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高僧封印/黄帝外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说这女孩也是个鬼婴我们几个呆立当场,看看她又看看小安,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诡异感觉,尤其是这个女孩,居然还能发出老头的声音,这到底又是怎么回事?

金婆婆在一旁黯然神伤,女孩和小安的拔河还没结束,小安双腿夹着瓶子,小手扯着输液管,好像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在看那女孩双手抱在胸前,站定纹丝不动,抿着嘴唇把输液管的另一头紧紧咬住,脸上扬着得意的表情,小安明显不是她的对手,身子都快被拖出床沿了。

我们正担心小安会掉下床摔伤时,这小子居然双腿一松,小手一放,那女孩顿时跌跌撞撞的退了几步,要不是后面有个柜子她都摔地上了。

“咿,呵呵呵。”小安咧嘴发出傻呆的笑声,小手还不住的拍手。

“这次不算,你耍赖,再来过!”女孩鼓着腮帮子气呼呼的说。

这次她又发出了奶声奶气的女孩声音,弄的我们当场凌乱。

女孩把瓶子又给了小安,小安这次不要瓶子了,他朝女孩扬着手咿咿呀呀的叫着,示意要输液管的那一头,女孩想了想就把另一头给了小安说:“好吧,给你这头,我们一人一次。”

不过小安接过那头就直接放进嘴里,撅起小嘴一嘬,输液管里的血一下冒了上去,我们立马就看到瓶子里的血少了三分之一。

“你又耍赖,喝我的血!”女孩气呼呼的叫道。

小安心满意足的打了个嗝,这嗝打的他都快坐不稳晃了一下,只见他松开了输液管,顺着床脚爬到地上慢慢朝唐莺爬过来,唐莺赶紧迎了上去抱起了小安。

“哈哈哈哈,你跟小安斗还嫩了点,他是个嗜血如命的自私鬼!”王猛大笑道。

女孩扭头斜眼白着王猛,那气势那眼神,看得我们心里一抖,王猛立马收了笑声往后退了两步。

“好啦,妞妞别玩了。”女孩突然又动了动嘴发出了老头的声音。

直到此时我们才意识到了什么,这老头的声音似乎不是女孩本身发出来的,而像是她身体里有一个人!

金婆婆也逐渐回过了神诧异的问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妞妞,我这样跟他们说话太累,他们也云里雾里,你用腹语帮我发出声音,把衣服卷起来吧。”老头的声音像是从肚子里传出来了。

这叫妞妞的鬼婴把衣服给卷了起来,露出了肚皮,小安顿时嘟起了小嘴,眼睛眯成了月牙状看着鬼婴妞妞白嫩嫩的肚皮。

只见鬼婴妞妞的肚皮慢慢撑起,像是有虫子在皮下爬动一样,逐渐的形成了一张老头人脸,吓的我们直接退后靠到了墙上。

“不用怕。”那张老头人脸动了动嘴说。

“鬼啊,寄生灵!”王猛颤声道。

“什么乱七八糟的,我不是鬼!换个你听得懂的说法,我只有元神没有肉身了,这鬼婴现在就是我的肉身。”老头说。

“这说法我懂了。”我点了点头,老头这说法跟我的祝由下阴术一样,不过显然他这不是祝由下阴术,只是原理相同,而且他还可以这样实体化,确实很厉害。

“这位小友的悟性很高啊。”老头对着我说。

“没想到大师你居然练成了六神通,传说只要练成了神镜通、天眼通、天耳通、他心通、宿命通、漏尽通之后就能在圆寂之时摆脱轮回,超脱三界永存于世!”金婆婆惊呼道。

“嗯,你蛮有见识啊,为了让这鬼婴正常,我进了她的体内,用六神通之一的漏尽通,漏掉了鬼婴的食欲、色欲、私欲,但只漏掉了多出来的一部分,最大限度的保留了她基本的七情六欲,现在妞妞基本跟普通人一样,不过她的食性就无法改变了,只能喝血,说的再简单一点,现在我就是一道封印啊。”人脸老头说。

“大师慈悲,你牺牲自己化作封印封住这鬼婴的三欲,弥补了我犯下的滔天大错。”金婆婆双手合十道。

“施主你过奖了,你也不必过分自责,凡事总有因果,这因是你练功造就了两个鬼婴,虽然害人不浅,但你放下了屠刀回头是岸,所以这果就是要引导鬼婴向善,他日必能助你一臂之力,其实说来说去这一切只因一个缘字,佛讲究的是缘,得失随缘、来去随缘、心能随缘……阿弥陀佛。”人脸老头闭上眼睛喃喃道。

“大师佛法高深,我受教了,请大师放心,我已经不再害孕妇了,也不会有鬼婴了。”金婆婆双手合十躬身道。

“三年前我还没练成六神通,那年我为了找修炼的清静之地踏遍千山万水,偶然间让我发现你一直盯着那家的一个孕妇,于是趁你不留神之际带走了那名孕妇,我给孕妇看了病,发现你居然利用胎儿阴阳混沌的原理来培育一种贯通阴阳的毒虫,于是我利用神通将血胎融掉,这才让妞妞平安出生了,妞妞看着有七八岁,但实际上才三岁,鬼婴的成长速度异于常人。”老头说。

我心中很吃惊,那天金婆婆在大坑村林子里曾说过,普天之下融得了三尸虫血胎的就只有外经的医术了,敢情人家佛门的六神通也可以做到。

“这个孕妇离奇失踪,我找的好苦也没找到,我还是第一次把宿主给弄丢了,我知道她必死无疑所以最后也就放弃寻找了,这几年都快把这事忘了,刚才我用三尸烟雾试了试,发现真是个鬼婴,唉,我作孽了,幸好她被大师给救了,不然我又多害一个人啦。”金婆婆内疚的说。

“今天我们能在这样一个地方相遇,让两个仅存于世的鬼婴碰头,这一切都是注定的,如果不是这场暴雨,不是你们靠到了岸的这一边,不是你们进了林子,你们也不会碰见我,所以这还是一个缘字。”老头说。

“大师,你能不能帮帮这个鬼婴呢。”金婆婆指了指小安。

“老衲不能从妞妞的体内出去,一旦出去就等于解了封印,她就会恢复鬼婴的本性,除非还有人练成六神通,愿意牺牲自我。”老头顿了顿道:“对了,让这个鬼婴顺利出生的是哪位高人?”

金婆婆指了指我。

“他?”老头诧异了一下。

“正是他,不过要治疗鬼婴的三欲还不可能,我也正在想办法。”金婆婆说。

“果然英雄出少年啊,看来山下这村子等的就是他的出现啊,这也是缘,哈哈。”老头大笑着就逐渐在肚皮上消失了。

鬼婴妞妞放下了衣服白了我们一眼。

老和尚这话让我云里雾里,不知道在说什么,难道这得道的高僧说话都只说半头的吗?

“大师,你和鬼婴为什么会在这荒山老林中出现?”金婆婆问道。

“师傅休息了我来说,我在这里等血喝,这个木屋是后山村民的,他们每隔一段时间就会送上来一个病危的人,这个人就在这里等死,等他一死我就抽他的血装进瓶子,嘻嘻,不过这病人的血实在味道不好,不过师傅说我不能害活人,只能喝他们的血了。”鬼婴妞妞嬉笑道。

“你就不怕病人的血有毒吗?”唐莺小声问道。

“鬼婴对血有抗体,无论什么血他们都不怕,你忘了小安连僵尸的血都敢喝了吗?”金婆婆说。

“后山的村子每隔一段时间就会送病危的人上来?”我诧异的问了句。

“嗯,这里是一个等死的地方。”鬼婴妞妞道。

我有点明白老和尚的意思了,他所说的缘就是我和村子里的病人,我想了想问:“那后山村民得了什么病啊?”

“总之是怪病,我也不知道,你自己去看不就知道喽。”鬼婴妞妞说着就躺到床上,把输液管放进了嘴里,拉上被子缩了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