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章 祝由气剑/黄帝外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虽然明白了老蛇给我火把的用意,可问题是蚺王肚子里才有那易燃易爆的消化液,要杀死它只有将火把扔进它的肚子,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趁蚺王张开血盆大口的时候将火把扔进去,还得准,不然没到达肚子在喉咙处就熄灭了。

我正想着如何对付蚺王的时候那蚺王突然朝我袭来,身体一甩,重重的击中了我的腹部,我一下就飞出了五米多远摔倒在地,胸口顿时像是被大石压过一样,感觉气都快喘不上来了,还好我知道火把的重要性,依旧紧紧握在手上,这火把要是熄灭了那连唯一打败蚺王的机会也没有了。

这蚺王还很聪明,知道吞我行不通了就利用自己的身体来对付我,我扶着胸口爬了起来,跟蚺王展开了博弈,现在只有镇定下来才能找出它的破绽。

蚺王开始蠕动身体,我不住的退后,不过还是没能逃脱它的势力范围,很快我就被它那粗壮的身体给卷住了,蚺王一发力我马上就被勒的眼前发黑直冒金星,都快要窒息了!

幸好我强行翻过手腕,用手中的火把在它的身体上烤了一下,蚺王被火灼烧了身体,愤怒不已一下就卷起我甩了出去,这一甩直接把我甩到了洞壁上,剧烈的冲击让我疼的龇牙咧嘴,胸闷非常,火把也应声落地忽明忽暗,我忍着疼痛赶紧捡起火把吹亮。

蚺王终于张开血盆大口嘶叫了起来,那叫声在山洞里产生了巨大回响,让人心惊胆战,它愤怒了,不过它这一愤怒我的机会也就来了,趁它张开血盆大嘴的机会,我顾不上身上的疼痛,瞅准那条喉管直接把火把扔了过去。

火把飞在空中,我的心剧烈的跳着,这是我唯一的机会了,小时候扔鸟蛋都不准,这次一定要准啊,要不然我就死定了。

当火把飞进蚺王的喉咙撞击了一下肉壁,我的心又剧烈的跳了下,幸好这撞击并没有改变线路,火把最终还是掉进了喉管!

我心中一喜拔腿就往山洞外跑,跑了没十多米,身后就传来了蚺王恐怖的嘶叫声和爆炸声,我赶紧趴倒在地,浓重的恶臭味在山洞里弥漫,我回头看去,蚺王的肚子被炸开了一个大口子,火焰在里面燃烧,蚺王疯狂的挣扎着,搞得山洞的地面微微震动,粉尘更是大量的脱落了下来。

“嘣~~。”蚺王的肚子又是一声爆炸,这次直接把它的身体炸成了好几节,那头部都被炸的单独掉落在了一边,诡异的挣扎了足有三五分钟才彻底不动了。

我这才坐在地上松了口气,等我缓过劲来就找了根树枝戳了戳蚺王的头,确认死透了这才用树枝插进它的嘴里,挂在树枝上扛在肩上就带回去了。

我回到了空地上,我把蚺王的头往地上一扔说:“蛇叔,我顺利过了第二关了。”

老蛇看着地上的头扬着笑点了点头说:“悟性还不错啊,这一关考的是在身体极限的时候到底还能爆发出多少力量,以及脑子的灵活程度。”

“哈哈,我干的还不错吧。”我得意的笑道。

“你现在是不是感觉充满了力量?”老蛇问。

“有那么一点。”我摸了摸自己的身体确实感觉没白天被毒蛇追那么累了。

“我让你被毒蛇追了一天是要让你累到极限,然后在让你去对付那条蚺王,让你在极限下依靠求生本能冲破极限,只要你的气冲破了普通人的极限,那么就将尾闾、夹脊、玉枕这三关和明堂、洞房、泥丸、气府、鹊桥、重楼、鸩尾、绛宫、黄庭这九窍打通了,所以才有这样的感觉。”老蛇说。

“三关九窍?”我嘀咕了句。

“不错,其实你体内的祝由气顶多就是护体,就等于普通人给五脏六腑穿了件衣服似的,偶尔能脱下来制造个气盾,防御性确实有,可攻击性完全被压制了,太浪费,现在不仅要把这件衣服穿着,还要让多余的气通过三关九窍的游走提炼出攻击性,你现在可以用祝由气盾的法子把气运到指尖试试。”老蛇说。

“哦。”我应了声就开始运气。

我按照制造祝由气盾的法子试着把气运到指尖,我这一运气,手臂上的一条经络开始充胀,像是隐隐有气体在里面游走,我学着老蛇白天翘起小指的样子对着一棵树挥了一下,果然就感觉到一股气流顺着指尖就冲击了出去,击落一片树叶就燃烧了起来。

“哈哈哈哈,我也行了。”我激动了起来。

“威力太小了,这样连兔子也杀不死。”老蛇双手背后摇了摇头。

“谢谢蛇叔。”我还是给老蛇鞠了个躬表示了感谢。

“别谢我,你还是谢老叶的三寸不烂之舌吧,我帮你冲破了三关九窍,剩下就靠你自己练了,争取在蚩尤一族的人来之前能熟练运用十个手指头发出气剑。”老蛇说着就背着双手默默的走了。

等他走远了我才听到他的感叹声:“连第三关都省了,这孩子比我当年强多了,居然一天就冲破了三关九窍,当年我还花了三天,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啊,一天没吃东西尽装冷酷了,肚子好饿……。”

我暗自窃喜,这会兴奋的压根不想睡觉了,于是就在空地上练起了祝由气剑,半夜的时候我已经能把树枝打断,到天亮的时候几乎能到老蛇给我演示的地步了,不过没有老蛇那毒气剑有威力,还只能用小指头,看起来剩下这几天我要好好的修炼了,争取十个指头都能运用自如,不过因为练的太猛,在早上回去的时候我又晕倒了。

等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又在山洞里了,山洞里只有金婆婆坐在那打坐休息。

我伸了个懒腰坐了起来,这一觉睡的真是太舒服了。

金婆婆睁开了眼睛,笑道:“你终于睡醒了啊。”

“金姐我睡了多久啊?”我挠了挠头问。

“两天两夜。”金婆婆说。

“啊?!我得去找蛇叔了!”我吃了一惊赶紧翻身下床。

“你不要紧张,你是累到了极点,老蛇说你悟性很高,一天就在他的引导下开发出了祝由气剑,剩下自行练习就可以了,他这会到虫谷深处恢复伤势了,想争取在蚩尤一族到来前恢复到最佳状态。”金婆婆说。

“嗯,那我这就去练气剑。”我说。

“慢着,你这么练法可不行,要知道欲速则不达,今天准许你放一天假,你继续调养身体。”金婆婆皱眉道。

“哦。”我只好点了点头,接着说:“那我去看看其他人练习的情况。”

“去吧。”金婆婆说着就闭上了眼睛。

我逛荡着出了山洞,然后去寻找唐莺和华若兰了,唐莺和华若兰在树林里一个对着大树飞针,一个用三尸壶制造烟雾穿梭在树林里,小安就坐在旁边的草地上一边抱着奶瓶喝血一边笑嘻嘻的看着俩女的,眼睛滴溜溜在她们的胸部扫来扫去。

我没有打扰她们继续往树林深处走,没一会就看到了叶墨和阿洛,两人周围围满了虫子,叶墨好像正在指点阿洛注意虫子的分辨以及如何控制它们的诀窍,我也不好打扰,想起昨天王猛在那练枪我又去看王猛了。

我找到位置,看到王猛仍是端着枪打树叶,对面那棵远在百米之外的大树已经被打的只剩下树枝光秃秃的了,焦昌龙躺在边上翘着腿抖动,还吃着水果,一副悠闲的样子。

“老焦叔叔,这都几天了你天天让我打树叶,一棵树都打光了,还有没有新花样啊?你不会真的只是敷衍我吧?”王猛有些不耐烦了。

“闭嘴,继续打另一棵树。”焦昌龙说。

“子弹都快没了啊。”王猛瞪着焦昌龙叫道。

“打光了我给你想办法,你以前的枪法虽然准,但只是相对于不懂玩枪的人来说,对于真正玩枪的人来说你那枪法就是狗屎,快给我练,对了,练完了晚上再给我弄点水果来。”焦昌龙说着就悠闲的哼着小曲。

王猛只好气呼呼的继续练枪法了。

我不禁也对焦昌龙到底想怎么练王猛产生了疑问,他到底是敷衍还是真的是想帮王猛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