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小安同类/黄帝外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因为阿洛的关系这一路上我们沉默了不少,连着赶了三天路,终于在第三天的中午到达了大理市。

华若兰有点闷闷不乐,我也知道是什么原因,一方面她可能要回外婆家去了,一方面是因为我。

“若兰你过来。”金婆婆招呼着华若兰过去,两人坐那说了一会话,也不知道说了什么。

等她们说完后华若兰的脸色立即变了,高高兴兴的,跟刚才闷闷不乐的样子简直判若两人,还跟唐莺一起逗起了小安。

我有些纳闷的坐到了金婆婆旁边去,好奇的问:“金姐,你跟若兰说什么了啊?”

“女人的秘密你打听什么。”金婆婆扬了下嘴角,接着说:“她不回外婆家了,反正都没见过这个外婆,跟陌生人一样,她决定跟我们一起去虫谷。”

“哦。”我有些意外。

“这些天虽然我们在一起发生了很多事,但若兰觉得跟大家在一起很开心,外婆虽然是她的亲人,但她从来没见过,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周围全是陌生的人,她肯定更不开心,在加上阿洛还没有消息她也担心啊。”金婆婆说。

“哦。”我闷闷地应了声。

“喂喂喂,如果让你在若兰和小莺子之间选一个做媳妇你选谁啊?”金婆婆冲我挤了挤眼问。

我皱起了眉头看着金婆婆,金婆婆窃笑道:“你金姐是过来人,你以为你们这些小屁孩这点事能逃得过我的眼睛?”

我懒得搭理她了,不过听到华若兰要留下来不知道为什么我也松了口气。

我们离开了大理继续南下,又走了半天左右,在傍晚的时候风云突变,暗雷滚滚,没一会就雷电交加下起了大暴雨,河水暴涨,竹筏在风雨中飘摇不定,可眼下又刚好行至山区,两岸荒芜人烟,连个鬼影也没有,眼看天就要黑了大家都有些慌了,小安却在兴奋的拍着小手……。

我们费了老大力气才把竹筏靠到了边上,固定好后就跑到山上的密林躲雨去了,林子里瘴气很大,又潮湿,我们浑身湿漉漉黏糊糊的很不舒服,天色又已经黑了,这雨看来不是一时半会能停的。

金婆婆想了想就说:“荒山野岭准有山洞,俞飞和小猛子去找找看,这么躲下去也不是办法。”

我和王猛随后便打着手电去找山洞了,不过山洞没找着倒是在林子深处找到了一间木屋,这木屋很漏风,不过顶上铺着茅草倒也是个遮风挡雨的好地方。

远远看去木屋缝隙里还隐隐有火光透出,里面像是有人。

王猛一喜没头没脑就要过去,我忙拉住了他说:“等一等,你不觉得奇怪吗,这荒郊野岭的怎么会有人住?”

“好像是有点奇怪。”王猛这才停下了脚步。

我们俩商量了一下还是觉得先去汇报金婆婆比较妥,于是我们原路返回把这情况说了下,金婆婆听说这情况迟疑了一下,最后拍板说去看看,毕竟现在也没有其他选择了。

我们在金婆婆的带领下到了那木屋跟前,金婆婆拍了拍木门喊道:“里面有人吗?我们迷路了,雨实在太大了,我们没办法想在这里借宿一晚,麻烦行个方便。”

“自己进来。”里面有个闷闷地声音传出来。

金婆婆推开了门,木门发出沉重的挤压声。

我们看到了木屋里的情况,这木屋相当简陋,只有简单的桌椅、柜子、木床,而且全都破败不堪,屋子中间挖了个坑,坑里烧着柴火,一个水壶就挂在柴火上面烧水,还冒着蒸汽,在床上还躺着一个被被子紧紧包裹着的人,他卷缩成一团缩在被子里,连一根头发也没有露在外面。

“不好意思打扰您了,我们是……。”金婆婆道。

“行了,自己在角落里抱些茅草铺到地上休息吧,渴了自己倒壶里的水喝,雨停了马上离开。”老头的声音从被窝里传出。

“这人怎么奇奇怪怪的,也不看我们一眼。”王猛小声道。

金婆婆示意我们别说话,然后跟老头道了声谢就抱起木屋里的茅草铺到了角落里,我们先是在炭火边把身上给烘干了,然后坐到了角落里,我的目光始终没有离开过躺在床上不露脸的老头。

“声音不稳气息虚弱,像是迟暮之年了,不过这声音又有点怪,但怪在哪里又说不上来。”金婆婆凑到我耳边说。

“嗯,我也感觉到了。”我点了点头。

“算了,咱们也别好奇了,等暴雨过去就走吧。”金婆婆拍了拍我的肩膀就坐在茅草上开始闭目养神。

屋外雷电交加,屋内却暖烘烘的,我不禁有些感激这老头让我们进来避雨,我有些好奇这老头为什么一个人住在这深山老林之中,难道没有亲人了吗?

夜越来越深,可雨却始终没停,我胡思乱想着就睡着了,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小安的哭声把我给吵醒了,唐莺正在焦急的哄小安,我朝床上的老头看了看,老头依然缩在被窝里一动不动。

“是不是肚子饿啊,赶紧弄点血给他喝吧,不然把老头吵醒了,一生气把我们赶出去就麻烦了,你们自便啊。”王猛瞌睡连天的伸出了手臂。

王猛话音刚落小安突然从唐莺的怀抱里挣扎下来了,唐莺拉也拉不住,他在地上直接朝老头的床爬去,露着尖牙发出童声叫唤,他这状态就跟上次在村子里跟僵尸对峙似的,我心头一惊,难道床上那个老头身上有血腥气息!

唐莺正要上前把小安抱回,金婆婆却伸手阻拦了一下,示意我们看看情况。

只见小安扶着柜子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然后过去抓着床角就爬了上去钻进了被窝!

我们几个同时咽了口唾沫,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妈呀~~~。”被窝里突然发出了奶声奶气的女孩子尖叫,我们几个又是吓得一抖。

只见被窝被掀开,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从床上跳了下来,小女孩扎着两根羊角辫,脸蛋红扑扑的,眼睛大大的,最让我们震惊的是她居然也有两颗尖牙,嘴里还咬着一根长长的输液管,我们顺着输液管看去只见床上有个吊瓶,吊瓶里装着红色的液体,我们一下就反应过来那是什么,血!

小安这会正坐在床上抱着吊瓶啃咬,口水粘满了瓶子,可惜吊瓶是玻璃的根本咬不动,急得小安眉头紧皱,抓耳挠腮。

“快把这小孩弄走!”这小女孩突然发出了刚才老头的声音,让我们吃惊的都瞪大了眼睛。

金婆婆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一声不吭盯着这小女孩。

“这……这是怎么回事?”王猛颤声道。

我突然注意到金婆婆的藤筐里一缕三尸烟雾飘出,飘向了这女孩的鼻子里,这女孩闭着眼睛露着享受的表情吸了下,睁开眼睛享受的说:“这是什么烟,闻起来挺舒服的。”

我露着吃惊的表情看着金婆婆,金婆婆整个人已经呆若木鸡了。

“哇,咿。”小安叫了起来,我回头一看,他开始扯输液管了,小女孩紧紧咬在嘴里就是不松开,两人开始了拔河……。

“我的妈呀,我真是作孽啊。”金婆婆按着额头满脸懊悔的摇头道。

“怎么了金姐?”华若兰好奇的问道。

“这小丫头准是我以前做的孽幸存下来的,也是个鬼婴!”金婆婆道。

“这……这到底怎么回事啊?”王猛颤声道。

我机械的扭头看着这小女孩,她的尖牙,还有那吊瓶里的血,小安居然还有幸存的同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