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密林诡变/黄帝外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夜幕笼罩着密林,我们在阿洛的带领下已经在原始密林里走了将近五天。

云南山区的原始密林比我们以前走过的任何林子都恐怖,潮湿、瘴气、沼泽、野兽、毒虫,每一种都能成为致命的原因。

在这样的原始密林里手电远远没有火把管用,所以我们都用起了火把。

王猛破衣烂衫满脸油光,扛着枪拿着火把蹲在树上打探周围的环境,我在另一棵树上寻找着适合安营扎寨的位置。

“阿洛,大概还有多久到虫谷,这里应该是什么地方了?”金婆婆问道。

“如果按照我以前走过的时间来算,我们应该在虫谷外围了。”阿洛说。

“阿洛你胆子还挺大的,一个人都敢深入这样的原始密林。”华若兰嘀咕道。

“那有块空地!”我突然发现了林子深处有适合安营扎寨的地方。

跳下树后我便带着大家过去了,我们已经两天没找到适合安营扎寨的地方休息了,这会有地方休息大家都很兴奋。

我们搭好帐篷生起火堆,赶紧吃了些东西补充疲劳的身体,吃过东西后大家就各自钻进帐篷休息了,我和王猛两人在帐篷外进行值班,以防止野兽的侵袭。

“也不知道叶墨老头是怎么在这地方生活这么多年的,我们这才几天都已经快受不了了。”王猛抹着脸上的油光嘀咕道。

“他不是普通人,我们怎么能比得了,不想死就专心点别打岔,这林子可不是咱们王家村后山的林子。”我提醒道。

王猛端着猎枪四下观望,时而用枪托在草丛里捅捅,时而哈欠连天的伸个懒腰,突然王猛发出了一声惊呼,我跑过去一看,王猛正大口喘着气在愣神。

“你怎么了?”我忙问道。

“刚……刚伸了个懒腰,手一抬,手上的枪……枪好像被什么东西一下就勾走了!”王猛转过身盯着草丛愣愣道。

我立即警觉了起来,环顾四周在地上找了一根树枝往草丛里捅了捅,果然树枝一下就被扯走了,这让我吃惊不小。

王猛回过了神骂骂咧咧说要搞回枪,我还没来得及阻止他就扒开草丛钻了进去,紧接着立即就传来了他的鬼叫:“救命啊~~这是什么鬼东西啊,啊,救命啊~~。”

他的鬼叫把大家都给吵醒了,大家拿着火把都跑了过来。

“王猛哥哥发生什么事了?”唐莺担心的问道。

我茫然的摇了摇头,我怕王猛出事正要扒开草丛进去阿洛扯了我一下,然后将火把放在了我身前,我这才明白了他的意思。

我们拿火把开路这才扒开草丛进去了,走了没几步华若兰又是一声惊叫,我们吓了一跳赶紧回过了头去,原来华若兰只是长发被树枝勾住了。

“对不起,我还以为……。”华若兰尴尬的跟大家道歉。

“救命啊,俞飞、阿洛、金姐~~。”王猛的叫声好像是从半空中传来了。

我们机械的抬起了头,立即被看到的一幕给震惊了,只见王猛被树枝的枝条缠着卷在了半空中!

我们扒开旁边一人多高的草丛一看,又是一抖,只见地上出现了大量的动物白骨,一棵高约十来米的大树挂下来密密麻麻的枝条,这些枝条就跟电线似的,枝条上还有尖锐的倒刺,王猛的枪也被枝条卷在了空中。

“快……快救我啊,缠的……缠的快喘不过气了,刺都扎进肉里了,还在……还在喷胶水。”王猛惊恐的叫道。

我拿着火把小心翼翼的靠近了那些枝条,枝条被火一烤立即卷缩了起来,我吓的赶紧后退了,这树居然是能动的!

“食人树!”阿洛沉声道。

“啊,吃人的树。”华若兰一个惊颤。

“这树怕火,大家拿火烧它!小心不要被枝条缠住了。”金婆婆喊道。

大家赶紧去弄火把,围着这棵树烧它的枝条,空气中顿时弥漫开一股奇异的香气,很快王猛就被松开掉了下来,那把枪也掉落了下来,我们拖着王猛赶紧回了营地,华若兰帮忙捡起了枪带着回来了。

王猛躺在营地翻着白眼剧烈咳嗽着,身上粘满了透明的胶液,很是恶心。

唐莺赶紧上前把王猛身上的胶液给处理干净了,王猛那被倒刺扎过的伤口都出现了溃烂,皮肤上也红肿一片,好在伤势不重,我给他稍微处理了一下就没事了。

“这是什么树这么吓人?”金婆婆也好奇的问道。

“奠柏树,它的汁液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腐蚀人的身体,好在王猛皮糙肉厚我们又救的及时,不然他随时可能被腐蚀的连渣都不剩。”阿洛解释道。

王猛听后心有余悸的咽了口唾沫。

“这树林怎么这么吓人。”华若兰抱着手臂环顾了一下四周。

“这说明我们确实到虫谷外围了,虫谷里的植物和虫类都很特殊,这也是我为什么走那么远的山路也要来这里采药的原因,这里有些植物作为草药有神奇的功效。”阿洛说。

“对了阿洛,上次听长老说虫谷是整个苗人的禁地,传说上古时期蚩尤的四员大将魑魅魍魉的戾气导致了这里的虫类和植物变异,难道这里真有魑魅魍魉?”我小声问道。

“传说不可尽信,因为这里遍布了太多未知的危险,所以在苗人嘴里就有了这样的传说,这里确实有一种叫人难以形容的恐怖感觉。”金婆婆顿了顿道:“不过一想起马上就能见到叶墨哥哥,我这心就激动啊。”

我们正想取笑金婆婆的时候唐莺突然叫了起来“若兰你干什么?!”

我们扭头看去不禁吓了一跳,华若兰居然拿猎枪对着唐莺,那神情不像是在开玩笑,唐莺一步步后退,华若兰步步紧逼。

躺在地上的王猛见此情景也懵圈了,等他反应过来赶紧吃力的坐起,扑过去就抱住了华若兰的腿叫道:“若兰,你疯了啊,枪你不会玩小心走火啊!”

我和阿洛都吓呆了,一向胆小的华若兰怎么突然拿起枪了,还对着唐莺,唐莺这一路上都成了她的好姐妹,两人无话不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若兰,快放下枪!”我紧张的叫道,可华若兰仿佛没听讲一样,连理都不理我。

“若兰的神情有点不对劲。”金婆婆沉声道。

我认真的看了看华若兰的神情,果然有点不对劲,那眼神呆滞眨也不眨,脸上几乎没了任何表情,显得很茫然。

“金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阿洛拿出了痋虫笛在手上,但迟迟不敢动。

“不知道。”金婆婆眉头紧锁,一手悄然托了下自己的藤筐,准备随时救唐莺。

就在这时我眉心突然一凉,伸手一摸,又是血!我一下就想起了在苗寨那个时候,难道是阿篱?!

金婆婆和阿洛也看到了我的发现,下意识的抬头看了看头顶的密林枝叶,可并没发现有什么不对劲。

“你们快想办法啊,我快控制不住若兰了,她力气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好大,唐莺快跑啊……。”王猛叫道。

“哇呜呜呜。”小安在阿洛的竹篓里焦躁不安的哭了起来。

“啊~~。”王猛抱着华若兰的腿五官扭曲发出了吼叫。

华若兰突然开了一枪,我们吓得一抖,唐莺立即趴到了地上,幸好王猛使出了吃奶的劲用身体狠狠撞向了华若兰,把她撞的踉跄了一下,她这一枪才打偏了。

此时一阵怪风刮过,空气里弥漫开猎枪的火药味,随着这股火药味,我的祝由气突然感应到了一股阴气,紧接着眉心又是一凉,伸手一摸,满手都是血,可一抬头却只能看到密集的树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