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万花飞头降/黄帝外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难道是阿篱?!”我几乎脱口而出的惊呼了起来,沾满鲜血的手在不住的颤抖。

金婆婆把我往后一扯,只见密林上方的血滴犹如下雨一般滴落在了我们面前,在地上形成了一滩血水。

华若兰突然摆弄起了枪,那动作熟练的像是对枪械非常了解,这简直不可思议,华若兰别说对枪了解了,她平时都不会去碰王猛的枪,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见此情景金婆婆二话不说念动口诀驱动三尸烟雾,只见三尸烟雾立即飘出藤筐朝着华若兰飘去,很快就顺着她的鼻子钻了进去。

华若兰仍是面无表情,烟雾仿佛对她没有半点作用。

金婆婆神色一凛,皱起了眉头赶紧收了烟雾,道:“好邪门,本想用三尸烟雾的阳性一面试试若兰到底哪里出问题了,居然没有作用!”

我心惊不已,金婆婆给了唐莺一个眼神,唐莺从地上爬起来赶紧朝我们跑了过来,王猛因为受伤只能躺在那了,我们又不敢过去,生怕华若兰突然拿枪对着我们,我们又不能去伤害她,真是进退两难。

我们正在踌躇的时候华若兰摆弄完猎枪端起慢慢对着王猛,王猛吓的脸色都白了,摆着手颤声道:“那,若兰,我……我王猛可没有对不起你的地方啊,要说对不起那……那就只有上次破坏你跟俞飞亲嘴……可那也是阿洛踢我屁股才造成的,我不是故意的,你不会一直记恨到现在吧?快……快把枪放下,枪不好玩的。”

我顿时觉得有些难堪,这小子这时候提这事干什么,我瞥了唐莺一眼,唐莺的脸色有些不自然。

阿洛已经开始吹痋虫笛,我注意到周围有少量的虫子爬过来了,不过看着像是来不及了,果然,那些虫子还没爬到王猛身边就见猎枪的枪口火光一闪,一声枪响顿时吓了我们一抖,在一看金婆婆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闪身到王猛边上去了,王猛被她拽着朝我们这边丢了过来,我和阿洛赶紧把王猛拖到了身后。

华若兰转了个身又摆弄起了枪,她这次的目标很显然是冲着金婆婆的!

在华若兰摆弄猎枪的间隙金婆婆环顾了一下林子,大声道:“既然来了又何必藏头露尾,使这种下三滥的伎俩,有能耐跟老娘面对面交手!”

“嘿嘿。”密林里突然传出了两声干笑,这两声干笑听上去就像是一个垂死之人发出的,既沙哑又虚弱,不过又非常飘渺,应该只有用深厚的功力才能发出这样的声音了。

我再次抬头看着上面,密林上面的血滴已经不见了,我原地转了一圈突然发现一个穿着黑袍,没有头的人正诡异的盘坐在树干上,他的右手正捏着一小撮头发在轻轻的搓动,这一幕骇人无比,一个没有头的人身体居然还能动!

阿洛、唐莺也都注意到这一幕了,发出了急促的一声惊叹。

此时密林的上方突然传来一阵异动,抬头一看,上面好像有什么东西在钻动,激起树叶抖动,我们跟着树叶抖动的痕迹看去,没一会就看到一颗滴着血的飞头逐渐显露,最后这颗飞头诡异的落下,合到了盘坐在树干上的躯体上。

“又是百花飞头降?”我小声嘀咕了句。

这颗飞头是一个四五十岁的男人,脸色苍白,留着一撇小胡子,嘴唇干涩起皮,嘴唇微微颤抖,好像还在念咒语,他这样子看着就是失血过多的状态,这病怏怏的德性跟老蛇倒是有点像。

只见这颗头颅跟身体合上后脖子上出现了一道血痕,男人又动了动脖子,发出了骨骼“咔咔”的声响,诡异莫名!

“不对啊,他连肠胃都没有拖出来啊。”唐莺小声说。

“那是当然,阿篱的飞头降还没练到家,当然要拖着肠胃了,嘿嘿,我这个叫万花飞头降!咳咳咳……。”男人看着我们虚弱的说道,说完还剧烈的咳嗽了两声,他拿左手一捂捂了满手的血,男人扬起了邪笑伸出舌头把手心里的血又给舔回去了,真是有够恶心的。

“你究竟是什么人?!”我大声问道。

男人没搭理我,只是将右手轻轻一放,那一撮头发飘落到了地上,华若兰也突然整个人瘫倒在地了。

我惊的一抖,刚才华若兰头发被树枝勾住的一幕突然闪过了脑海,这一撮头发一定是华若兰的,这个人就是用了华若兰的头发操纵了她!

“以头发念咒就能操纵人,好厉害的降头操纵术啊。”金婆婆感叹了句。

“嘿嘿,过奖了。”男人干笑道。

“你们过来把若兰扶回帐篷里。”金婆婆沉声说道。

强敌来临,我们都知道金婆婆这是要支开我们了,于是赶紧扶着王猛跑了过去,唐莺扶起了华若兰,华若兰似乎清醒过来了,睁开眼睛打量着我们愣愣地问道:“你们都围着我干什么?发生什么事了?”

“若兰你不要跟我开玩笑了,你刚才差点要了我的小命,你真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吗?”王猛苦笑道。

“啊?!”华若兰吃惊道。

“别废话,赶紧把人给我扶进帐篷!”金婆婆厉声道。

我们扶起华若兰,华若兰诧异的回头看着坐在树干上的男人小声嘀咕道:“他是谁啊?”

“阿篱的师傅。”阿洛小声道。

我愣了一下,原来阿洛已经想到这个人是谁了,我转头朝那男人看去,他身上穿的黑袍跟那个面具人和西域一枝花一模一样,于是接话道:“也是蚩尤一族帝王血脉的守护者。”

“嗯。”阿洛面色严峻的点了点头。

我们几个进了帐篷安顿好后,就掀开帐篷缝隙朝外看去,只听那男人虚弱的笑道:“你这老太婆也够聪明的,知道我不会对阿洛少主下手,让他跟那些孩子在一起,这样就保护了他们对吗?”

“你就是阿篱说的隐匿在滇缅山区里的高人了吧?阿篱的降头术都是从你这学的吧?”金婆婆问。

“妈的,阿洛你到底有几个守护者啊?怎么来了一个又一个?”王猛小声骂道。

阿洛皱着眉头茫然的摇了摇头,最后默默地低下了头去。

“阿洛怎么会知道,你都受伤了嘴还闲不下来,赶紧给我闭嘴!”唐莺瞪了王猛一眼。

“我嘴又没受伤……。”王猛嘟囔了一句躺了下去。

金婆婆说的没错,有阿洛在我们身边这人压根就不会朝我们下手,阿洛可以说是我们的护身符了,可现在的情况显然金婆婆一个人招架不了,阿篱那百花飞头降都难以对付了,而这人是阿篱的师傅,会什么万花飞头降,光从百和万这两个字上就能感觉到他有多可怕了。

“咳咳……那女人为了学我的降头术报仇,什么事都愿意做,我叫她干什么就干什么,给我做了十多年的牛马,前些日子以为自己大功告成偷偷溜了,她那百花飞头降最大的软肋就是肠胃,我没告诉她怎么把肠胃也练的不用拖出来,咦哈哈哈哈。”男人说完猥琐的笑了起来。

“你可真够阴险的。”金婆婆冷笑道。

“她又没当我是师傅,我也没当她是徒弟,我怎么可能把自己的秘术传授给她?不过也真够巧的,我还以为是你们有见识,光看到我的飞头就知道是飞头降,敢情是跟那女人有渊源啊。”男人扬着邪笑说道。

“没想到你还是蚩尤一族帝王血脉的守护者,还真是有够巧的啊,那面具丑男怎么尽招揽一些恶心变态的玩意,哼。”金婆婆嗤笑道。

“我躲在虫谷外围潜心研究降头术几十年,没想到前些日子老大突然来召唤我,我们都氏一族自古以来就是为守护蚩尤帝王血脉而生,以守护身份为荣,可不是谁招揽就能招揽的,而是我们的职责,这些年因为帝王血脉一直没有找到,大多族人已经隐居泰国,只有我一直留在这蛮荒丛林等待着被召唤,没想到终于让我等到了这一天了,更让我吃惊的是我居然跟外经所在地做了几十年邻居,只要踏进了虫谷就能找到黄帝外经,哈哈哈哈,你说这是不是缘分啊?”男人大笑道,笑着笑着他的头颅突然在脖子上诡异的转了一圈,惊的我顿时咽了口唾沫。

“你以为你能踏的进虫谷吗?恐怕你连叶墨的五行虫阵都过不去!”金婆婆大声道。

男人脸色一变道:“会痋术的那个叶墨也在虫谷里?”

“算你有点见识,认识叶墨。”金婆婆得意道。

“看来遇上好对手了,我这万花飞头降自从练成后还从来没有对付过人的,你知道那种孤独寂寞冷的感觉吗,咦嘿嘿。”男人阴险的笑道。

金婆婆眉头微微皱起摆开了架势,那男人盘坐在树干上微微闭上了眼睛,口中开始念念有词,林子里突然狂风大作,吹的树叶发出了恐怖的声音。

突然男人的头一下就喷离了身体,飞头边上萦绕着大量的血雾,血雾正在朝四周弥漫,很快就把正片林子上方都给遮盖了,范围大到了叫人吃惊的地步!

我从缝隙朝上看去,天空中只看到红色的血雾,好像云层一样铺天盖地,我们都见识过阿篱血雾的厉害,而现在这男人的血雾范围居然这么大,这要是变成血雨落下来,可以说这片林子空地瞬间就会被毁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