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恶斗守护者/黄帝外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傅绍辉将黑玫瑰一扬,双眼一闭,口中念念有词,微风吹来突然带着一股奇异的香气,这香气顿时让人脑子一片混沌,眼前事物突然重影,仿佛意识也逐渐在消失。

我们赶紧捂上了口鼻,阿幼朵因为年纪小抵抗差,捂着口鼻都被这香气熏的瘫软倒地昏过去了,我朝阿洛的竹篓看了一眼,小安也睡着了。

“阿幼朵!”阿洛惊呼了一声。

“大家不要怕,阿幼朵应该没事,这香气应该只能让人昏迷,这女人不敢伤到阿洛,也就不会伤到我们了。”我说。

傅邵辉微微睁开眼睛,右手摆出了佛教中菩萨的莲花指,柔声喝道:“净土迷尘!”

只听她喝完那朵黑色的玫瑰突然绽开,花蕊仿佛散发出黑色的妖冶气体,空气中那股诡异的香气越发的浓烈了。

“俞飞哥哥用你的祝由气盾!”唐莺提醒了我一句,我这才反应过来,赶紧运气了祝由气在前面筑起了气盾保护着大家,果然这气盾一挡,那诡异的香气就飘不过来了,我的脑子一下就清醒了许多。

阿洛吹起了痋虫笛,黑暗中我注意到傅邵辉周围有许多的小爬虫如潮水般朝她涌去,傅邵辉镇定的瞟了一眼,扯下一朵花瓣扔到地上,那些小爬虫突然改变方向全冲着花瓣爬去了,挤成了一堆。

“哈哈哈,雕虫小技你以为对我有用吗?阿洛少主你还是乖乖的跟我回去吧。”傅邵辉仰头大笑。

华若兰抓住机会飞出麻醉针,傅邵辉这会正仰头大笑压根没注意,麻醉针一下就插中了她的手背,让她手中的黑玫瑰陡然落地,傅邵辉缓缓收了笑容,脸上出现了一丝凝重,单手一握拳,那麻醉针被弹了出去,随后她捡起了黑玫瑰。

“怎么……怎么对她没有麻醉效果,这不可能啊!”华若兰有些吃惊。

“废话,你以为麻沸散对我就有用吗?对于你们这些俗人来说麻沸散可能是天下第一麻醉药,无法抵抗,可对于一辈子被花毒浸染的人来说没有半点效果,曼陀罗花的麻醉效果确实不错,就像被蚊子叮了口似的,好不爽。”傅邵辉眉头皱了起来。

华若兰心惊不已,这恐怕是傅邵辉说中了她这麻沸散的主要配方的原因吧。

“阿洛少主对不起了,我要暂时弄晕你强行带走了。”傅邵辉脸上浮现了严峻的表情,她要动真格的了!

我不敢有丝毫松懈将气盾越扩越大,最后形成了一个气罩把大家罩在了里面。

那傅邵辉又摆出了一个指态,口中念起了什么,这次我能清楚的听到她在念道:“嗡大咧度大咧度咧梭哈,度母牢狱结界!”

她的话音刚落,一股黑气从黑玫瑰里飘出朝我们袭来,这些黑气在祝由气盾周围幻化成了一个黑色的大笼子将我们罩在了里面,并且在逐渐缩小,我试着将祝由气盾扩大,但一碰到那黑色大笼子马上就被压制了下来,导致我的祝由气盾越缩越小,再次制造出来也无法将黑色大笼子撑开,我心中一抖有些没辙了。

阿洛继续召唤着虫子朝傅邵辉袭去,傅邵辉盘腿坐地,犹如观音坐莲,一股黑气笼罩在她周身,接着黑气如同莲花一样慢慢绽开,那些虫子根本就靠近不了。

就在这时一股白色烟雾悄无声息飘来,幻化成丝线扯在了黑色大笼子上,突然一拉,黑色大笼子瞬间崩碎化为了黑气飘回了傅邵辉的黑玫瑰里。

“金姐!”我们发出了齐声呼叫,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果然我们刚喊完金婆婆就跃了出来站在我们面前,厉声道:“又来一只密宗的苍蝇,还是只母苍蝇!居然连绿度母心咒都用上来对付这些孩子,你不觉得惭愧吗?”

傅邵辉站了起来扬起了邪笑道:“嘿嘿,来了高人啊,我就是陪他们玩玩而已,只要阿洛少主乖乖的跟我回去,我也就走了。”

“高人不敢当,不过你这绿度母界气练的不到家啊,比那面具丑男的胎藏界气差了好几个档次啊,我用烟雾轻轻一扯就散了,哈哈哈哈。”金婆婆双手叉腰说着就大笑了起来。

“居然说我们老大是面具丑男,他会杀了你的!”傅邵辉脸色一变道。

“杀我?我跟他交过手也就一般啊,我就叫他面具丑男他也没把我怎么样,怎么着?你也要试试我的魇术?”金婆婆厉声道。

很显然金婆婆这是在唬这个傅邵辉,不过傅邵辉好像真被唬住了一直不敢动弹,说:“听老大介绍过你,让我小心一个会放三尸烟雾的女人,说的就是你吧?”

“正是!”金婆婆沉声道。

“那我今天就来试试你的魇术究竟有多厉害!”傅邵辉说着就摆开了架势,周身黑气绕身,邪气凛然。

“你们都给我退到屋里去,没有允许不要出来!”金婆婆叫道。

“金姐我……。”我想留下来帮助金婆婆,金婆婆回头白了我一眼,我只好准备退回木屋里,不过就在我们要退回木屋的时候突然发生了奇怪的事情。

只见那傅邵辉突然脸色大变,发出惊恐的尖叫,整个人在那莫名的跳动滑稽非常,只听她在那叫:“啊啊啊,蛇啊,蜘蛛,蝎子,走开,我的娇贵身躯,哎呀,啊啊啊啊,滚开!”

她那样子就好像身上有很多蛇、蜘蛛爬满了似的,可是我们定睛一看她身上压根什么也没有,就见她搁那胡蹦乱跳扫着身上,不一会她把黑袍都脱了在那踩,她露出了姣好的身材,只穿了一件紧身小背心,手臂白嫩嫩的,心口一片雪白,看得王猛嘴都咧开了,坏笑着愣愣道:“继续脱啊。”

“怎么回事?我的虫子都靠不近她,她怎么好像身上有虫子爬似的。”阿洛愣愣地嘀咕道。

“是降头术里的幻术!”金婆婆反应了过来。

金婆婆话音刚落,我就感应到了一股阴气袭来,猛的一抬头,只见一颗飞头拖着血淋淋的肠胃飞了过去,朝着傅邵辉飞了过去。

“啊啊啊,好多血啊,好恶心啊,我最怕脏了,啊~~。”傅邵辉被飞头吓得花容失色,尖叫着调头就跑,飞头紧追不舍,一人一头逐渐没入了林子消失不见了。

过了好一会飞头才飞了回来,飞进了木屋,我们赶紧冲进了木屋,只见阿篱此时正盘坐在床上,飞头已经跟身体合到一起了,脖子上一道深深的血痕,阿篱慢慢用纱布将脖子重新包了起来,脸色苍白,嘴唇毫无血色,露出了一丝笑容看着阿洛抱进来的还在昏迷中的阿幼朵,喃喃道:“阿娘一定会保护阿幼朵的,只要谁敢伤害阿幼朵,阿娘就算是拼了命也会要了她的命!”

阿篱说完就双眼一翻轰然倒在了床上。

金婆婆赶紧上前查看了一下阿篱,检查完后才松了口气说:“还是那个问题,气血太虚了,她要是再用百花飞头降对恢复可不太好啊,幸亏把那女的吓跑了,那女的也不简单。”

“金姐,她到底是什么来路?”王猛问道。

“跟那个黑袍面具人颇有渊源,她气的路数也属密宗的,脱胎于密宗绿度母,绿度母是观世音菩萨的化身,看来那天黑袍面具人说的是真的了,蚩尤一族帝王血脉的守护者后人悉数复苏,看来这场大战即将要来临了。”金婆婆面色严峻的说。

阿洛放下了阿幼朵,默默地说道:“都是我害了大家,他们只不过要的是我。”

“阿洛这不能怪你,你不要自责,还有你可千万不要有其他的心思,如果你跟着她回去了,那后果将不堪设想!”金婆婆提醒道。

“可要不是我大家也就……也许我跟她回去就不会有这场大战了。”阿洛低着头看着阿幼朵嘀咕道。

“阿洛,你的想法太天真了,他们不光是为了你,也为了黄帝外经,就算你回去了这场大战也在所难免,我知道你现在内心很矛盾,你仔细权衡一下其中的利弊,最重要的是你舍得这些跟你并肩作战的朋友吗?”金婆婆说。

我们坚定的看着阿洛,阿洛回过头环视了我们一眼,说:“金姐,我知道了。”

“以后不要胡思乱想了,有我们在谁也带不走你!大家也不光是为了保护你,也是在保护黄帝外经,那女的不会回来了,大家赶紧睡下。”金婆婆沉声道。

这时候阿幼朵逐渐醒转了过来,诧异的看着阿洛问:“阿洛哥哥你怎么了?奇怪,刚才我怎么睡着了?”

阿洛这才松了口气。

大家睡下后金婆婆把我叫到了屋外,把一个小纸包递给了我说:“这是一个八九十岁寡妇床头的尘土,我从她床头的墙上刮下来的,背景我也查了个一清二楚,那寡妇守贞操守了大半辈子,村里都给立了贞洁牌坊。”

“嗯,那这至阴之尘的效果一定很好了,麻烦金姐了。”我点了点头。

“唉,这点小事有什么麻烦的,现在麻烦的是蚩尤一族的来势汹汹,还有老蛇和老焦两个叛徒,咱们可说是内忧外患啊,你赶紧去睡吧,明天治了姜龙咱们就得上路了,离虫谷没多远了,要赶紧找到叶墨哥哥。”金婆婆说。

“还不行啊金姐,我还要治阿洛的阿娘呢。”我小声道。

金婆婆眉头突然皱了起来,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只见她沉默了好一会才说:“这事明天再说,现在赶紧睡觉去。”

我只好回了木屋躺下睡觉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