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鬼引之药/黄帝外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阿洛的病情稳定后我就开始专心研究起村中的病症,由于无法近距离观察使得我对是否是树癫之症产生了怀疑,这怀疑主要是在那虫洞和苞芽之上,因为树癫之症是人体皮肤像树皮树枝赘生物的形象名称,而并非是真的长树皮树枝了,所以压根就不可能有虫洞和苞芽。

为了解开心中的谜团我决定天黑之后再去一趟村中,以自己的祝由术催眠老头进行仔细的观察,我将这想法告诉了金婆婆,金婆婆决定入夜以后跟我一同前往。

“你们什么时候走啊,血不多了啊,师傅又说要留下来看热闹,唉。”我和金姐正在屋后商量着,妞妞的声音不知道从哪里传来了。

环顾四周才发现她坐在屋顶上,双手撑着腮帮子,嘴里含着输液管,瓶子正好垂挂在了我们头顶上方,只见里面的血液只剩下三分之一都不到了。

“妞妞啊,我们可能还要待几天啊。”金婆婆笑眯眯的说道。

“你们先是把我住的地方给占了,现在那个病人又把我的床给占了,我都没地方睡啦。”妞妞撅起嘴白了金婆婆一眼。

“实在不好意思啊妞妞。”金婆婆搓着手道。

“对了老太婆,你能把那烟在给我吸下吗?我长这么大除了能闻到血的味道,其他什么味道都闻不到,昨晚吸了你那烟的味道真是太舒服了。”妞妞眯起眼睛说。

金婆婆脸色一沉说道:“给你吸可以,但不许叫我老太婆,准是那老和尚告诉你我是老太婆的吧?”

“嘿嘿。”妞妞笑了起来。

金婆婆满脸无奈的发动了三尸烟雾,一缕烟雾逐渐飘向了妞妞,妞妞闭起眼睛扬着脸一副享受的样子吸着三尸烟雾,最后舒服的都躺在屋顶了。

“金姐这妞妞怎么还喜欢吸三尸烟雾,不会出什么事吧?”我好奇的问。

“没事,她是跟三尸虫血胎互搏幸存下来的鬼婴,三尸虫毒性贯通阴阳,有治病救人的阳面也有致人死地的阴面,妞妞和小安从娘胎里就开始跟三尸虫血胎互搏,那时候他们俩阴阳混沌,刚好对贯通阴阳的毒性不畏惧,所以就交融了,在互搏中幸存下来那身体里就有抗体,不仅不会让他们难受,还有莫名的熟悉感,吸了三尸烟雾不仅没事,还能和身体产生共鸣有愉悦感,所以他们除了噬血的特性外,对三尸虫烟雾也喜欢,如在没有血的情况下靠三尸烟雾也能维持他们的生命。”金婆婆说。

“咳咳咳……妞妞你吸这该死的毒烟干什么,师傅被你呛死了。”老和尚咳嗽的声音从妞妞身体里传出,金婆婆赶紧收了三尸烟雾。

“师傅啊,没想到我除了喝血外还有这样的烟可以吸,师傅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啊,好舒服啊,我好像在一条血河里游泳,哇,张开嘴就能喝到血,想喝多少就喝多少,哈哈,呵呵,哈哈,老太婆再来点烟呗。”妞妞在屋顶躺成了大字,脸上露着痴痴呆呆迷离的表情,还不断傻笑,口水都从嘴角流出来了。

“不告诉你是不想多生事端,你是不是想呛死为师啊,咳咳咳……。”老和尚剧烈咳嗽了起来。

金婆婆赶紧拉着我跑回了屋里。

“金姐,妞妞吸了烟雾怎么变那样了?”我好奇的问道。

“这烟雾本来就能使人产生幻觉啊,妞妞肯定是产生幻觉了,吸多了会上瘾。”金婆婆说。

“那不是跟吸鸦片烟一样了?!”我想了想突然吃惊道。

“差不多的道理吧,所以这一路上小安就算再没有血喝我也不会给他吸三尸烟雾。”金婆婆吁了口气说。

晚上我们在屋外生了堆火吃了烤鱼喝了鲜美的鱼汤,小安和妞妞两人对这些美味完全没有感觉,坐在一边拿鱼骨头摆造型玩,两人玩的不亦乐意,小安不时发出兴奋的叫声,妞妞脸上也露出了笑容。

“你们说小安和这妞妞有可能吗?这世上就他们两个鬼婴,刚好一男一女,不知道他们生出来会是个什么婴。”王猛吃着鱼嘟囔道。

“妞妞比小安大好多,不可能。”华若兰笑道。

“女孩子大个一两岁也没什么不可以啊。”唐莺也附和道。

“就是,金姐不是说过鬼婴的生长速度异于常人了嘛,别看妞妞像是七八岁了,但那老和尚说了她就只有三岁,小安也一岁多了,其实也大不了多少,等过个一两年小安就能跟妞妞一样大了,大两岁算什么。”王猛说。

“你这脑子里成天都想了什么乱七八糟的?”金婆婆说着就揪起了王猛的耳朵。

“哎哟疼啊金姐,我不说了,快放手。”王猛痛苦的叫道。

我们发出了会心的笑容,唐莺随后弄了点鱼汤照顾阿洛去了,我和金姐吃饱喝足也准备到村里去了。

夜色下的村庄一片荒芜,被砍伐的树木导致村庄沙化严重,这风一吹更是扬起了尘沙,整个村子看不见几盏灯火,漆黑一片,在加上这里是个谷地村庄,四面环山,那风一吹进来就形成了巨大的呼呼回响,恐怖非常。

我和金婆婆在夜色中悄悄摸到了阿花的家边,阿花的家里油灯闪烁,里面又一次传出了磨刀声。

我们从窗缝中往里看去,只见阿花坐在椅子上磨着刀,床上那老头像是睡着了。

“金姐,这阿花怎么又磨刀了,古古怪怪的。”我小声说。

“有问题。”金婆婆脸色一变伸手示意我不要出声了。

我们俩盯着屋内了,没一会阿花不磨刀了,只见她拿着刀靠近了床边,掀开了被子,我预感到了什么心扑通扑通直跳,然而等我看到阿花在干什么时吓得腿都快软了,她居然用柴刀剜下了父亲身上的那个虫洞,从里面取出了一个白色虫卵装进了一个小罐子,然后又把那苞芽也连根拔了出来,老头疼的一抖,但却没有醒过来,看样子是被什么药物控制了。

阿花把虫卵和苞芽塞进了一个布包,随后就吹灭油灯匆匆出门了,我们俩赶紧缩了缩。

“这个阿花不简单,我去跟着她,你去看看老头。”金婆婆说着就跟上了阿花。

我推门进入屋中,再一次查看了老头的症状,这下我确诊了,老头的确是患了树癫之症没错,白天我看到的虫洞和苞芽只不过是阿花利用皮表这些疣赘培育出来的,所以给我造成了一种视觉上的假象,我心中一凛,能用人体疣赘培育虫卵和苞芽的绝对不是普通人!

我见老头情况暂时还算稳定,想了想就去追金婆婆了,可金婆婆已经不知道跑哪去了,正当我找不到金婆婆的踪迹时她突然从一间屋子的墙根处探出了头来,招呼我过去。

“你怎么跟来了?”金婆婆小声的责怪着我。

“那老头暂时没事,我一时好奇就……。”我说。

“嘘。”金婆婆做了一个手势示意我别出声。

只听这屋里传出了说话声。

“公主,我们已经按照你的吩咐把苞芽和虫卵弄出来了。”屋里传出了一个老妇人的声音。

“先帝有灵一定会感激你们为复国大业做出的牺牲,郑氏一族本为我南诏权臣,却狼子野心篡权夺位灭我南诏,杀我族人八百,你我都是侥幸逃生的皇族后代,我们世代隐居在此为了什么?就是为了有朝一日报复郑世一族,复我南诏,理当生生世世永记这不共戴天之仇,这些早已忘却祖宗遗言的不配做我国人,拿他们培育复活先皇的鬼引之药真是便宜他们了。”阿花铿锵有力的说道。

我突然想起金婆婆在阿花家说的话,这南诏国是唐朝时期云南的一个古国,这都多少年过去了,外面的世界早翻天覆地的变化了,可他们却还想着复国,简直是不可思议,不想仔细一想那隐居在绝壁洞穴的巫咸国又觉得见怪不怪了。

“公主,那黑衣人可信吗?”那妇人又问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