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叶墨退敌/黄帝外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金姐!”大家都担心的喊了一声,接着全都不顾一切的冲了过来。

“金姐只是晕了,暂时没事,大家不要担心。”我给金婆婆把了把脉说,大家这才松了口气。

“我叫你不要用虫子污染我的身体啊!”男人的吼声震慑密林,我们转头看去那飞头露出了异常愤怒的狰狞表情,血雾立即收回凝聚在了头的周围。

我们几个都朝被三尸烟雾弥漫的那边看去,随着烟雾慢慢回到金婆婆的藤筐我们也逐渐看清楚了情况,只见大量的蜈蚣在男人的身体上爬来爬去,顺着脖子上的洞爬进了男人的身体里面,简直把他的身体当成了一个容器!

阿洛环顾着四周寻找着叶墨的身影。

“看!”唐莺突然指着金婆婆的伤口叫道。

我们朝伤口看去,只见一只大蜘蛛正在金婆婆的左手臂上爬动,蜘蛛的背上还驮着两只肥嘟嘟的蚕,大蜘蛛爬到了伤口处突然喷出蛛丝,背上的两条蚕也吐着蚕丝,很快就把金婆婆的伤口给填满了,金婆婆的伤口很快就止住了流血,过了没一会连伤口都在神奇的愈合,到最后恢复到几乎没受伤似的,这一幕神奇的叫我们目瞪口呆。

“这蜘蛛和蚕都是白胡子爷爷养的,不是普通的蜘蛛和蚕,是白胡子爷爷的虫疗术!”阿洛喜道。

此时密林里突然刮起了风,吹得火堆里的星火灰烬直接就朝那飞头袭去,那飞头面目狰狞的环顾四周,血雾凝结着保护自己的头,密林上方的树叶传来一阵躁动,我们都好奇的仰起头了,突然大量的蜘蛛顺着丝线垂挂下来,密密麻麻多的数也数不清,我们还没反应过来又有一群像是雾一样的小虫发出嗡嗡的叫声呼啸而来围绕着血雾,等我们看清那是大量的蚊子以后吃惊不已,没一会血雾就被这群蚊子给吸收的一干二净,那男人狰狞的脸上也起了大量的红包,看着有点好笑。

“啊~~,藏头露尾算什么本事,有本事你出来!”飞头愤怒的叫道。

“你刚才不也藏头露尾吗?”叶墨的声音悠远的传来。

“你……。”飞头被气的喘着气说不出话来了,脸上似乎还很痒,让他的表情一阵抽搐。

“哈哈哈哈,活该!”王猛露出了头在帐篷外大笑道。

“这个白胡子爷爷还挺有意思啊。”华若兰小声窃笑道。

眼前形势的急转得益于那只闻其声不见其人的叶墨,我们心里像是一下就镇定了下来,居然没了一丝担心。

华若兰的窃笑声刚落,那些垂挂下来的蜘蛛突然喷出了大量丝线,将男人的飞头给缠满了,那飞头气的在空中乱飞,可到处都是蜘蛛在吐丝,压根就飞不出范围。

“还不快滚回你的身体,不然蜈蚣在里面咬的肠穿肚烂那就危险了啊,这飞头降最大的弊端不是肠胃,而是身体没有半点防御能力!”叶墨的声音再次悠远的传来。

飞头翻了个白眼立即飞回了身体合上,这才伸手把头上的蛛丝给扯了下来,接着他运气张开了嘴,蜈蚣这才密密麻麻的爬了出来。

男人扶着树干站了起来,虚弱的说:“叶墨,你给我等着,我会回来的!”

“我们做了几十年邻居,你不知道我在这,我却知道你在这,你连招呼都不打就伤我的客人太不像话了。”叶墨道。

男人也不搭理叶墨,赶紧跳下树干就隐入了密林消失不见了。

“白胡子爷爷你在哪呢?”阿洛拢着手喊道。

“我不是在这吗?”叶墨的声音突然在我们身边响了起来,回头一看他已经扶起了金婆婆在查看伤势。

我吃了一惊,在刚才我们寻找他的时候他却已经悄无声息来到了我们身边,简直是神出鬼没,只见这叶墨穿着一套黑色长衫,脸上没有丝毫皱纹,样貌俊朗不凡,清风道骨,满头银丝,白色的眉毛和胡子垂挂的老长,往下一看他还赤着脚,不过脚上像是没有沾染半点尘土。

“这个叶墨爷爷怎么走路没声音的。”唐莺小声道。

“是你们太专注找我了。”叶墨抬起头笑眯眯的看了唐莺一眼,露出了一副慈祥和蔼的样子。

叶墨朝阿洛看了一眼道:“阿洛啊,你们的金姐没事,背着她随我来吧。”

我们赶紧收拾好东西跟着叶墨走,叶墨在前面走,我们跟在他后面,那密林的荆棘好像自动就给让开了一条道,很是神奇。

叶墨带着我们来到了一个山洞,山洞里非常简陋,压根就不能住人,不过看样子叶墨就住在这里。

阿洛把金婆婆放在了地上,叶墨挠了挠头说:“看来金晓妹妹是受了三尸虫反噬的毒啊,难怪伤得这么重了。”

“白胡子爷爷你赶紧救金姐啊。”我急道。

“暂时没有大碍,至于三尸虫毒不是一时半会就能除去,等她醒过来再说,如今大敌即将来临,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办,这里荆棘密布又有我的虫子保护,一般人进不来,我现在要去虫谷各处布下五行虫阵,你们先留在这里。”叶墨说着就转身要走。

“不许走……把头给我转过来,我要好好看看你的脸。”金婆婆突然醒转,伸手就抓住了叶墨的白胡子。

叶墨背对着金婆婆一动不动,说:“晓晓,这都什么时候了你就不要任性了,如今那些人就要来了,我得赶紧去安排啊。”

“你……你撒谎,以我对你的了解你应该早早就布下了虫阵,你是知道我要醒故意要走,你要躲着我是不是?”金婆婆躺在那虚弱的说。

我们几个下意识的退后蹲在了角落里,王猛小声道:“白胡子爷爷不会跟那老道似的也不举吧?”

他刚说完一只蜘蛛突然垂挂到了他面前,吓得他鬼叫了一声。

“快转过头来让我看看。”金婆婆说着就扯了扯叶墨的胡子。

叶墨轻叹了口气只好转过了头来,金婆婆微微睁开眼睛呆呆地看着叶墨,哽咽道:“还是这么俊朗,能在有生之年见到你,我就算死也瞑目了。”

“晓晓,你这是说的哪里话,有我叶墨在你死不了,其实躲着你也不是我本意啊,而是我身负重担无法接受你,我知道这一战犹如轮回一样无法避免,如今这虫谷里到处都是我培育的虫子,我得去跟它们打个招呼,是敌是友要分清楚。”叶墨沉声道。

“你老是说什么兼爱,你明知道阿洛的身份还都兼爱了,还将自己的痋虫笛传给了他,对我你就这么狠心,难道对我兼爱一下有这么难吗?”金婆婆说着就嘤嘤哽咽了起来。

“先别说这么多话了,你被三尸虫毒反噬的不轻,先好好休息。”叶墨道。

阿洛蹲在我旁边尴尬的挠了挠头,我苦笑了下,早知道他们一碰面就会这样了。

“装了半天想博点同情,哪知道你还是老样子,算了算了,你去忙你的吧。”金婆婆说着突然松开了叶墨的胡子,生龙活虎的坐了起来。

这一幕看得我们目瞪口呆,叶墨哈哈大笑道:“你不也是老样子,总是耍小伎俩,你以为瞒得过我?我那虫疗术有多大能耐我还是很清楚的,虽然暂时除不掉你体内的三尸虫毒,让你暂时无碍非常容易。”

“也不配合配合,让这些孩子们笑话我,脸都丢尽了。”金婆婆白了叶墨一眼。

叶墨哈哈大笑捋着胡子就出去了,金婆婆又瞪了我们一眼这才缓缓躺了下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