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起死回生 @感谢魔唐的玉佩/黄帝外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风吹起树叶沙沙在响,我的心凉到了谷底,内疚感顿时让我痛苦不已,要不是我瞒着阿洛就不会让那黑袍人趁虚而入了。

“金姐你快去追啊,用你的三尸烟雾,阿洛肯定被那人抓走了,金姐快啊!”我扯着金婆婆叫道。

“你冷静一点,这黑袍人深不可测,刚才我和闻婧妹妹就在半山腰也没感觉到他上来了,如果他存心要抓阿洛,相信现在根本找不到他。”金婆婆面色严峻道。

“那……那怎么办,都怪我,怪我,当初为什么要用这么卑鄙的拖延法,如果早一点把事情跟他说清楚就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了。”我失声哽咽道,眼泪已经不知不觉模糊了视线。

自从离开洛阳后,连日来我们几个跟阿洛虽然话不多,阿洛又不苟言笑跟我们聊不到一块去,但他这一路上帮了我们太多太多了,深厚的友情在这一路上不知不觉就建立起来了。

“行了,这么大的人了还哭鼻子,你丢脸不丢脸,这黑袍人怕是早就盯上阿洛了,否则不会再次出现,根本就不关你的事,咱们治好了老道回破庙在从长计议。”金婆婆说。

金婆婆话音刚落,身后就传来了老道长痛苦的大叫,现在这个时候我哪还顾得上他,担心的只有阿洛的生死。

老道姑一惊赶紧跑过去了,我回头看了下,老道长再次喷起了黑血,可现在我已经没有心思去管他了。

金婆婆神色严峻的扫了我一眼,双手叉腰凛然道:“俞飞,你不打算去看看你的病人吗?”

我低着头沉默不语。

“一个医者怎么能弃自己的病人于不顾?”金婆婆又道。

我依然沉默。

“俞家的家族使命你可还记得?”金婆婆道。

我抬头木然的看着老道长喃喃道:“我不想给他治病了,他害死了村里那么多人,还害死了华哥,我要去救阿洛……。”

“啪~~。”我的话还没说完金婆婆一巴掌就扇了过来,打的我脸颊火辣辣的。

“医者救死扶伤有挑病人的吗?凡大医治病,不问贵贱贫富,怨亲善友,必先发大慈恻隐之心,一切人命至重!你看到阿洛现在死了吗?”金婆婆厉声道。

“那照你这么说,如果是那黑袍人快要死在我面前了我也要救了?”我转而愤愤问道。

“如果他威胁到你的性命,那是死了活该,但如果他有悔改之意,一定要救,老道虽然做了许多无法原谅的错事,但险崖勒马,你见死不救就枉为一个医者,连俞家的子孙你也不配做!”金婆婆道。

我再次沉默了。

“我知道你在担心阿洛,现在心情差,可现在你再怎么担心也没用,先顾好眼前。”金婆婆缓和了语气说,接着又问了句:“我再问一遍,俞家的家族使命是什么?”

“悬壶济世。”我抹了眼泪说。

“知道就好。”金婆婆点了点头。

我赶紧冲上去看老道长的病情,老道长这会吐了黑血再次昏迷过去了,老道姑在一旁眼眶都红了。

只见老道长全身上下的经络仿佛都凸出了皮肉,就连最细小的血管也格外明显,脸上的黑色经络密密麻麻,就跟丝线缠绕了整张脸似的,看着经络就跟要爆似的,果然没一会老道长的空洞眼窝、鼻子、耳朵、嘴里都开始流黑血,简直是七孔流血,我吓得顿时慌了神,因为我知道七孔流血是一个人中了剧毒的一种反应!

“为什么会这样?师兄,师兄你醒醒,呜呜呜……。”老道姑伤心落泪的摇晃着老道长。

这种情况册子上没有记载,我一下就慌了神,还好金婆婆在一旁提醒我冷静,我先是探了探老道长的鼻息,他还活着,在给他一搭脉,脉象急促,时而一停,再而急促,非常诡异,我真是见都没见过这种脉象。

金婆婆看出了问题,马上过来帮老道长搭了个脉,搭完她就说:“闻婧妹妹无需太过担心,道兄这脉象是热实阳盛,是药在发挥功效,道兄吐黑血、流黑血是一个排毒的过程,这药其实是在洗他的经络,洗他聚集在体内的阴柔之气,不过因药性过于猛烈,排毒孔洞太少,造成强烈反应,道兄有赤松仙气护体不碍事,过一会就没事了。”

“太好了。”老道姑抹了泪高兴道。

金婆婆神色古怪的把我拉到了一边说:“老道怕是命不久矣了。”

“什么?!”我吃了一惊。

“嘘,小声点。”金婆婆示意了我一下,接着说:“这不是你的错,你不要自责,你爹外经册子里的方子毕竟是上古时期传下来的,经过几千年的流传可能当中缺失了一些东西,要不是老道有赤松仙气护体恐怕早就一命呜呼了。”

“难道真的没救了吗?”我小声道。

“我刚才说的也不是骗那道姑,真实情况确实如此,只是这药性猛烈的出奇,就算加入了四阳胞衣也只克制了三分之二,不过也不是没办法,现在老道是五孔流了血,只要他能撑过剩下两孔不流血,那就有得救。”金婆婆说。

剩下两孔自然是尿口和肛门了,我机械的扭头看了下老道长的裤子,还没有黑血渗透的现象,不过看那脸上的五孔不断的涌出黑血,我心中非常担心。

“俞飞,为什么师兄他还在流黑血啊,这么下去师兄他会不会……。”老道姑心疼不已的将老道长扶着靠在了自己身上。

我实在无法回答老道姑的问题,心中百味交集,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就在这时老道长的裤子前后上都渗透了黑血,逐渐将裆部和臀部染黑,我的心猛的往下一沉,暗叫:完了。

金婆婆站在一旁将手搭在我肩上轻轻拍了两下以示安慰。

老道长嘴里再次喷出了黑血,这次他醒转了过来,一手颤抖的抓住了老道姑的手哑着嗓子,气若游丝的说:“师……妹,我恐怕不行了,我真有点舍不得你啊,俞飞的药没错,我经络内的阴柔之气确实在慢慢排出,可能是我……是我体内这气聚集了太多年了,药力无法将其根除,这药的毒性开始攻心了,赤松仙气也护不住,我死之后你切不可怪他,还有……你要好好的活下去,呃~~噗~~。”

老道长说完又是喷出一大口黑血,那黑血让地上的杂草瞬间枯萎,看的我触目惊心,老道长的手慢慢松开了,接着头也垂了下去,像是气绝身亡了。

老道姑立即趴在老道长身上嚎啕哭喊道:“师兄啊~~你死了我也不活了,我们不是商量好了要一起去做阴间鸳鸯吗?你不能就这么丢下我啊~~。”

我和金婆婆呆呆地站在那,我心中一阵酸楚,说到底老道长不治身亡我也有一部分责任,如果我不说能治他的筋痿之症,或许他还能和老道姑安安稳稳在一起,也不至于现在变成这种局面,虽然老道长临死前还替我说话,但要是老道姑殉情了,我等于间接害死了两个人。

金婆婆上前探了探老道长鼻息,又站回我身边摇了摇头说:“死了。”

我还没回过神老道姑突然从拂尘里拔出一根银丝,这拂尘的银丝原来是钢丝材料,道姑很快就把银丝绕到了脖子上,眼看就要自杀了!

就在这时我突然察觉到了诡异的变化,于是失声叫道:“等一等!”

老道姑愣了一下,泪眼朦胧的说:“我心意已决,谁也不能阻拦!”

“你们看!”我指着老道长叫道。

老道姑呆呆地转过了头去,金婆婆也诧异的看去,只见老道长身上的黑色经络在慢慢变淡,最后渐渐消失恢复了正常,更诡异的是老道长裆部居然在缓缓的撑起,没一会就一柱擎天撑起了小帐篷!

“咦,奇怪,我确实听说过人死那里还能机械性的勃起,可这也太快也撑的太夸张了点吧?”金婆婆小声嘟囔道。

“不是啊金姐,老道长还没死啊,他又活了,你看,他在呼气呢!”我指着老道长惊叫道。

“不会吧……想我金晓纵横江湖多年,是死是活还有搞错的时候?我明明探了他的鼻息已经没气了啊。”金婆婆仍是有点不相信。

“额啊~~。”老道长突然发出了声音。

我和金婆婆都吓得一颤,老道长真的活过来了,这真是太诡异了。

“啊师兄,你活过来了,太好了!”老道姑抱着老道长喜极而泣。

老道长还很虚弱没有意识,不过他活过来开始喘气倒是千真万确的,我也顾不上许多了,马上背起了老道长就准备下山去。

老道姑和金婆婆协助我一路跑下了山,到了破庙我把老道长放下平躺,老道长那里仍一柱擎天,华若兰和唐莺一看顿时就害臊的跑了出去。

我看老道长没事了终于松了口气,不过对他为什么突然断气又起死回生非常疑惑。

老道姑这会在给老道长擦拭脸上的黑血,金婆婆突然扬起了嘴角说:“我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