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 密宗禁术/黄帝外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随着我们走上栈道远离山脚,虫谷很快就尽收眼底了,虫谷密林里时不时就能看到冒起的烟气,看来战斗进行的非常激烈。

这条古老的栈道似乎很久没人走过了,砂石风化的有点严重,有的地方一踩上去砂石都掉落了,只要一不小心就会掉下去,让我们一次次险象环生,还好大家齐心协力这才排除了砂石掉落带来的危险。

随着我们越往上走温度也越来越低,寒意阵阵,风也逐渐变大,吹的人都有点摇摇欲坠的,云层稀薄的雾气仿佛就萦绕在我们身边,朝下面看去更是头晕目眩。

“腾云驾雾,我们这是要去做神仙了。”王猛嘟囔了句。

“叶墨哥哥跟我提过这里的情况,这条远古栈道是历代守虫谷的叶家人开辟的,已经很久没有人上来过了,大家注意力集中,不然掉下去死了活该。”金婆婆贴着岩壁提醒道。

华若兰一手拉着我一手扶着岩壁,身体紧紧的贴在岩壁上显得很害怕,别说是她了就连我也怕的要死,还好稀薄的云层雾气让我们越来越看不清下面,也就缓解了高度带来的恐惧感。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栈道上都有雪了,有些地方还结了冰,我们也冷的瑟瑟发抖,四肢也在一点点麻木,就在大家冻得快走不动的时候突然看到了一个在山顶绝壁上的山洞,金婆婆脸上露出了喜色说道:“到顶了,就是那了!”

我们朝那绝壁山洞看了下,通向那山洞的栈道全都毁了,山洞周围全是成垂直的岩壁,压根就没有能上去的路了。

“这要怎么上去?”王猛咽了口唾沫又哭丧着脸道:“金姐,待会那个黑袍人带着另外一个高手来了,就靠我们几个怎么守得住藏经洞啊,我们这不是以卵击石吗?上与不上都没啥区别了啊。”

“未必守不住。”金婆婆沉声道。

“那个黑袍面具人这么厉害,我们都吃过他的亏,就算咱们一起也弄不过他,金姐你这底气到底是哪来的。”王猛说。

“你别老是给我放冷气,你金姐我也不是吹牛,咱们手上现在有两大筹码,这两大筹码是我们能不能守住藏经洞的关键!”金婆婆说着就下意识的双手去叉腰,不过马上回过神一手扶住了岩壁,一手叉腰。

“哪两大筹码?”华若兰好奇的问道。

“小猛子说的没错,我们确实不是那黑袍面具人的对手,但我们这边有阿洛和俞飞啊,他们一个是蚩尤一族帝王血脉,黑袍面具人不敢轻易将你害死,一个是俞氏一族的血脉,黑袍面具人要拿走黄帝外经就要先开启俞氏一族的封印,这要靠俞飞的血,那黑袍面具人好像还不知道有封印这回事,所以这两大筹码要是用的好我们能守住藏经洞!”金婆婆得意的笑道,接着看了我和阿洛一眼。

我和阿洛对视了一眼突然觉得身上的担子很重。

“咦,那边怎么有火光?”唐莺突然指着被山脊遮住的一面疑惑的说。

我们几个都好奇的朝那边看去,果然看到了火光,火光还将一个庞然大物的影像映衬在了山顶绝壁上,这也太奇怪了!

“那是什么东西?”金婆婆也泛起了嘀咕。

我们继续在栈道上前行,那山脊后面的庞然大物也逐渐露了出来,居然是一个巨大的孔明灯,这孔明灯就跟热气球似的悬浮在稀薄的云雾中,在孔明灯的吊篮里还站着两个黑袍人,其中就有那个戴着面具的黑袍人,另外一个则佝偻着背将脸隐没在黑袍的黑暗阴影中,他只露出了一只左手出来,左手上都是褶皱和老人斑,像是一个垂垂老矣的老头,他的左手上还握着一串念珠,应该又是一个密宗的守护者。

“妈的,居然用孔明灯飞上来,不过这主意确实比我们高明多了……。”王猛小声嘀咕道。

金婆婆停下了脚步,我们也跟着停了下来。

黑袍面具人看向了我们,那黑袍老头也转过了头来对着我们,他用手扯了扯黑袍的帽沿似乎想遮自己的右脸,不过在海拔上千米的高度风很大,根本就遮不住,随着风一吹那帽沿不知觉的鼓了起来。

我们在孔明灯火光的映衬下看清楚了这是一张什么样的脸,顿时就被吓的颤了下,差点站不稳掉下去了,幸好大家上来的时候都手拉着手,在彼此的控制下才站稳了。

这老头的右半边脸实在太恐怖了!

只见他的左半边脸是个老头的样貌,右半边脸却是骷髅头!这完全超出了我们想象的范围,难怪他只伸出左手了,我突然明白了他的右半身肯定是一具骨架!

“这……这他妈还是人吗?”王猛颤声道。

“是人!只不过对自己施了一种恐怖的密宗禁术,灵祭之术,这种禁术的施术者同时也是禁术的承受者,他们剜掉自己身上一半的肉献祭给佛祖,企图让佛祖庇佑自己达到长生不死和不死之身的目的,佛祖割肉喂鹰的典故你们都听说过吧?经过一代代密宗的诡异演变,成了一个可怕的禁术!”金婆婆神情凝重的说。

“这个人真的长生不老和有不死之身吗?”我颤声问道。

“应该是,不过从他垂垂老矣的状态来看,准是快死了才学会了灵祭之术,这种密宗禁术只听过传闻,这次真是太开眼界了!”金婆婆沉声道。

那恐怖老头见金婆婆说出了他身体异样的奥秘,人脸那一边的嘴角诡异的扬了下就缩进了黑袍,隐没在了黑暗的阴影之中,随后他盘腿坐在吊篮里左手握着念珠开始小声的念经,不搭理我们了。

“老师,让你一路奔波实在对不住了,不过我们盼的一切终于要来了,这几个人当中有蚩尤一族的帝王血脉、俞跗的血脉,那山洞就是黄帝外经所在地了!”黑袍面具人也不搭理我们沉声道。

听黑袍面具人喊那恐怖老头“老师”,我心头一惊,顿时产生了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嗯,作为老一辈的帝王血脉守护者总算看到今天了,你干的不错,将帝王血脉和黄帝外经一同带回西藏,咱们祖祖辈辈等了几千年的大计划就可以实现了,呵呵呵。”恐怖老头说着就发出了沙哑苍老的笑声。

恐怖老头的一席话让我们毛骨悚然,原来他们这个大计划也延续了几千年,我似乎有些明白为什么大战每隔几百年就会爆发,为什么俞家的外经守护者能这么执着守下去的根源了,这就是一个茅和盾的存在,有人对外经窥觑才有人一直守下去!

“原来是老一辈的蚩尤一族守护者,难怪练成这么恐怖的密宗禁术了,这种禁术不是几十年的参悟就能够练的,这个黑袍面具人似乎是他的徒弟。”金婆婆小声道。

“这下麻烦大了,咱们连徒弟都对付不了,这会又来了个骷髅架子师父,命苦啊。”王猛颤声道。

“用不着怕,咱们有筹码。”金婆婆镇定自若道。

“徒儿,你帮帮忙送他们上去,让他们带着咱们去找外经。”那老头沉声道。

黑袍面具人应了声就运起了胎藏界气对着绝壁连发了几掌,绝壁上响起了爆裂之声,大量的粉尘飘起都蒙住了我们的视线,我们靠在岩壁上都能感觉到山体的那股震动。

黑袍面具人这招我们在南诏国后裔村落就见识过了,叫做“搬山御岭”,这确实有搬山御岭的架势,让人越发觉得他的可怕了。

等爆裂声和粉尘逐渐消散后,我们便看到了绝壁上凸出的几个落脚点,这几个落脚点足够我们踩踏上去到达藏经洞了。

“金姐我们上不上去?”我小声问道。

“废话,当然上了。”金婆婆顿了顿就大声对那师徒俩拱手道:“多谢啊,你们还挺大方的,哈哈。”

金婆婆说完就招呼我们跟她一起登上藏经洞,我扶着绝壁踏上落脚岩石,回头朝孔明灯吊篮里那师徒俩看去,现在能不能守得住藏经洞的关键就在我身上,只要我打死不开启封印,那么他们也没辙,这么一想我心中突然就充满了信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