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苗蛊惊魂/黄帝外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大家终于准备动身了,而我却心事重重,小安在和妞妞依依惜别,两人似乎建立起了感情,在竹筏撑离岸边的时候小安伸出了小手放肆的哭了起来。

“妞妞你有什么打算吗?”金婆婆问道。

“我跟师父说好了呀,看完热闹就去城里的医院,嘿嘿。”妞妞笑着就看向了小安,眼睛一红瘪了瘪嘴说:“小安小安,你可不能忘了我呀,以后长大了记得来找我玩呀。”

小安哭的鼻涕眼泪糊了一脸,不久之后他便哭累了在阿洛的竹篓里睡着了。

三天后我们到达了普洱地区,阿洛的老家便在这一带,我们弃了竹筏改走山路了,这天我们在山路小憩,吃了点东西。

“金姐,你咋不练回年轻模样,这一路上一直四五十岁,感觉叫姐不合适啊,不如改叫金姨吧?”王猛吃着大饼含糊的说道。

“虫毒反噬的厉害,用针灸已经控制不住了,唉,我还不是想年轻又漂亮。”金婆婆感叹道。

王猛呆呆地回头看了金婆婆一眼,应该也意识到了什么,神色突然落寞了。

“那有什么办法才能让金姐恢复啊?”华若兰小声问道。

“孕妇宿主,培养新的三尸虫,不过小安和妞妞就是这么来的。”阿洛说。

华若兰露出了胆怯的表情,金婆婆又说:“我不会去害人了,况且就算找了孕妇也没用了,我这是长年累月积累下来的三尸虫毒,哪怕找到了叶墨哥哥也难说除不除得掉啊。”

听金婆婆这么一说大家都沉默了,金婆婆站了起来双手叉腰大笑道:“哈哈哈,瞧你们一个个的德性,我有说过自己要死吗?搞的老娘好像马上要死似的,叶墨哥哥一定有办法救我的,你们放心。”

“唉,金姐你吓死我了。”王猛这才松了口气。

事实上除了王猛外谁也没有被金婆婆骗到,我们都很清楚她这是故作轻松。

“阿洛,离你老家还有多远?”金婆婆问道。

“翻过那个山头就到了。”阿洛站起来指着一座云雾缭绕的山头说。

“啊,要爬那么高的山啊。”王猛翻了个白眼。

“有条近路不用爬山,山里有个天然的大洞穴穿过去就到了,我以前出来给我阿娘采药都是走那个洞穴的。”阿洛说。

“那还差不多,有近路不走是傻子。”王猛咧开嘴说道。

“你们苗寨为什么在那么偏僻的位置?”唐莺望着那云雾缭绕的山头小声问道。

“我在深山老林里出生长大,对苗寨的事一概不知。”阿洛茫然的摇了摇头。

“那寨子里的人认识你吗?”华若兰问。

“认识,他们知道我阿娘跟汉人的事,所以对我很不友好,我每次进寨子他们都不搭理我,我也很少进寨子,除非进山出山,因为寨子是必经之路,对了,他们很反感外人,我看我们还是等晚上了在去,省得麻烦,不过我还是提醒大家一下,就算被发现了也不要得罪他们,能忍尽量忍,不然后果……。”阿洛没有继续说下去。

“不然后果怎么样?”王猛好奇的问道。

“苗人的蛊术很厉害,我看阿洛的老家苗寨也不例外,尤其是这种隐藏在大山里的苗寨,那放蛊之术更是古老,大家还是听阿洛的,晚上在进寨子吧。”金婆婆说着就坐了下来。

就这样我们等到了天黑才在阿洛的带领下前往那条近路山洞,我们打着手电在洞穴里前进,这洞穴是自然形成的,神工鬼斧,深幽莫测,时不时就有蝙蝠飞出,就连说句话都有很大的回声,要不是这一路上我们遇到过太多的洞穴早已见怪不怪,不然还真有可能被这样的洞穴给吓到了。

走着走着华若兰突然尖叫了起来,吓了我们一跳。

“若兰,怎么了?”我赶紧询问。

“那……那角落里有个人。”华若兰拽着我的手臂指着角落颤声道。

我用手电一扫,果然角落里有个脸色苍白的男人,这男人眼窝发黑,眼神游离的打量着我们,胸口在轻轻起伏着,看着像是奄奄一息了,乍一看就跟鬼一样。

看这男人的穿着打扮不像是苗人,是跟我们一样的汉人,还是个城里人。

男人艰难的抬起了手,动了动嘴想要说话,但却没有发出声音,不过我看懂了他的嘴型,他在说:救我!

我刚要上前的时候阿洛拉住了我,神色严峻的摇了摇头。

“听阿洛的。”金婆婆皱了下眉头说。

“金姐,你不是教导我不能见死不救吗?这人气若游丝,还主动向我们求救,难道不救他吗?”我急道。

“他已经死了。”阿洛沉声道。

“哎呀我的妈啊。”王猛突然失声叫道。

我扭头一看,顿时被眼前看到的景象吓呆了,只见大量身体带着黑色光泽,头上有个独角的扁平甲虫从这男人的嘴里爬了出来,这些甲虫多的叫人头皮发麻,挤在一起把男人的嘴巴都撑的老大,没一会甲虫居然还从鼻孔、耳朵里钻出来了,更为骇人的一幕是有两只甲虫直接从眼窝里钻了出来,我们被吓的一颤一颤,甚至都忘记了呼叫。

还没等我们反应过来,男人的肚子也被这种黑色甲虫刺穿,他的肠胃里也爬出了大量的黑色甲虫。

“啊~~~。”华若兰和唐莺终于尖叫成了一片,小安看得瞪大了眼睛,嘴都嘟成了圆形。

“蜣螂蛊!这男人一定得罪了寨子里的人!”阿洛吃惊道。

那些蜣螂爬出来后就四下逃窜,没一会就消失了,在看这男人整个人血肉模糊,七窍流血,恐怖的叫人双腿直打颤。

阿洛靠过去检查了这男人,从这男人身后抽了一个包出来,阿洛把包拿了回来从里面倒出了一些东西,里面有简单的生活用品,还有照相机、笔记本、笔和证件,我看了看证件,这人的身份是一个杂志社的记者。

“这是什么东西?”阿洛摆弄了一下照相机问。

“照相机,里面的胶卷好像被拿走了。”华若兰说。

“这个人一定是想拍寨子里的事,但被人下了蛊,出来的时候到这里就撑不住了,胶卷就被人拿走了。”金婆婆说。

“蛊这么恐怖啊。”王猛咽了口唾沫。

“苗疆历来巫蛊之术横行,前些时那南诏国遗民阿花用的巫鬼之术跟这个是同一起源,不分伯仲,看来我们进寨子的时候要千万小心了,这寨子好像对外人很不友好,比阿洛说的还严重,阿洛有一半汉人血统,他之所以没事,恐怕这要归功于他阿娘的苗人身份了,这个隐藏在大山深处的苗寨不一般啊。”金婆婆眉头不展道。

金婆婆的话和刚才那男人恐怖的死状让我们心里蒙上了一层阴影。

“我们还是爬山吧?不走寨子这条路了?啊,行吗?”王猛颤声道。

“不是你说要走近路的吗?一会一个变。”唐莺白了王猛一眼。

“这他妈也太吓人了,谁都怕死啊。”王猛嘟囔道。

“爬山还是要经过寨子。”阿洛说。

王猛咽了口唾沫扛着枪,翻了个白眼说:“那当我没说吧。”

我们原地休息了下就继续前进了,王猛又把这男人的包里能用的东西给捡了,尤其是那个照相机他很喜欢。

大概在山洞里走了十多分钟后我们终于走到了尽头,夜色中猫头鹰在发出咕咕的叫声,整个苗寨里长满了树木,建筑分为两种类型,石屋和吊脚楼,一条石阶倾斜向上蜿蜒崎岖,这些吊脚楼和石屋就在这条石阶两侧,依山势而建。

“穿过这条路就能通到后山了,那里是我住的地方,附近有一片杜鹃花盛开百里的地方。”阿洛说。

“这时候别说什么杜鹃花了,我感觉你们苗寨怪怪的。”王猛环顾四周说。

此时苗寨里刮起了一阵风,树叶沙沙作响,风从建筑中间的石阶穿过迎面吹来,发出呼呼的恐怖叫声,我陡然间毛孔开启起了鸡皮疙瘩,体内的祝由气突然有了反应,这风里带着一股阴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