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墨攻 感谢卷帘和三俗的玉佩/黄帝外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在缝隙里都看的不住的吞咽唾沫,抬头看了看帐篷,这帐篷对血雾的防御能力几乎为零,但我知道只要阿洛在帐篷里那这帐篷一定没事。

“金姐很危险,她的三尸烟雾防大于攻。”阿洛沉声道。

我点了点头表示了赞同,我朝身后看了眼,华若兰的麻醉针对这怪物肯定没作用,唐莺这会要照受伤的王猛,阿洛不能出去,一出去大家不仅失去了保护,连他自己也会陷入危险之中,阿洛把竹篓慢慢卸下递给了唐莺,小安在竹篓里虽然对那怪物的血敏感,但嘴里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塞了草药血丸子,这会倒也安静,这样也好,那怪物男人没有肠胃,小安也失去了克星的作用,我也不能让小安再一次陷入危险的境地。

其实这会真正能帮得上金婆婆的只有我了!

我看阿洛的这一举动忙按住了他说:“阿洛,你不能出手,你留在这里能保护大家,对你自己也是一种保护。”

“我知道,可……可让金姐一人面临强敌太危险了,而且这一切麻烦都是我招惹来了,如果让我呆在帐篷里什么也不做,我办不到!”阿洛急说。

以阿洛的性格我很难说动他了,他出去虽然那血雾不敢把他怎么样,对金婆婆算是一种绝好的保护,可他万一要是被抓,那这场仗我们没打就已经输了,现在我跟阿洛之间的关系相当微妙,这种微妙源于阿洛的双重身份,他即是蚩尤一族的帝王血脉又是叶墨传人是黄帝外经的守护人,我要保护他不被蚩尤一族的守护者抓住,他又要保护我这个黄帝外经的传人,这种关系让许多事情都变的很复杂矛盾!

眼看外面的形势变的越来越凶险,以金婆婆现在的状态性命很可能转瞬即逝,阿洛已经有些控制不住自己了,我何尝不是急着想出去帮助金婆婆,可金婆婆不让我们出去也是为了大家好,该怎么办呢?

“不行了,这血雾越来越浓,一旦跟阿篱姨娘那样变黑成血雨落下,那金婆婆就更危险了。”阿洛急的脸都憋红了。

“现在你不能出去,要去我去!”我看着阿洛说。

阿洛愣了一下看着我,我说道:“我有祝由气盾,只要在血雾没血雨化以前能保护金姐。”

阿洛的眼神里突然闪过了一丝睿智的光芒,然后凑到我耳边嘀咕了几句,我听后觉得阿洛这办法相当好,这样一来他既可以留在帐篷又可以参战,原理很简单,阿洛的痋虫笛是远程攻击的利器,完全不用出帐篷。

我和阿洛正商量着对策外面又起了一层白色的大雾,这是金婆婆的三尸烟雾!

只见三尸烟雾也形成了云状铺满了天空,将那血雾都给挡住了,我心中不禁有些担心,以金婆婆现在的情况要发动这么大范围的三尸烟雾,那反噬作用相当厉害了,我和阿洛同时朝金婆婆看去,只见她不仅制造出了云状烟雾,还对那男人进行了施术,这让我更加担心了。

果然,我明显看到金婆婆又老了十来岁,这一会看上去已经是五六十岁的老人了,头发斑白,脸上布满了淡淡的皱纹。

那男人的飞头已经被三尸烟雾遮挡的看不见了,他阴险的笑声从烟雾里传了出来,只听他笑道:“哈哈哈老太婆,你以为你这魇术产生的幻觉能麻痹我吗?我这种术已经超脱了普通的术,是一种与鬼的能力相近的邪术,幻觉对我压根就不起作用,哈哈哈哈。”

我心中一凛,难怪他和阿篱一样只要飞头一离开身体都有一股阴气袭来,原来这种术已经和鬼的能力相近了?!

“废话少说,老娘是跟你过招,不是跟你斗嘴的!”金婆婆不敢示弱道。

“那别怪我不客气了!”男人的声音突然从半空中传来,这会也不知道他的头已经飞到哪里去了。

我赶紧冲了出去来到了金婆婆身边,金婆婆瞪着我厉声叫道:“你出来干什么?!”

我也不顾金婆婆的反对了,马上运起祝由气制造出气盾形成一个保护罩,将我和金婆婆罩在了里面,与此同时阿洛在帐篷里也吹起了痋虫笛,大量的爬虫和飞虫朝这边靠过来,很快就筑成了一个虫盾,这一招就跟那晚抵挡阿篱的血雾一样,我的祝由气盾能抵挡血雾,至于实体化的血雨就得靠虫盾来抵挡了。

金婆婆见此情景也顾不上责怪我了,又施展起三尸烟雾在外面包围了一层烟雾,这样一来应该能抵御那男人的血雾和血雨了,阿洛还特意在虫盾上留出了两个孔洞便于我们观察外面的情况。

“嗯?居然想出这种办法了,看来你们跟阿篱也战斗过,对飞头降的血雾和血雨的特性很了解啊,不过我可不是阿篱啊,万花雨雾!”男人说着就喊了一声。

空气中顿时弥漫开血腥的气息,只见那一滴滴的血雨逐渐穿透那层三尸云雾层滴落了下来,直朝我和金婆婆这边袭来!

那密密麻麻的血雨滴落在三层保护罩上顿时蒸腾起青烟,发出哧哧的声音,焦糊味弥漫,我的祝由气盾抵御了血雨带下来的血雾,可完全抵御不了血雨,组成虫盾的虫子虽然拼命的重新堵上缺口,可这血雨太密集,效果很差,很快虫盾就出现了很大的缺口,我和金婆婆忙往后退了几步离开了缺口。

“再想不到其他办法,这么下去我们必死无疑。”金婆婆严峻道。

就在金婆婆话音刚落,几滴血雨突然滴进了缺口,金婆婆猝不及防左肩位置瞬间被血雨浸染,顿时衣衫就冒出青烟被烧开了一个大口子,很快血雨就烧到了皮肤,将金婆婆的皮肤烧灼的都形成了一个孔洞,血肉模糊,白骨都能看到了!

金婆婆脸上冒出了冷汗,脸部在微微的颤抖,她扶着左肩一个踉跄瘫坐到了地上,一根三尸烟雾飘向了左肩的孔洞进行治疗。

“金姐!”我叫了一声。

“不碍事,你专心制造气盾。”金婆婆沉声道,可我从金婆婆的表情里分明看到她是在强行撑着!

果然,金婆婆制造出来的三尸烟雾正在逐渐消散飘回藤筐,那血雾血雨能直接看到,头顶上是一片血色的云,那颗飞在半空中的人头发丝飘散,看着叫人毛骨悚然。

男人扬着邪笑道:“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他话音一落血云从他头的周围开始逐渐加深颜色,变成了黑色,这黑色正在朝四周扩散,染黑了血色的云,这男人制造出来的血雾已经不能用雾来形容了,而是云!

眼看他就要发动致命的一击了,我知道我这祝由气盾已经没有半点作用,身边的金婆婆表情痛苦,像是正在失去意识,我干脆收了祝由气去扶着金婆婆了。

“俞飞,无论发生……发生什么事都不要给我哭!”金婆婆突然抓着我的手吃力的说。

“金姐,你不要说了,俞飞明白了,你不会有事的!”看着金婆婆的状态我心里一阵酸楚,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金婆婆像是快要撑不下去了。

我转头狠狠瞪着那飞头男人,飞头男人嘴角扬着叫人发毛的笑容,此时一个黑影逐渐挡在了我面前,我心中一凛,阿洛已经悄无声息的站到了我和金婆婆面前。

“嗯?”那飞头男人发出了低声惊叹,我立即看到周围滴落的血雨突然就停了。

“阿洛少主,你这是干什么?他们是我们的敌人啊,你快让开,伤到你就不好了。”男人不快道。

“他们是我的朋友。”阿洛沉声道。

“朋友?真是笑话,你身为蚩尤一族的人怎么能跟俞家的人成为朋友?”男人冷笑道。

“总之你今天要是伤害我的朋友就先从我的尸体上飞过去!”阿洛大声道。

“这又是何必呢阿洛少主,不要让我难做啊,你保护的了这边,那边你能保护的了吗?”男人说着就转头看着帐篷,嘴角扬起了邪笑。

“快……快去那边阿洛,不要管这边了!”金婆婆虚弱的说道。

阿洛踟蹰不定也显得很紧张,那飞头突然将血云全都聚集到了帐篷顶上,看得我是一阵心惊。

“啊哈哈哈哈。”男人恐怖的阴笑声响彻密林,不过他笑着笑着表情突然就僵住了,并且露出了痛苦的表情,转头盯着自己身体所在的树干位置五官扭曲的嘶叫道:“不要用虫子污染我的身体!快让虫子离开我的身体!”

我们也下意识的朝那边看去,那边仍被金婆婆的三尸烟雾弥漫,混沌一片。

“兼相爱、交相利,兼爱、非攻,是为大道!”一个老者深沉的声音从悠远的地方传来。

金婆婆脸上一喜,激动道:“是叶墨哥哥崇尚的墨家名言,他……他来了,我们有救了!”

金婆婆说完就因为激动过度,导致气血攻心,突然喷出一口血,晕了过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