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诡异团聚/黄帝外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长老闻言赶紧拿起铁链,那蜥蜴蛊人转动铜铃大眼看了长老一眼,长老迟疑了一下不敢下手。

“赶紧锁,趁这会他被阿幼朵的叫声给叫糊涂了,相信清醒不了多久。”金婆婆提醒道。

长老这才上手把蜥蜴蛊人给锁上了,幸好那蜥蜴蛊人没有反抗,见此情景长老又把其他洞口木栅栏上的铁链也给卸下绑在了蜥蜴蛊人身上,直到蜥蜴蛊人彻底没法动弹了我们才松了口气。

此时那些跑进林子里的苗人返回来了,长老又吩咐他们给弄了辆带轱辘的板车,把蜥蜴蛊人塞进麻袋放在板车上,就这样我们拖着蜥蜴蛊人准备去找阿篱了。

根据三尸烟雾的指示我们打着手电连夜追赶着阿篱,我们在大山里走了好长时间,越来越深入大山,林子越来越茂密,可那三尸烟雾还在不断向前延伸指示。

“这飞头的飞行速度也太快了,我们走了几个小时了居然还没找到她,也不知道小安怎么样了。”王猛担心道。

“她元气大伤应该飞不出大山,她的身体应该就藏在大山里,她要在天亮前飞回身体,不然太阳一出来立即就化为血水了。”金婆婆说。

我们正说着茂密的树林里突然传出了小安咿咿呀呀的兴奋叫声,我们一个警觉赶紧叫起了小安,三尸烟雾果然指出了一个方向,我们跟着就跑过去了,扒开树丛看到了一个小山洞,里面隐隐有火光透出。

我们商量了下由长老和金婆婆打头阵,王猛和华若兰带着阿幼朵在外面看守蜥蜴蛊人,随后我和阿洛、唐莺跟着金婆婆、长老也进去了。

这山洞不大,里面生着一堆火,没一会我们就看到了小安。

小安这会正坐在那手中把玩着一节血淋淋的肠子,时不时放进嘴里舔一舔,对我们的到来充耳不闻,而阿篱就虚弱的躺在旁边,脖子上绑着染血的绷带,她那颗飞头已经跟身体接上了。

阿篱瞪着眼睛看着我们,咬牙切齿吃力的坐了起来,一把就把小安给扯过去控制住,狠狠说道:“你们要是敢过来我就杀了他!”

“虽然这孩子伤了你,但你不会杀他,如果要杀他你早杀了,何必等到现在?你的本性不坏。”金婆婆双手背后自信的说。

阿篱脸色惨白大口的喘着气,她突然闭上了眼睛,口中念念有词,接着我们便看到了恐怖的一幕,只见阿篱的头诡异的往后转了一百八十度,突然身子里像是有什么气体一样把头直接喷了出去,绷带脱落,那头连同肠胃一起带了出来,只见她那肠胃千疮百孔在大量渗血,阿篱再次施展了百花飞头降!

“今天……今天我跟你们拼了!”阿篱说完就甩起了长发,飞头周围又开始凝聚起血雾,不过这次那血雾已经非常的稀薄了,一看就是因为肠胃受伤元气大伤了。

“呀啊~~。”阿篱咬牙切齿叫嚣着就飞了过来。

金婆婆和长老面不改色的站在前面,好像胸有成竹似的,阿篱的头还没飞近长老和金婆婆山洞里再次传出了阿幼朵的呼唤声:阿娘~~。

阿篱愣了一下飞头朝山洞口看去,我回头看去,只见华若兰带着阿幼朵进来了,王猛拖着那蜥蜴蛊人也跟了进来。

“阿娘。”阿幼朵战战兢兢的叫道,声音都在抖动。

“你……你是在叫我吗?”阿篱有些惊诧的问道。

“阿篱,我今天带阿幼朵来就是要告诉你真相的,当年我并没有杀死你的丈夫和女儿,他们都还活着。”长老沉声道。

阿篱露出了无法相信的表情,看看长老又看看阿幼朵,最后瞪着长老道:“随便找个丫头来就说是我女儿,想骗我不找你和寨子报仇,没那么容易!你个老东西真是老奸巨猾!”

“阿幼朵是不是你女儿我们说了确实不算,得看你的感觉了,你仔细看看她的五官,母女之间有一种无形的纽带,我相信你能感觉的到。”金婆婆说。

阿篱呆呆地看着阿幼朵,阿幼朵看着那恐怖的飞头吓的直往后缩,金婆婆说的没错,母女之间确实有一种无形的纽带,十月怀胎,肚脐连着母亲,是不是自己的亲生女儿,身为母亲的只要认真感受一定能感受到那种感情。

果然没一会阿篱的双眼里就噙满了血色的眼泪,她一定是认出阿幼朵是自己的女儿了,我仔细看了看阿篱又看了看阿幼朵,这两人说不是母女都没人相信,阿幼朵遗传了她母亲的貌美,五官十分神似,只是阿篱把自己搞的人不人鬼不鬼,乍一看挺恐怖的,所以很难分辨的出来。

在她们母女相互看对方的时候长老开始讲叙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王猛也逐渐把那个蜥蜴蛊人从麻袋里拖拽了出来,蜥蜴蛊人看到阿篱和阿幼朵也是出现了怪表情,那对铜铃眼睛一眨又一眨,眼泪不一会就充盈了眼眶。

蜥蜴蛊人在地上爬动,铁链哗哗的响,王猛胆战心惊的牵着铁链跟着蜥蜴蛊人;阿篱也眼含热泪慢慢飞了过来,肠胃滴着血诡异的蠕动着;阿幼朵迟疑了半天还是在阿洛的带领下才大着胆子慢慢走了过去。

一家三口终于在十五年后团聚了,不过他们团聚的诡异场景恐怕我连做梦都不会梦到,一条蜥蜴,一个飞头,一个小姑娘。

“阿娘、阿爸。”阿幼朵一声声的呼唤让阿篱放声嚎哭了起来,随后那蜥蜴蛊人也发出了回荡在山洞里的嘶叫,这一幕既感人又恐怖。

“俞飞,先想办法止住阿篱的血,再这么流下去她死定了。”金婆婆说。

他们三人短暂的团聚后,阿篱对我们也没了戒心,听说我要给她止血也乖乖配合的飞起了头,把肠胃吊耷在我面前,我还从来没有面对过血淋淋的肠胃飘在半空的情形进行手术,一时间有点乱了方寸,还好金婆婆亲自给我做了助手,让我情绪稳定了下来。

“小安快把阿篱的肠子交出来!你个贪吃鬼,喝了人家的血还把肠子咬下来舔,你太过分了!”王猛站在小安面前厉声道。

“咿咿呀,不!”小安冲着王猛皱起了眉头,露出两颗尖牙,叫了两声后突然说了一个“不”字,惊得我是一抖愣愣的看向了小安。

“我操,这小家伙居然会说话了!”王猛也是惊的叫了起来。

这时唐莺走了过去推开了王猛说:“是你扔他出去的,他不给你也正常,小孩子是要哄的。”

“他是自私的鬼婴,哄有什么用。”王猛说。

“小安乖了把肠子给我,一会我让王猛哥哥挤血给你喝好吗?他的血又热乎又新鲜,你觉得怎么样?”唐莺说着就冲小安眨了眨眼。

小安咧开嘴傻乎乎一笑,眼睛滴溜溜看着王猛,嘴角顿时就流出了口水,然后扬起手把肠子松开了,吓的王猛赶紧跑到了一边去……。

唐莺毕竟这一路上都在照顾小安,小安对她非常熟悉,简直就跟妈妈一样,虽说鬼婴很自私,但这种出于熟悉感而听唐莺话的情况也不是不可能发生,我隐约觉得今后唐莺很可能会成为唯一能控制住小安的人,金婆婆找传人果然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唐莺把肠子拿过来后我便准备对阿篱进行手术了,阿篱甚至不用麻醉就示意可以开始了,好在她肠子上的伤都是尖牙造成的小孔洞,很快就缝合了,我把那节肠子接回去止了血后便完成了手术。

阿篱的头飞回了身体后便虚弱的晕厥过去了。

“这小兄弟的医术真是厉害。”长老上下打量了我一眼道。

“这只是缝合的小手术而已,他真正厉害的你还没见过呢,就拿这蜥蜴蛊人来说,你觉得有没有办法治?”王猛得意的帮我吹捧。

“这种蛊毒是我们的禁术蛊毒,根本无药可解,除非是创立蛊毒禁术的人才有可能解得了。”长老说。

“那不一定,我敢打包票俞飞一定能给治好了。”王猛拍着胸口说。

“哦?有这么厉害?”长老露出了吃惊的表情。

我看了看蜥蜴蛊人又看了看昏厥的阿篱,接着又扫向了阿幼朵,确实,总不能让他们一家三口以这种恐怖的场景相聚,这次阿幼朵是在阿洛的帮助下才相认了,这要是以后天天这样相聚,阿幼朵肯定要吓坏了,王猛这王八蛋又把我吹上了天,弄的我都下不了台了,于是我只好点了点头道:“我愿意试一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