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金姐传人/黄帝外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村民们身上的疣赘物都开始崩裂,最后脱落,有的人都已经呻吟出声了,我们几个激动不已。

阳光穿透云层洒了下来,村中终于拨云见日了。

经过一天的调理,村民的身体也逐渐恢复了正常,村民们对我们充满了感激,王猛和华若兰在金婆婆的悉心调理下也恢复了正常,唯一让我觉得不对劲的是金婆婆这两天一直没有恢复她年轻美丽的样子,还是四十多岁的样子。

这天我们聚集在木屋内准备收拾东西出发了,金婆婆却坐在床上闭目打坐一声不吭。

“金姐,你咋还不动呢,我们已经逗留够长时间了。”王猛背上了背包好奇的问了句。

“老蛇和老焦现在也来了云南,他们现在也不跟踪我们了,目标也从我们直接变成了叶墨哥哥,相信要不了多久就能找到虫谷所在地,反而我们的危险降低了,也就不急于一时了,其他人都给我出去,小莺子你留下。”金婆婆闭着眼睛说。

我们只好都出去了,不过大家都挺好奇金婆婆留下唐莺到底想干嘛,都贴到门上去偷听。

“都给我离开木屋百米远!”金婆婆的喝声从里面传来。

我们只好悻悻地离开了木屋,阿洛和王猛两人说到林子里去找些野味,小安被妞妞照顾着,我和华若兰在林子里散了一会步就来到了河边。

我们坐在河边挽起裤腿把脚泡在了水里嬉戏,阳光洒下照在我们身上一阵暖融融的,好久没有这么惬意了,心情也变的好多了。

“若兰,你的身体好些了吗?”我小声问道。

“嗯,早没事了,谢谢关心。”华若兰看了我一眼,也不知道是因为阳光太强烈了还是因为别的原因,华若兰的脸色显得很红润。

“你后悔跟我们一起来云南了吗?你不怕等我们到了虫谷将会遇到更多的危险吗?其实这是我们俞家的事,跟你……。”我的话还没说话就被华若兰打断了。

“不后悔,这些危险算什么,我觉得跟大家在一起很开心,最……最主要是能跟你在一起很开心。”华若兰越说越小声,头也不知不觉靠到了我的肩上。

我突然觉得心脏狂跳,脸颊滚烫的厉害,整个身子都僵住了,尤其是闻到了华若兰头发的香味和她身上天然的体香,更是觉得一阵眩晕。

华若兰在我肩膀上靠了一会,泡在水里的小脚丫子就轻轻夹住了我的脚趾头,我心头一震,一股触电般的电流由脚趾头直接传导了全身,顿时让我咽了口唾沫。

“我也想明白了,有些事是急不得的,我也不逼你跟我一起生孩子了,等你完成了俞家的使命在谈我们的事。”华若兰柔声道。

“嗯。”我默默的吭了声。

华若兰这会又轻轻抬起了头盯着我,我不敢跟她直视,故意望着水里,只用眼角余光看着她,华若兰双眼流盼生光,脸颊光泽红润,小嘴唇红齿白,她如兰的气息呼在我的下颚上让人一阵麻痒,终于我还是忍不住回头看着她了。

华若兰缓缓闭上了眼睛,长长的睫毛在抖动,我虽然第一次遇到这种事,但也知道她这是什么意思,我犹豫了半天终于还是鼓起了勇气,慢慢低着头想要将自己的唇封在她的红唇上,我们能彼此感受到对方的呼吸,我们的鼻尖碰到了一起,我甚至能感受到华若兰脸颊上的滚烫,就在我要吻下去的时候,林子里突然传来了动静,吓得我和华若兰一下就不自然的分开了。

“哎呀~~阿洛你干什么踢我屁股啊!”王猛突然扑出了树林趴在了我身后,露着憨憨的笑说:“你们继续,继续,我什么也没看到,我抓兔子扑了空,呵呵,你们继续。”

“不要脸,偷看人家亲嘴!”阿洛在身后说。

“我操,你没看吗?你刚才不也看入迷了,看了半天才踢我,你不看怎么知道他们在亲嘴?”王猛不甘示弱道。

“我……。”阿洛涨红了脸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

华若兰的脸色更红了,没一会就害臊的起来跑开了,王猛露着傻笑看着华若兰跑开,然后赶紧爬起来坐到我身边,挤眉弄眼的问:“啥时候发展到这一步了,你可以啊,瞒着我就搞对象了。”

“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白了王猛一眼也不搭理他了,脑子里全是刚才那让人回味的一幕,就差一点点就亲到了。

“别装了,你拿我当三岁小孩啊,我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啊?哈哈哈。”王猛大笑道。

“王猛你走不走,我设了套抓野兔了,一会该跑了。”阿洛催促道。

“走走走,你个阿洛啥叫爱情你懂吗?人家小两口都要亲上了,你好好的踢我干什么,得,俞飞的好事全让你给搅和了。”王猛说着就站了起来。

“明明是你搅和的。”阿洛说。

“等你碰到自己喜欢的姑娘就知道那感觉了。”王猛说着就推着阿洛离开了,两人越走越远,我听到了阿洛的小声说话:“爱情是什么感觉?”

“爱情是什么感觉?”我不由的问起了自己,我已经有了答案,那就是心跳的感觉。

“是要死不活的感觉,为了爱你可以牺牲自己的一切,你这木头不会懂的。”王猛的声音传来。

“是不是我跟阿娘那样的感情?”阿洛又问。

“我对你无语了……。”王猛呆了下说。

我苦笑了下就穿起了鞋子,往木屋走去,这会华若兰不知道去哪了,妞妞和小安在那玩的不亦乐乎,唐莺还没从木屋里出来,我环顾了一下四周,一时好奇就悄然靠到了木屋边,这次金婆婆似乎没有察觉,我听到了里面的声音,好像是唐莺在哭泣,我眉心一紧有些诧异,唐莺这好好的哭什么。

“小莺子,你听懂我说的了吗?”金婆婆沉声道。

“嗯,如果要成为金姐你的传人守护俞飞哥哥,就要放弃一切,包括私人感情。”唐莺小声道。

“唉,这一路上我也看出你对俞飞的感情了,我知道你很舍不得,可我看好你成为我的传人了,你金姐我被三尸虫反噬的厉害,恐怕时日不多了,如果能撑到虫谷见到叶墨哥哥我也就没有遗憾了,既然叶墨哥哥能打破常规把自己的痋术传给阿洛,我金晓自然也不能拘泥于这些迂腐的古老传统,小莺子你心地善良,温柔,对朋友和俞飞都一心一意,实在是我最佳的传人人选,我在你和若兰之间考虑了很久,最终还是选了你,若兰从小娇生惯养,恐怕难当守护俞飞和外经的大任,她的针灸跟我对路,我只把针灸术传授给她就行了,至于你就要背负起守护俞家和外经的大任,这三尸壶等到了虫谷我也会传给你,我并不是逼你背负大任,因为一旦成了我的传人,那将来也会受到三尸虫毒的反噬,你可要考虑清楚了啊。”金婆婆说道。

我听的心中一阵酸楚,金婆婆说自己时日不多要找传人了。

“我考虑清楚了,我愿意,这样我就能一辈子守护在俞飞哥哥身边了。”唐莺说。

“很好,我就知道小莺子你担得起这个重任!那么这一路上你可要好好跟我学习如何控制三尸虫制造烟雾的心法!”金婆婆沉声道。

我强忍着心中的酸楚远离了木屋,唐莺为了我选择了做金婆婆的传人,一时间我心里很难受,刚才跟华若兰在一起的心跳感觉一下就消失了。

“你怎么了?”华若兰从林子中钻出,哼着歌出现在我身边。

“哦,没什么。”我赶紧挤出了一丝笑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