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蚩尤一族/黄帝外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也没功夫跟金婆婆说话了,目不转睛的盯着三尸沙尘暴寻找着珠珠的踪迹,生怕她出事了。

我正看着三尸烟雾逐渐飘散,沙尘开始落下,好像是受到了一股外力,等混沌散去的时候我吃了一惊,黑袍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出现在空地上站在珠珠面前了,阿花和婉钧都躺在地上被沙尘给掩了,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显得痛苦不堪。

黑袍人扬起黑袍一抖,马上就像是有一股气流绕身,周身的沙尘顿时飘散,阿花和婉钧也露了出来。

“阿花,这孩子还要多久才能长出虫卵和苞芽?”黑袍人发出沙哑的声音问。

阿花朝珠珠看了一眼惊呼道:“长出来了!”

“很好。”黑袍人面对阿花,背对珠珠,单手突然变爪冲着珠珠,只见珠珠身上刚长出的小苞芽和虫卵仿佛感受到了一股强大的吸力,在微微抖动,呼之欲出!

珠珠疼的放声大哭,金婆婆赶紧发动三尸烟雾去护着珠珠,那黑袍人另外一手扬起黑袍一甩,三尸烟雾就被驱散的不成形了,而且空气中还有一股气流在朝这边袭来。

“金姐小心!”我按下金婆婆的肩头然后缩下了身子,那股气流擦着我的头发飞了过去,身后传来了爆裂声,回头一看,不远处那块埋在地里的石碑出现了裂纹,我眨了下眼那石碑就分崩离析成了石渣,我心里一抖叫道:好吓人的气!

我赶紧朝珠珠看去,她身上的虫卵和小苞芽不见了,再一看已经在黑袍人手里了,他这是直接以气隔空取物!

光这两招就把我看懵住了,而且我能感觉到黑袍人压根就没真正发力,想起那天在瀑布的时候不禁心有余悸,那天他是因为阿洛而故意留了手,要不然我们早没命了!

黑袍人缓缓转过身来面对着我们,一声不吭,他脸上恐怖的青铜夜叉面具在火光下闪着黯哑光芒,很是瘆人。

我和金婆婆已经知道他这是什么意思了,于是慢慢站了起来。

黑袍人将虫卵和苞芽伸手递给了身边的阿花,沉声道:“你只管施术,有我给你坐镇。”

我咽了口唾沫想起了老和尚那句“天数已定”,难道指的就是无法阻止她们复活充满怨气的先帝?眼前这黑袍人深不可测,金婆婆是不是他对手还很难说,而我的祝由术又只是防御性的,那攻击性的祝由入魔术金婆婆还没指点我呢,万一打起来我都帮不上忙该怎么办啊。

“你这胎藏界气真是练的出神入化啊。”金婆婆镇定自若的说道。

“过奖。”黑袍人沉声道。

“第一次在瀑布的时候你想杀的是我,因为阿洛的关系你留了一手;第二次你对准了阿洛,但却没有动他,拿走了他的痋虫笛和痋虫谱;第三次你利用巫鬼之术想要复活怨气先帝,目标直指不死虫身的叶墨。”金婆婆顿了顿冷笑道:“如果猜的没错这一切都是为了黄帝外经,你是黄帝时期古老家族的人,并且跟俞家有深仇大恨,你不动阿洛是因为他也是你们家族的人吧?”

“老人精就是老人精,把事情分析的这么透彻。”黑袍人道。

我心中一阵骇然,他这话等于直接承认了,也就是说阿洛真跟这个人之间有着纽带关系了。

“那么阿洛就是你派到我们身边的细作喽?”金婆婆扬了扬嘴角。

我心中一紧呆呆地看着黑袍人。

“哼,既然你把事情分析的这么透彻,那告诉你也无妨了,为了寻找我们族的帝王血脉,我耗尽了毕生时间,但叶墨这老头深谋远虑,比我早了一步找到了阿洛,明知阿洛的身份还把自己的痋术传授给他,让他成为俞家外经的守护人,我们族的帝王血脉怎么能成为俞家外经的守护人,这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哈哈哈,但是叶墨居然做到了,他知道我们不敢对阿洛下手,以阿洛作为牵制我们族完成大计的棋子,无耻至极!阿洛性格倔强,我以他阿娘作为要挟,他都没有告诉我叶墨的下落,我还挑拨他跟俞飞的关系,但没想到阿洛只是气过就想明白了,我不惜将他的真正身份告诉他,可他还是无动于衷,说要回到你们身边去,我又不能伤他,只好将他放回来了,他说要跟他的朋友们在一起,还怕自己的身份曝光你们不接受他,还撒谎骗你们了吧?如果让叶墨和你们继续把阿洛感化下去,阿洛迟早会成为我们完成大计的牵绊!”黑袍沉声道。

我心中一片翻涌激动不已,把什么帝王血脉完全给忽略了,听到的只有阿洛没有成为黑袍人奸细的振奋消息,我没有失去这个好兄弟,他是对我们撒了谎,但却是为了保住和我们的友情而撒谎!

“帝王血脉?你们族究竟是……。”金婆婆吃惊道。

“蚩尤一族!”黑袍人沉下声音说道。

“阿洛是……是蚩尤后代?!”我震惊的都吞吞吐吐了。

“我穷尽一生都在查帝王血脉的下落,当我查到帝王血脉在哪的时候只剩下阿洛了,他阿娘已经去世,那么阿洛就成了阿普蚩尤唯一仅存在世上的血脉了,他体内流着蚩尤延续下来的血!只可惜在我查到之前已经被叶墨捷足先登了,用阿洛牵制我们简直是太卑鄙了!”黑袍人道。

“金姐,这个阿普蚩尤我听阿洛说过,是苗人拜的神,蚩尤是上古神话人物,阿普是什么意思?神话人物真的存在吗?”我喘气道。

“合起来就是蚩尤公公的意思,是苗人对祖先的尊称,蚩尤被现在的人奉为战神,当然存在了,你先祖俞跗也是那个时期的人。”金婆婆皱了皱眉看向黑袍人问道:“你一直提到大计,阿洛是你们这个大计的核心吧?没有他你们的大计就无法完成吧?这个大计是不是跟黄帝外经有关?”

“你这个问题未免问的有点愚蠢了。”黑袍人冷笑道。

“那你跟阿洛之间又是什么关系?”金婆婆问。

“你跟这小子是什么关系,我跟他就是什么关系。”黑袍人应道。

“守护者?”金婆婆脸色一变嘀咕道。

“嗯?”黑袍人突然发出了低声惊叹,面具后的眼睛似乎看向了我后面。

我机械的回头一看,阿洛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来了,呆呆地站在那一动不动,其他人也赶来了,就连妞妞和安安也来了。

“你们怎么来了?”我迎了上去问着王猛。

“我们自打从洛阳出来开始就出生入死,你和金婆婆把我们丢下算是什么事?也太不够意思了,要不是唐莺领悟了老和尚的胡言乱语,我们还不知道你们要办这么大的事呢,敌人在哪?”王猛说着就把猎枪端在了手里。

“咳咳,我可什么也没说啊,哎呀,天机啊我没泄露你啊,是那个丫头太聪明了。”妞妞发出了老和尚的声音。

“阿洛,你既然都已经听到了,为何还要跟他们站在一起?你应该站到我这边来!”黑袍人喝道。

阿洛呆了一下,将我和王猛、唐莺、华若兰、还有小安环视了一眼,接着面无表情的说道:“我从小在深山长大没有一个朋友,现在我有了这么多朋友,我不想失去他们,我不要参与你的大计!”

“哈哈哈哈,叶墨啊叶墨,我算是对你佩服的五体投地了,阿洛你身为蚩尤唯一的血脉居然跟仇人为伍,你对得你先祖蚩尤吗?”黑袍人道。

“仇?那都是几千年前的事了,跟我们有什么关系,你这个藏头露尾的鼠辈,难怪你能把阿花洗脑了,你还活在几千年前的时代!无论阿洛是谁的后代都与我们无关,他依然是我们的好兄弟!”我指着黑袍人叫道。

“对!”王猛、唐莺和华若兰都附和道。

“阿洛现在是被你们所谓的朋友情给污染了,罢了,现在勉强也勉强不了,不过我相信阿洛总有一天会明白的。”黑袍人说完就不吱声了。

我注意到他身后的阿花和婉钧已经分别坐到了金瓶两侧开始打坐,口中念念有词,似乎是要施术了。

我提醒了下金婆婆,金婆婆吩咐道:“这个面具丑男我来对付,你们几个想办法阻止阿花复活怨气先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