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阴极引身/黄帝外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夸嚓~~。”一道闪电划破夜空。

妞妞仰头看天发出了老和尚的声音,老和尚说:“今日的月圆之夜因这两个女子不懂什么是天数,胡乱以大黑天神咒施禁术导致天有异象,阴气凝聚云层,本来是为了复活怨气先帝,可那怨气被那道长的铃铛吸走,阴气无处入体,这会要以天势消散,看来今晚势必有大雷暴天气,咱们赶紧走,这种阴气雷暴天气非同小可,对阳气弱者肯定造成病邪缠身。”

金婆婆原地打着坐运气,看起来伤势不算太严重,听老和尚这么一说她张开眼睛点了点头,马上就站了起来。

我回过神赶紧去看王猛的伤势,王猛好像并没有完全昏迷还有意识,只是伤势过重有点迷糊了。

我摇了摇王猛,王猛咳嗽了两声动了动嘴似乎要说话,我赶紧贴到他唇边去听他说什么,只听他虚弱的说:“救我,我……我还没娶媳妇呢,不……不能死。”

说完他就真的昏迷过去了。

“咦,若兰呢?”唐莺突然发现华若兰还没回来。

我一个心颤赶紧跑去寻找,找了半天终于在黑暗角落里找到了昏迷不醒的华若兰,我就地给她把了个脉,看来也是五脏六腑被那黑袍人给震伤了,我赶紧背起她回到了空地上。

这一役下来我们几个悉数受伤,伤兵满营。

我们彼此搀扶着对方回了村子,回山上的木屋已经显得力不从心了,于是只好在阿花家里暂时落脚。

阿花的父亲全身被疣赘物长满,只剩下半张脸还没长,一旦这半张脸一长满疣赘物,那就必死无疑了,这会也是生命垂危,可现在我哪有空去治疗他们,王猛伤重,华若兰也伤重,金婆婆也受了伤,就连我自己也有伤,可对这些村民又不能见死不救,真是让人焦头烂额了。

金婆婆首先替我查看了一下伤势,又扎了两针,我马上就感觉舒服多了,金婆婆说:“幸好你长期练祝由术,祝由气已经在五脏六腑上附着了一层保护膜,没有大碍。”

“金姐你赶紧看看王猛和若兰吧,他们没有祝由气护体,伤势好像挺严重的。”我担心道。

金婆婆看了看病床上的老头,微微颌首道:“这老头也在病危,其他村民看来也是如此了,虽然咱们自己也有伤在身,但既然碰上了也不能见死不救,这样吧,小猛子、若兰的伤交给我来处理,你赶紧想办法救这些村民,小莺子和阿洛帮着俞飞。”

妞妞带着珠珠和小安两人在角落里玩耍,珠珠虽然也被疣赘物长满一身,但她因为是最后一个被害的,现在整张脸并无半点疣赘物,算是暂时安全用不着担心了,于是我和金婆婆开始分头治疗。

我检查了老头的疣赘物,第一次触摸到了这些疣赘物。

老头身上的疣赘物摸起来手感坚硬无比,犹如一层甲壳,我试着拿刀划了下,不过划了两刀也划不开,足见其坚硬程度,也不知道阿花到底使用了何种阴毒的毒素让这些疣赘物这么坚硬。

我仔细将这树癫之症的治疗方法在脑子里过了一遍,外经册子上对树癫之症的治疗跟其他病症很不同,其他病症都是一个方子或是采用手术开刀就能见效,而外经册子上对于树癫之症只有病症状态的记载,对于治疗的法子只有四个字,连个方子和开刀的手法都没有,这四个字为:阴极引身。

这阴极引身又是什么意思?

金婆婆那边在给王猛和华若兰治疗,三尸烟雾缭绕,我也不好去打扰她,忽然我听到了妞妞的笑声,一下就想起那个老和尚了,老和尚是得道高僧,对于这些古代浓缩的文字精髓肯定很了解。

于是我过去询问,妞妞撅着嘴说:“我师父睡觉了,还是等明天吧。”

“咳咳,妞妞你怎么撒谎了,不是好孩子,师父明明是在闭目养神啊,你是怕师父又用你的喉咙说话,影响你跟小安玩耍吧,你这孩子……。”老和尚道。

“大师,懂我刚才问的是什么意思吗?现在救村民已经迫在眉睫,如果再拖下去恐怕村中十几条人命全都没救了。”我焦急的说。

“这是说的天上的雷电,古人对天上的雷电认为是神威,雷电也分阴阳,那种自然天气的云层聚集雷电对人畜无害,被称为阳极;那种人为施术导致异象天气下的雷电被称为阴极,你看今天这雷电天气就是那两女子施术导致的,这就是阴极。”老和尚说着妞妞就走到了门口,指着天空不断闪过的电龙。

“啊,那这阴极引身就是引阴雷劈身了?!”我突然一个惊颤露出了笑容,这真是天数啊,阿花和婉钧施术本想复活怨气先帝,可不曾想正好应了这外经上神奇的治疗方法,她们也算是临死前做了一件好事了!

“你这是要干什么?”老和尚好奇的问。

“大师,这就是你说的天数啊。”我笑道。

“什么?我说的天数已经应验了啊,还有什么天数?”老和尚疑惑的嘀咕了起来。

“这天数不在你的算计之内,是我治病救人的天数。”我说。

“哈哈哈哈,俞飞小友,看起来你的悟性很高啊。”老和尚尴尬的笑道。

我已经明白为什么外经册子上没有说任何药方和开刀的法子了,因为造成树癫之症的疣毒有千万种,所以对症的方子也有千万种,无法一一记载,如果硬要记载,那就要把每一种疣毒造成的树癫之症治疗方子都记载进去,那真是几本书也记载不完,而外经上所记载的阴极引身应该是一种万能之法,不管中了什么疣毒,只要引阴雷闪电劈之那就一定破解,想想其中的道理也就明白了,阿花这疣毒甭管是什么阴毒的毒素,可是跟这阴雷闪电相比那简直是小巫见大巫,雷电劈大树也是自然的现象之一,既然这病叫树癫之症,那这树癫之症要用阴雷闪电劈之,也算得上是对症了!

想明白了之后我马上就让唐莺和阿洛去把那些得病的村民召集起来,我要来个集体被雷劈!

“什么?你要一起治?!”听完我说的后唐莺颇为诧异。

阿洛也疑惑的挠了挠头问:“一起治怎么治?”

“你们先别问这么多了,时间仓促,我们这进村出村的都没看到几个村民走动,这村里的村民应该都跑了,我相信就剩下那些得了树癫之症的病人了,一会还要把他们一个个抬到山顶去呢,我们就只有三人,得病的至少也有十几个,所以要抓紧时间,不然误了雷电这些村民就必死无疑了。”我简单的解释道。

“你这是要引雷电劈这些村民啊?”阿洛反应了过来。

“啊?这不是找死吗?”唐莺吃惊道。

“这是外经册子上的万能之法,现在不知道阿花到底用了什么毒素,刚巧让我们碰上了这阴极雷电,只有豁出去死马当做活马医了!如果不试,村民也是等死。”我沉声道。

“好,我这就去召集那些村民。”阿洛说。

“你身体没问题了吗?”我问。

“经过金姐的治疗我已经好多了,没事。”阿洛说。

“那好吧,咱们别多说了,赶紧一起去召集村民,尽快把他们弄到山顶去,现在还没下雨,要是雨下下来,山路湿滑泥泞就更难走了。”我说着就招呼着唐莺和阿洛跑了出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