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神秘黑袍人/黄帝外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们几个吓的抖了一下,全都担心的朝山上看去。

“你们留在这里,我去看看。”我说着就朝后山跑去。

我深入林子叫着王猛的名字,找了好久才听到王猛颤抖回应的声音传来。

我扒开树叶一看汗毛立即竖起来了,只见一条长约五米,身体前扁后圆,浑身乌黑带着淡黄色横条纹的大蛇正半身竖立,吐着蛇信盯着王猛,这蛇颈部膨胀,发出呼呼的声音,王猛跟它的距离不过五米左右!

这蛇半身竖立都快跟王猛的视线呈水平了!

这蛇叫眼镜王蛇,性情凶猛,毒性极强,是体型最长的毒蛇,也是唯一吃同类的毒蛇,虽然长得跟眼镜蛇一模一样,也叫眼镜王蛇,但却跟我要找的眼镜蛇没有任何关系,它半身竖立,颈部膨胀出声的状态表示它被激怒了,王猛准是进入他的领地了,这蛇的领地感非常强,况且王猛还开了枪,这会情况相当紧急。

王猛吓的浑身发抖,一手抓着树干,一手端着猎枪,猎枪都的抖动。

“千万别动!”我压低声音提醒道。

“这……怎么这么大,好像我见过的眼镜蛇没这么大啊。”王猛颤声道。

“这是眼镜王蛇,跟眼镜蛇不一样,你找错了。”我说。

“啊,那现在怎么办啊,我刚才本来打算开枪打死它弄蛇血,可没打……打打打中,我早说了我不合适这个任务了……。”王猛声音直抖。

“你胆子够大,这么大的蛇你也敢打。”我小声道。

“操,当时在树丛里它只露了个蛇头出来,我还以为很小,谁知道身子一摆出来,老子吓得魂都飞了。”王猛边说边抖。

“你别乱抖,我想想办法。”我提醒道。

“你以为我想抖啊,他自己在抖……。”王猛脸色都快绿了。

我环顾了一下周围,突然在远处的一棵树上发现了一个树洞,树洞里还用枯枝搭着蛇窝,也只有眼镜王蛇会搭窝了,蛇窝里还露着蛇卵,我一下明白了,它这是要护卵,我想到了一个主意,在地上捡了块石头,对准树洞就扔了过去,眼镜王蛇马上就张大了嘴露出了恐怖的毒牙,随后调头就朝树洞游爬过去。

“跑!”我冲王猛大喊一声。

王猛颤了一下拔腿就跑,我一边跑一边朝后张望,眼镜王蛇反应过来追上来了,我们两个几乎是连滚带爬了,直到跑下了山那蛇才没有追来了,我们这才瘫倒在地。

华若兰和唐莺也在山脚下焦急的等待,看到我们累成这样连忙把我们扶回了破庙。

天色逐渐擦黑,阿洛还没回来,我们又开始担心起阿洛,不过在天色刚黑的时候阿洛的身影就出现在夜幕里了。

阿洛一天时间就圆满完成了任务,把自己负责要找的都找到了,听说我们被眼镜王蛇撵了也没吱声,只是取出玻璃小瓶递给了我,说:“刚巧碰到眼镜蛇了,我怕王猛万一没弄到,所以也给弄了。”

“阿洛,哥,你是我亲哥啊。”王猛大喜过望抱着阿洛就叫上了。

“你别这么恶心,我没你大。”阿洛面无表情按着王猛的脸把他给推开了。

眼下就只剩下河鲀肝毒了,明天只要我们一起出动那应该用不了多长时间,金婆婆去镇上了,看样子晚上是回不来了。

一夜好睡,第二天一早我们就全体出动去抓河鲀了,中午时分终于抓到了河鲀,我把这些毒血和毒素混在了一起,加入一定比例的水分调匀,现在就等金婆婆的四阳胞衣了。

老道长很忐忑,也没心思跟自己的师妹谈情说爱了,也是,虽然他年纪一大把了,可几十年了都没尝过男女之事的愉悦感,这会正在节骨眼上能不忐忑吗?

这一天金婆婆还是没回来。

直到半夜的时候金婆婆才回来了,金婆婆把呈紫红色已经风干的胞衣交给了我,我一看这是极品胞衣,询问之下才知道金婆婆这两天居然跑省城去了,说是镇上人太少根本就没有四阳胞衣,她坐车去了省城,找遍了中药店,最后在一个老中医的家里找到了,她磨破了嘴皮子,又牺牲了小小的色相,这才花了点钱给弄到了。

“金姐,你牺牲了哪部分的色相?”王猛好奇的问。

“滚,小孩子别打听,不是你想的那种。”金婆婆横了王猛一眼。

“俞飞,那咱们开始吧。”老道长说着就要扒衣服,这三更半夜的都迫不及待了。

“还要等明天正午时分才能开始。”我示意老道长先别扒衣服。

老道长想了想就明白了,说:“正午时分阳气最盛,可辅助你这药力的发挥,果然想得周到。”

“老道,我们这几天在忙些什么你应该也知道吧,这药……。”金婆婆眉头深锁看着老道长说。

老道长摆了摆手说:“我知道都是些毒物,但既然选择了信任俞飞,那就绝不反悔,你们也不要怕万一出了事我这师妹会找你们报复。”

老道姑坐过去依偎在老道长身边柔声道:“我和师兄商量过了,万一失败了中毒身亡,那我们就到地府去做一对阴间鸳鸯,学习梁山伯与祝英台化蝶……。”

这是要殉情啊,我突然感觉自己身上的担子有多重了,万一出了差错就是两条人命了。

次日我们等到了中午便去了山顶,正午时分的山顶是阳气最盛的时候,唐莺和华若兰觉得治疗这种病得回避,于是留在破庙里照顾小安了,王猛嫌爬到山顶太累也选择了不来。

我、金婆婆、阿洛、老道长和老道姑则一起上山了。

山顶烈日高照,老道长躺在山顶一块平滑的石头上等着我给他治疗,金婆婆和老道姑站在一边静静的看着,阿洛负责给我打下手。

山顶的太阳晒的人晕晕乎乎的,我看时间差不多了,就让阿洛生火把那药给煮沸,有太阳的正阳气照着,又煮沸了,这药效又能发挥一分。

血红色的毒液在药罐里沸腾冒泡,蒸腾起一股恶臭气味。

我和阿洛赶紧找了块布把口鼻都给掩上了,金婆婆和老道姑也捂着口鼻,最后她俩实在受不了气味退到了山腰上等着了。

我们熬好药老道长自己端着就喝了下去,眉头都不带皱一下,不过刚喝完他就觉得不舒服的按着心口,脸上像是突然就笼罩了一层黑气,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他突然喷出一口黑血,那黑血溅到地上野草瞬间就枯萎了!

老道长喷完黑血就倒在了大石头上一动不动了,我吓了一跳赶紧过去探了探鼻息,还好只是昏过去了。

“看!”阿洛指着老道长的身体叫道。

我扭头一看,老道长整个身体好像在瞬间就鼓胀了起来,我扒开他的衣服一看,身体上所有经脉都在皮下清晰可见,那纵横交错的经络就跟蜘蛛网似的,这些经络的颜色还是黑色的!

我朝老道长的裆里看去,还没有任何反应,这药只要一有效果,那里马上就会翘起。

“老道只是昏迷了,估计是你的药起作用了,不然老道中了这么多毒应该当场就毙命了,咱们等等看吧。”阿洛说。

我点了点头就打算和阿洛站到边上去,不过我们一回头顿时一颤,山顶上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一个人,这人穿着一身黑袍,戴着一个青铜面具,我一下就想起他是谁了,上次我们在瀑布遇到黑袍面具人袭击,那个指挥的就是他!

黑袍面具人站在山顶一片林子边上一动不动,黑袍在风中舞动。

“阿洛。”黑袍面具人发出了苍老的声音。

这人开口叫起了阿洛,这让我很诧异,我看向了阿洛,阿洛也是一脸茫然。

黑袍面具人缓缓伸出手指着阿洛,沉声道:“你身为苗人却成了汉人的走狗,你对得起祖先吗?!”

我和阿洛仍是没有反应过来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你真以为在瀑布的时候我是怕了痋术高手才走的吗?我知道是你干的,我走是不想伤了你!”黑袍人又说。

“你是谁?”阿洛终于忍不住发问了。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不该跟俞跗后人在一起。”黑袍人道。

“什么汉人走狗,现在都什么年代了,全都是中国人了!再说了阿洛他爸爸也是汉人,是洛阳人!”我大叫道,希望能提高嗓门让山腰上的金婆婆和老道姑听见。

“他的阿娘还是苗人,身体里始终流着苗人的血,他那个爹从来没有照顾过阿洛,配做阿洛的爹吗?这就是你们汉人的嘴脸,你这个俞跗后人也是如此。”黑袍人顿了顿道:“阿洛,估计你还不知道吧,这个人一直都在骗你,说是给你阿娘治病,但他根本没想到法子,只是为了拖延时间罢了,他一直在利用你,利用你帮他找到滇南虫谷,利用你帮他找到黄帝外经真迹,他从头到尾都没有跟你说过实话!”

阿洛愣住了,呆呆地看着我。

“阿洛你别听他瞎说,我一定会想到办法救活你阿娘的,这一路上你也见识过我的医术。”我赶紧解释道。

“一定会想到办法?那他说的都是真的了?你从头到尾都在骗我,在利用我?你连办法也没想到?”阿洛的脸色阴沉的恐怖,看着叫人心惊胆战。

“阿洛,不是你想的这样,当初我还没完全领悟外经……。”我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笑声打断了。

“哈哈哈哈,那好我来问你,现在已经到云南了,要想办法应该早想到了,你现在有什么办法可以治疗他阿娘的?!”黑袍人指着我厉声道。

“我……。”我支支吾吾顿时哑口无言。

“看到了吧阿洛,你是个聪明孩子,我的话是真是假你应该懂的分辨。”黑袍人冷笑道。

阿洛发狠似的瞪着我不住喘气,我已经懵了,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我的本意不是黑袍面具人的意思,可又百口莫辩。

“阿洛,你阿娘的遗体藏在寒潭也不会活的,我已经把她带去医治了,想要看你阿娘活过来吗?”黑袍人阴笑道,说完一个跳跃就窜进了林子。

“还我阿娘来!”阿洛叫了一声就跟进了林子。

“阿洛!”我叫着也跟进了林子。

金婆婆和老道姑估计是听到山顶的动静了,随后也赶到了林子,但黑袍人和阿洛早已经不见了踪影。

“阿洛~~~,阿洛~~~。”我拢着手大叫着,可除了我的叫声回荡在林子里外,得不到阿洛的任何回应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