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被困水牢/黄帝外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正要将这情况告诉大家,眉心突然一凉,好像有水滴到了眉心,我还以为下雨了抬头看了下,但并没有下雨,伸手一摸眉心部位的液体,仔细一看,居然是血!

“血!”我将手指头给大家看了下。

“见鬼了,天上怎么下血了?”王猛吃惊的抬起了头。

大家都下意识的去摸额头,不过都没有。

金婆婆也诧异非常,把我的手指头拿到鼻尖处嗅了嗅,脸色一变说:“是活人的活血!”

“从天上滴下活人的血,这……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华若兰颤声道。

“可刚才也没见武林高手从头顶飞过去啊,就只感觉到一阵风吹过了。”王猛说。

我们又抬头看了一遍,头顶只能看到夜空。

“刚才那阵风里带着阴气。”我说。

听我这么一说金婆婆的脸色更加凝重了。

“阿洛你说句话啊,你虽然不住在苗寨,但你阿娘难道一点苗寨的事都没跟你说过吗?”王猛问。

阿洛没有回答,只是神情凝重的环顾着四周,苗寨里诡秘的气氛让我们顿时就紧张了起来。

就在大家有些茫然的时候,苗寨里那些吊脚楼和石屋突然亮起了火光,很快从里面就冲出了很多拿着火把的人,一下就把我们团团围住了,我们几个马上背靠背靠在了一起环顾着他们。

这些苗人穿着民族的粗布服饰,头上扎着头巾,都是青壮年男人,只有一个老人。

“长老,是芭珠和汉人的那个孽种。”一个苗人靠到那老人身边用苗语说了句,原来那老人是苗寨的长老。

这一路上我们无聊的时候阿洛就教我们听苗语,说是学不会了,但基本能听懂了,所以他们说了什么我们都听懂了。

这长老手中托了一个水烟壶,只见他眉心微微一皱,端起水烟壶吸了一口喷出了缭绕的烟雾,顿时呛的我们咳嗽了起来。

“阿洛,你不在后山守着你阿娘怎么跑寨子里来了,还带了这些外人进寨子想干什么?”长老皱眉盯着阿洛用苗语问。

“他们是我的朋友,我只是路过寨子,一会就走了。”阿洛说。

“朋友?你还有朋友?而且还是汉人朋友?”长老一连三个疑问。

“是的,我在外面认识的朋友,他们是好人,不许伤害他们。”阿洛站到了我们面前。

“哈哈,你也有一半汉人的血,这算是认祖归宗了吗?芭珠那贱人犯了寨规本该被锁入水牢等死,要不是长老看在她怀有身孕,你以为你这个孽种还能住在后山?我们连后山也不让你住!”一个苗人厉声道。

“不许你们侮辱我阿娘!”阿洛眼里闪出了狼性的凶狠目光,那苗人脸色一僵缩到了长老身边去。

“阿洛,寨子里的规矩你不懂吗?汉人是禁止踏入一步的,当年要不是那个养蜂人带着儿子走的及时,你以为他们能这么轻松的离开吗?”长老顿了顿道:“刚才你从山洞过来的时候已经看到那个人的下场了吧?那人真正的身份是一个白苗人,胆敢窥觑本寨的炼蛊秘法,那就是他的下场!”

“我的朋友不是白苗人。”阿洛沉声道。

“汉人更不是好人,哼!”长老说着就冷哼了一声。

“你说你朋友不是白苗人,谁知道是不是乔装的?你看他也挂着那东西,我们刚收了一卷那什么胶卷,现在他又带着这东西回来了,居然还带着枪,不是窥觑我们的炼蛊秘法又是什么?!”一个苗人指着王猛挂在脖子上的照相机叫道。

我心中一抖朝王猛看了一眼,王猛似乎没听懂这苗人说的什么,这会还没反应过来,我赶紧推了他一下小声道:“赶紧把照相机和枪扔了,叫你别贪小便宜了,这下麻烦了,人家当我们跟山洞里那人一伙的了。”

“啊?!”王猛抖了一下赶紧取下照相机丢到了地上,犹豫了半天才心疼不已的把枪也给扔了,举起双手说:“我们跟那人不是一伙的啊。”

“把他们给我锁进水牢去!阿洛也一起锁了!”长老厉声道。

一群苗人立刻涌了上来,华若兰正要拿出麻沸慑魂针却被金婆婆给按住了,我们一下都想起阿洛的提醒了,这些人没准都是下蛊的高手,神不知鬼不觉就能让人中蛊,得罪不得,于是我们也不敢反抗,只好任由他们把我们给捆了。

我们被押着往石阶上走,阿洛在最前头,我跟在他后头,我们的手都被绑了,我看到竹篓里的小安睡眼惺忪的睁开了眼睛,这会正透过竹篓的缝隙好奇的打量周围环境,那些苗人都还没注意到阿洛的竹篓里有个孩子。

我给小安使眼色,让他别出声,谁知道有个苗人头上可能平时受了伤,伤口有血腥的味道,小安的眼睛一直盯着那苗人的头部。

我心说不好,还没等我心里念叨完小安一下就兴奋了,开始骚动着爬出竹篓。

小安爬到竹篓边,胆子大的出奇,一下就扑向了那个头上有伤的苗人,坐到他头上抱着就舔起了伤口,那苗人还没反应过来小安就一口咬了下去。

“啊呀~~。”这个苗人惨叫了一声,连同小安一起滚到了石阶边上的沟里。

“小安!”我都担心的喊了声。

“哇呜呜呜。”小安从沟里坐了起来,捂着自己的尖牙放声哭了起来,准是咬到坚硬的头盖骨把牙齿咬疼了。

其他苗人也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惊的不知所措。

“长老,阿洛还带着一个孩子呢,怎么办?这……这是什么孩子怎么这两颗牙这么尖,还会咬人!”一个苗人颤声道。

“不管了,把他的嘴给塞了!”长老厉声道。

那些苗人估计是被刚才那一幕吓到了,也不敢碰小安,最后是长老亲自拿着一块布把小安的嘴给塞了,小安失去了自己最致命武器,小眉头紧皱白着长老,小手想要去扯嘴里的布,可长老很快也把他的手给控制了。

“不要伤害小安!”唐莺狠狠瞪着长老叫道,可惜那些苗人根本不搭理她。

很快我们就被带到了苗寨后面的一块空地,空地附近有好几个打着木栅栏的洞穴,木栅栏上还挂着一条长长的大锁链,长老吩咐苗人把一个山洞木栅栏的锁链给打开了,然后把我们挨个推了进去,我们脚下踩空一下就顺着一个斜坡滚落了下去,掉进了水里,小安却被长老带走了。

洞穴里幽暗一片,只有洞口那里点着两盏油灯。

这水齐腰深又黑又臭,顿时让我们皱起了眉头,我抬头看去,斜坡上的山洞木栅栏被锁上了。

“啊~~。”华若兰惊叫了一声,我们回头看去,只见在这漆黑山洞的水里居然还浮着几颗发黑的骷髅头和散落的骨架。

“为什么把我们关在这种地方,我操,臭死了!”王猛大叫道,声音在洞穴里回荡。

“别叫了,小心引来水老鼠,这里是关押白苗人的水牢,渴了只能喝黑水,饿了只能吃水里的水老鼠,弄不过水老鼠就只能活活被水老鼠吃掉。”阿洛沉声道。

“什……什么,水里还有老鼠?!”华若兰吓得赶紧靠到我身边紧紧贴着我。

唐莺看了我一眼又看了华若兰一眼,神情有些落寞,我环顾了一下四周,在洞穴的角落里有一块石头平台,我赶紧转移了话题说:“到那块石头上去吧。”

“手都绑着呢怎么上去。”唐莺说。

“小猛子你过来把我的绳子给咬断了。”金婆婆叫着王猛。

王猛过去费了半天劲才把金婆婆手上的绳索给咬断了,然后金婆婆又帮我们解了绳索,我们这才爬上了石头,等最后一个王猛爬上石头的时候,我们马上就发现水里一只只水老鼠不知道从哪个角落里游了出来,每一只的大小比普通的老鼠看着要大了两三倍,那毛茸茸脏兮兮的鼠毛露出水面,看着叫人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

“也不知道小安怎么样了,那长老看着不像好人。”唐莺担心道。

“小安虽然不是普通小孩,可毕竟也是小孩,长老心地不坏,他只是要保护苗寨,小安失去了威胁,长老应该不会对他怎么样,大家放心吧。”阿洛说。

我们这才松了一口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