生。”、“俞医生,多谢你上次煮的汤药,让我抵抗力好很多了呢”、“俞大夫,转世灵童走了,你可要多留一段时间啊。”

我心中有些得意,还琢磨着这些人会不会也给我立尊佛像呢,想着想着我便在村口忍不住大笑了起来。

笑声刚落就看到唐莺和华若兰撑着竹筏回来了,见她们眉头不展的样子知道是没收获了。

“你还笑的出来,这河鲀太难抓了,还有我们在河上碰到了那老两口,他们依偎在竹筏上欣赏美景,亏我们还要劳苦劳力的替他们找药,唉,这事管的……。”华若兰撅着嘴很不高兴。

“若兰姐姐,我们做这么多事也不是没用啊,你看村民现在对我们多尊敬,我还从来没觉得被人尊敬的感觉这么好呢,这都是俞飞哥哥带给我们的啊。”唐莺说。

“这是大家的功劳,不能都算我头上,来吃水果吧,一会我帮你们一起抓河鲀。”我笑着就递过去了两个水果。

“现在我最担心的就是王猛哥哥了,他一个人去山上弄眼镜蛇血了,也不知道行不行。”唐莺皱了下眉头。

“他有枪不会有事的。”华若兰说。

华若兰话音刚落从村子后山上就传出了一声悠远的枪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