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大战飞头/黄帝外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阿篱见这么多人冲了出来,停止了吸血雾,把血雾都吞了进去,那吊耷的肠胃又是一阵诡异的蠕动。

“爷爷!”阿幼朵跑到长老身边跟他依偎在一起,我们抬着头看着阿篱。

“阿幼朵你快跑啊,你跑出来干什么吗?很危险啊!”长老痛心疾首道。

“早知道你们躲在那里,我在寨中隐匿的时候就注意到你们了,见你们跟这寨子没关系就没对你们下手,还不给我快滚!”阿篱厉声道。

“阿篱姨娘,我是芭珠的儿子阿洛。”阿洛默默说。

阿篱愣了下看着阿洛,脸上浮现了一丝惊讶表情,不过这丝惊讶表情转瞬即逝,接着阿篱居然流下了一滴泪,沉声道:“阿洛,我跟你阿娘当年是好姐们,我们的命运是如此的相似,我也是因为她才勇敢的走出了这一步,但芭珠比我幸运,她还有个这么大的儿子,阿洛你赶紧带着你的朋友走,你既然叫我一声姨娘,我不想伤害你,不然一会我发狂了控制不住会伤到你的。”

“看起来你良心并未泯灭,你既心存善念,又为何要将寨子生灵涂炭?”金婆婆问道。

阿篱白了金婆婆一眼厉声道:“这是我跟寨子之间的恩怨,你一个外人休要多管闲事,否则别怪我不客气!阿洛你还不赶紧走!”

阿洛一声不吭的站到了长老面前道:“阿篱姨娘,虽然我还不了解你跟长老和寨子的恩怨,但我不认同你的做法,虽然寨子里的人对我不好,可我还是不愿看着你伤害他们。”

阿洛的这番话连我都有些吃惊了,如果换做以前的阿洛肯定不会这么说,对于爱憎分明的阿洛来说,这一路上跟我们经历了许多事,让他学会了什么是宽容。

“啊哈哈哈哈,芭珠你看你儿子跟你多像,心地这么善良,人家这么对他他却还以德报怨,可惜我阿篱做不到,十五年前的今天,他们杀我丈夫和女儿,为了报仇我踏遍千山万水,终于在滇缅山区寻找到了一位隐士高人,我把自己搞的人不人鬼不鬼习的了一身降头术,以前每年的今天我回寨子只是小惩大诫吓唬吓唬他们,一来是要让他们尝尝失去亲人的滋味,折磨他们,二来是因为我的百花降头术还没练成功,怕无法对付老东西的蛊毒,今年我百花降头术大功告成,蛊毒不侵,我等今天等了十五年!杀夫杀女之仇我一定要报,任何人都无法阻拦!阿洛,既然你执意要护着这老东西,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阿篱说完面目就狰狞了起来。

“这女人已经被仇恨冲昏了头脑,加之又练了邪术,不会顾念旧情了,刚才只不过是她一闪而过的记忆罢了,小心阿洛。”金婆婆提醒道。

阿洛拿出痋虫笛开始吹奏,很快就招来了一群飞舞的野蜂在自己面前筑起了一个虫盾,虫盾越来越大,最后将长老、阿幼朵和他自己严严实实的包在了里面,看着就像一个土坟似的,

阿篱果然不念旧情了,肠胃一阵蠕动,嘴里喷出了暗黑的血雾朝着虫盾袭去,顿时那虫盾就被烧出了一个大洞,大量的野蜂化为了灰烬,幸好阿洛不停的在吹痋虫笛,野蜂从四面八方不断的涌来又把大洞给重新补了回去。

“俞飞!”金婆婆喊了一声,我马上反应过来绕到虫盾后头运起了祝由气,然后将制造出来的祝由气注入到了虫盾上,这虫盾上立即就包裹了一层淡淡的黄色气体,那暗黑血雾跟祝由气相撞,发出了如同电流相撞的噼里啪啦声,还飘起了一阵青烟,幸好血雾并没有冲破祝由气盾,这让我也稍稍松了口气。

阿篱脸色一变停止了喷出暗黑血雾,可刚才喷出的血雾仍凝聚在虫盾周围,我又不敢松懈。

阿篱扭头瞪着金婆婆她们,我心里紧张的一抖。

“你全神贯注的制造气盾保护阿洛他们,这边由我来负责,小猛子你给我滚的越远越好。”金婆婆镇定的站在那说道。

王猛一个惊颤,看了看阿篱血淋淋的肠胃,眼睛一转拔腿就跑,几乎瞬间就跑的无影无踪了,我咽了口唾沫,这小子成天把义气挂在嘴边,这会怎么跑的比兔子还快!

“若兰!”金婆婆又叫了一声。

华若兰回过神,身子一闪摆了个架势,随即双手一扬就飞出了大量的麻沸摄魂针,那针如暴雨一般飞向了阿篱的飞头,这针密密麻麻比苗人的弓弩可难躲多了,虽然阿篱的飞头不断的甩着长发,飞头也不断的四下飞动,可飞头无论飞到哪里,华若兰都能准确无误的飞出麻沸慑魂针,华若兰应该是尽了自己最大的能力了,我还是第一次看她飞出这么多的麻沸慑魂针。

等针雨停止时,阿篱的头颅也停止了飞动,长长的头发遮住了脸部,那吊耷的肠胃蠕动的非常快,鲜血滴落到地上顿时发出哧哧声。

华若兰气喘吁吁的看着阿篱,一手按着腰间的一个小腰包,她的针全在那里面,金婆婆缓缓站到了华若兰和唐莺面前,示意暂时先不要动。

空气中紧张的气氛在蔓延,一阵微风吹过带着股血腥气息,我这边也不敢松懈,生怕一松懈阿篱就朝这边袭来了,再说那凝聚的血雾仍在跟我的祝由气做抵抗,还没有消散。

我看阿篱的飞头仍飘在半空中,好像一点也没有受到麻沸摄魂针的伤害,而且她的长发遮住了脸庞,吊耷的肠胃蠕动加速,像是更加愤怒了。

阿篱的头发轻轻一飘,露出了一只眼睛,这只眼睛里居然扎着一根麻沸摄魂针,鲜血渗透眼眶染红眼球,已经让眼睛流出了血泪,看着异常恐怖。

果然阿篱的长发再次疯狂起舞,她龇牙咧嘴发出了一声嘶吼,嘶吼声回荡整个苗寨恐怖非常,她的头颅抖动的非常剧烈,连同那吊耷的肠胃一起抖动,更为诡异的是那鲜红的肠胃上黑血正在蔓延,不一会整副肠胃都变成了黑色,在滴着黑血,那黑血滴落到地上不仅仅是冒烟了,直接就把地面都烧出了一个坑洞,叫人心惊胆寒。

“小莺子,这几天为师暗中教你驱动三尸烟雾之术,是到考验的时候了!”金婆婆凛然喊道。

唐莺脸上露出了毅然的表情,立即站到了华若兰和金婆婆面前,双手合十,口中念念有词,不一会金婆婆背后的藤筐内就飘出了大量三尸烟雾,三尸烟雾在唐莺的驱动下立即化作了无数缕细线绵软无力的朝着阿篱的飞头飘去。

“三尸束缚术!”唐莺喊了一声,只听她这一声刚落,那些绵软无力的三尸烟雾立即绷直,以飞快的速度朝阿篱袭去,顿时如绳索一般将飞头和肠胃给捆了起来!

我有些吃惊,没想到唐莺不知不觉已经练的这么惊人了。

三尸烟雾束缚着阿篱,越勒越紧,烟雾绳索跟肠胃上的黑血接触,立即冒出了恶臭黑烟,阿篱更加癫狂的嘶吼了起来,显得痛苦不堪,她张着嘴喷出大量暗黑血雾,血雾凝聚在她周围好像正在实体化。

果然那些暗黑血雾没一会就变成了暗黑血雨开始滴落,将地上一烧就是一个洞,这要是阿篱驱动了血雨飞过来,那全身都要千疮百孔了!

我心急如焚,这边又不能松懈去那边制造气盾保护华若兰和金婆婆、唐莺,万一阿篱驱动暗黑血雨她们肯定就坚持不住了!

我正着急的时候,阿篱突然把三尸烟雾制造出来的绳索给崩开了,仰天一声嘶叫,嘴里喷出如墨汁一样的黑色血雾,很快凝聚在她周围的血雾颜色更加深了,这明显是加重了血雾的毒性!

想起那苗人只是被红色的血雾萦绕就变成了骨架,这要是被这种墨汁一样的血雨淋到,那估计连骨头渣子都找不到了,我顿时急得就要收了祝由气盾,想要跑去保护金婆婆、华若兰和唐莺。

“你不要分心,做好你自己的事,这边无论发生什么也别管!”金婆婆发现了我的异动大声吩咐道。

我有点迟疑,就在这时王猛突然气喘吁吁的跑了上来,身上还挂着照相机、猎枪,看样子他刚才逃走是为了找这些东西,小安这会也被他找到抱在了怀里,小安睡眼惺忪的揉着眼睛,看到阿篱那血淋淋的肠胃顿时一个激灵就瞪大了眼睛,好像什么瞌睡都没了。

我突然明白王猛拔腿逃跑之前盯着那血淋淋的肠胃是什么意思了,他是去找小安了,小安的噬血性跟阿篱以血雾为武器的特点相克!

王猛看到我们这情景惊得一颤,突然叫道:“飞头,看这边,尝尝老子的秘密武器,放暗器!”

只见王猛话音刚落就把小安给扔了出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