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至阴之尘/黄帝外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天色已经亮尽,山林中瘴气皑皑,湿气很重,这大山雨林中根本没有路可言,阿洛拿着王猛的匕首在前面披荆斩棘的开路,阿篱和蜥蜴蛊人躺在板车上被锁链固定,我和王猛拖着板车艰难前行。

长老在林中采了草药给我们祛除瘴气,我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在中午时分回了苗寨。

苗寨里的寨民早已经等后在那了。

王猛像是看到了希望赶紧跑过去请人过来帮忙,我隐约有种不好的预感,果然王猛一过去就被他们推倒在地,王猛气呼呼的准备爬起来理论,可苗人完全不搭理他,全都冲着我们过来了。

苗人朝板车上的阿篱和蜥蜴蛊人看了眼,吵吵嚷嚷把我们堵在了进寨的路口,就是不让进寨。

“长老,你不是最痛恨汉人吗?为什么你还对他们这么客气,他们准是来窃取我们炼蛊秘法的。”一个苗人说。

“昨晚要不是他们挽救了寨子,你还能站在这里吗?阿篱来的时候你跑哪去躲着了?”长老沉声道。

这苗人脸色难看了下,犟嘴道:“汉人最善于伪装了,好,即便这几个汉人没有恶意,那为什么把这十几年来杀了寨中多少条人命的女魔阿篱给带回来了!我们坚决不让她进寨子!”

“对,不答应!”其他苗人附和道。

“时过境迁,物是人非,其中发生了什么改天我向你们解释。”长老气呼呼的说。

那些个苗人不依不饶群情激愤,有的甚至要直接拿出柴刀,说要杀了阿篱给自己亲人报仇,把阿幼朵吓的紧紧抓住了阿洛,长老也被苗人给围了个水泄不通,一寨之长不好当啊,难怪长老这些年一直不敢把实情透露了。

阿洛想了想就上前跟长老说了什么,长老最后说阿篱和蜥蜴蛊人将会被送到后山,不会踏足寨子,并且由他亲自看守,要是出了事他就退位让贤不做这个长老了,长老这么说才终于平息了寨民的愤怒。

我们又拖着阿篱和蜥蜴蛊人去了后山,终于我们见到了阿洛生活的地方,这里虽然是后山,终日不见阳光,但阿洛的阿娘愣是把他们生活的地方开辟成了一个适合居住的地方。

一间依岩壁而修的小木屋就屹立在那,木屋前还有一小块开垦的地,里面种植着杜鹃花,可惜杜鹃花无人照料已经枯萎了,一道阳光从山缝中洒了下来刚好照在杜鹃花上,山缝像是有人工开凿过的痕迹。

“这里当年也是我帮着芭珠一起修建的,唉,芭珠一个人带着阿洛不容易啊。”长老环顾四周感叹道。

阿洛推开了木门,我们跟着进去看了看,里面的条件非常简陋,看的我们心酸不已,当阿洛说他阿娘身体不好,行动不便,每天只能从山缝中晒到两个小时的太阳时,我们的眼泪都快下来了。

我们放下阿篱,阿篱已经醒转只是很虚弱,不过她顾不上自己了,只要能让她看着阿幼朵,她的脸上始终都洋溢着温情的笑容,很难想象眼前这个女人会是昨晚疯狂的女魔头。

阿篱倒是好治,只需喝点药调整一段时间,少用百花飞头降就会痊愈,至于蜥蜴蛊人姜龙就比较麻烦了,姜龙身中禁术蛊毒多年,又在黑暗潮湿的水牢里生活了十几年,体内结构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那蛊毒已经深到了跟他共存的地步,换而言之就是跟他融为一体,已经适应了这种蛊毒。

我给姜龙把了把脉,他的脉象非常正常,这就更确定了我的判断,这蛊毒已经成了他身体的一部分,要是除去蛊毒相反还会让他身体产生不适,这就跟脸上有颗痣一样,看了十几年早以习惯,突然有一天给除了,还不习惯了,可姜龙又不能以这样的状态生存一辈子,他是一个人,怎么能跟一条蜥蜴一样活着呢?

“小兄弟,你一定要想办法治好我丈夫。”阿篱躺在那虚弱的发出声音。

“我会尽力的,我也不希望阿幼朵的阿爸一直这样。”我沉声道。

我把长老招呼到了角落里询问了下关于姜龙中的禁术蛊毒,长老无奈的表示自己没练过禁术蛊毒,压根就不了解,而要解姜龙的蛊毒就必须先知道他中了何种毒物,我相信在黑苗人的禁地一定能找到答案。

一时间我犯了难,长老见我在他面前眉头不展的晃来晃去,最后一手搭住我肩膀沉声道:“我破例带你去禁地,有我看着你没事的。”

“长老你真的信任我?”我反问道。

“昨晚你们做的事我都看在眼里,还有连阿洛这冷冰冰的孩子你们都能感化的有血有肉,我有什么理由不相信你?”长老说着就大笑了起来,我也附和着笑了起来。

一夜未睡在加上走了山路,我们都有点体力不支了,阿洛在山里给我们找来了天然的食物,我们吃了后又休息了一会,下午的时候长老便带着我和阿洛出发了。

“阿洛你那驱虫术是谁教给你的?”长老在路上好奇的问。

“一个隐居在滇南大山里的白胡子爷爷,有一次我去给阿娘采药遇到的。”阿洛也没有隐瞒长老。

“你说的应该是滇南虫谷吧,那里是我们整个苗人的禁地,传说那里在上古时期是阿普蚩尤的手下四员大将魑、魅、魍、魉出没的地方,他们的戾气导致那里的虫类变异凶猛无比,至今没人能深入,没想到那里还住着高人啊。”长老感叹道。

长老提到蚩尤阿洛的脸色就变了,我赶紧岔开话题故意揉着脚叫道:“哎呦喂,长老还没到啊,我快累死了。”

“马上就到了。”长老应道。

我们又穿过了一片杜鹃花绵延的地方,远远看去那花简直看不到尽头,美的叫人陶醉,这里应该就是芭珠和刘国邦认识的地方了。

阿洛小心翼翼的摘下一朵杜鹃花咬在嘴里,也不说话就这么跟着长老。

在黄昏的时候我们到达了大山深处的一条瀑布边,长老介绍说这里是个寒潭,这条瀑布是喜马拉雅山脉上的冰川融水,非常冰凉刺骨,我伸手摸了下,果然是一股寒意顺着指尖就传导了上来。

阿洛二话不说就跳进了寒潭,让我和长老吃了一惊,不过我马上就明白过来了,想了想就运了祝由气护体跟着阿洛跳进了寒潭。

黄昏的夕阳从瀑布上方照射下来穿透到水里,这水没有受过污染清澈见底,阿洛口中含着杜鹃花不断的深入水底,我因为有祝由气护体倒是感觉不到寒意,所以也跟着深入了下去。

很快我就在水底看到了被固定在木筏上的芭珠,芭珠安详的就跟睡着了一样,竹筏和芭珠的遗体周围都插满了杜鹃花,夕阳从水面穿透下来,一片色彩斑斓,映衬的阿洛的阿娘芭珠美轮美奂。

阿洛取下杜鹃花插在芭珠的头上,又亲吻了下芭珠的脸颊,然后双手做祈祷状,这一幕让我感动不已,于是也跟着阿洛一起祈祷,我在祈祷让我想到救活芭珠的法子,让阿洛的内心不再孤独。

我们返回水面都冻得瑟瑟发抖,长老颇为诧异,询问才得知阿洛把阿娘藏在了这个寒潭底,长老不禁唏嘘的感叹了声。

在长老的带领下我们终于进了禁地,原来禁地就在瀑布的后面,瀑布后面有个空旷的大山洞,长老点亮禁地的油灯,山洞里的一切立即明亮了起来,在山洞的洞壁上刻着奇形怪状的虫类图形和各种练蛊秘法,都是苗语我看不懂,不过光看图案基本就能理解了。

每一种蛊都足以令人震惊,不过我也无暇去顾及这些了,赶紧找到了那刻着蜥蜴蛊的一块洞壁,经过阿洛的讲解我也明白了上面的意思,这蜥蜴蛊是由一种叫做珠毒蜥的蜥蜴和蜘蛛、蜈蚣、蝎子等七种常见毒物混置于器皿之中,最后自相残杀的只剩下珠毒蜥,在把这条珠毒蜥制成粉末配合黑苗人的秘法就能练成禁术蛊毒。

洞壁上记载珠毒蜥没有其他七种毒物厉害,它活下来的几率非常低,如果一旦珠毒蜥活下来,那毒也是最凶猛的,可改变人体的构造,将人直接就变成蜥蜴,非常恐怖。

了解了是哪几种毒物后我们便原路返回了。

“阿洛,我一定会想办法兑现我的诺言的。”我拍着阿洛的肩膀给了他一个坚定的眼神。

阿洛呆呆地看着我,最后点了点头。

长老把我们送回了阿洛的住处,便离开回了寨子。

晚上的时候我坐在木屋门口想着治疗这种蛊毒的法子,蛊的起源是巫,所以外经册子中也有关于蛊的少量记载,但治疗方式却跟那树癫之症一样,没有一个确切的方子,因为蛊毒跟疣毒一样也有千万种!

幸好这次我知道了这七种毒物和珠毒蜥,只要针对这些毒物就可研制出解毒药,不过解毒药中还需加入一味药引才能发挥药效,这药引说好弄也好弄,说不好弄也不好弄,看来又要找金婆婆帮忙了。

大家劳累了一天都已经在木屋里横七竖八的睡下了,我叫醒金婆婆来到了门口将搞药引的事交给了她。

金婆婆了解了情况后问道:“放心,无论是什么药引我都给你搞到,是什么药引?”

“至阴之尘,寡妇床头灰!”我小声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