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无极之眼/黄帝外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藏经洞洞口岩壁上都结上了厚厚的冰层,又湿又滑,我们费了老半天劲才挨个爬了上去。

我们爬上去后往山洞里看去,里面深幽漆黑,还吹出一股阴冷发臭的寒风,给人一种无比深邃的感觉。

“来,来了,咿呀哈~~。”唐莺竹篓里的小安突然发出了兴奋的叫声,那“来”字还说的非常清晰,几天没关注他他这语言能力真是进步神速,不过这会我们也没空去惊叹小安说话的能力了,赶紧回头看去,只见那孔明灯朝上飘了过来。

金婆婆带着我们往洞里退了几步。

黑袍面具人师徒俩乘坐孔明灯稳稳降落在了洞口,随后黑袍面具人用孔明灯的火做了一个火把就逼近了山洞,那恐怖老头就像金婆婆说的那样,可能是在快死的时候才顿悟了灵祭之术,虽然拥有恐怖的禁术,但这老态龙钟的架势应该是无法改变了,道理就跟金婆婆驻颜一样,身体的骨头老了,只见老头以佝偻的身材极慢的速度跟了进来。

我们都下意识的后退着,眼前的局面让人很纠结,一方面不能让他们进来,一方面又因为他们的强大不得不让他们进来。

在退过了一条凹凸不平的洞道后,火光照进山洞,我们逐渐看到了藏经洞里的情况,这是一个非常空旷的大洞,就像一个大型的广场,四处都遍布着碎裂的山岩,大的有火车头那么大,小的散落一地形成了砂砾石滩,粗糙的洞壁上留下了许多像是刀刻般的痕迹。

这藏经洞里到处都透着一股腐败的气息,灰尘遍布,有的灰尘在角落里都结成了絮状。

“看……看那边。”华若兰轻轻扯了扯我的衣角又指了指角落里,直到此时我才发现这藏经洞的许多地方都散落着发黑腐朽的骸骨。

“恐怕是很久以前的大战留下的,悠悠岁月沧海桑田,后人们都不知道外经所在地在哪了,他们的骸骨在等待着后人再一次寻找到虫谷拾回去呢,这里的骸骨有四大家族的,也有蚩尤一族守护者的,叶墨哥哥的想法是对的,如果这样的大战不终结,那每隔几百年就要死一批人,害的是我们的子孙后代。”金婆婆感慨道。

“如果要结束这样的局面那就把外经交出来,到时候自然不会在有什么大战了,啊哈哈哈哈。”黑袍面具人发出了冷笑,他的笑声因为隔着面具显得非常的低沉压抑。

那恐怖老头看到藏经洞里的骸骨马上闭上了眼睛,手上念珠捻动又开始了诵经。

“你们看!”阿洛示意我们去看藏经洞的最深处。

我们回头看去,在火光很难照到的洞穴深处洞壁上若隐若现雕刻着一个巨大图案,仔细一看是个八卦图案,我觉得好眼熟,想了一下就想起是什么了,这不就是那块祝由术绢布上的伏羲八卦图吗?!

黑袍面具人也看到了洞穴最里面的情况,发出了一声冷笑道:“早知道这么容易找到刚才就把你们打落山崖了,利用价值现在到此为止了。”

“看来一战是难免了。”金婆婆停止了退却。

“本来无需跟你们浪费时间,不过不除掉你们外经拿的也不安心。”黑袍面具人边说边解开黑袍扔到一边,又露出那一身夜行衣,上次他这样就展示了强大攻击力,搞的王猛和华若兰都受了重伤,想起那一幕就让我有点心有余悸。

这时,那恐怖老头动作迟缓的盘坐到了地上,闭上仅有的左眼继续诵经,仿佛这一切都与他无关了。

黑袍面具人转身双手合十给恐怖老头作了个揖道:“麻烦师父了。”

恐怖老头突然睁开左眼瞪着阿洛,我看到老头的左眼发生了诡异的变化,那黑色的瞳孔像是蛋黄被戳破了一个孔,怪异地从孔内流出发丝般的黑线,继而黑线充满了整颗眼球,从他的眼睛里我仿佛看到了宇宙的深邃,有一种想一直看下去直到看到宇宙尽头是什么东西的感觉,我突然感觉灵魂像是被这只眼睛吸引了似的,心里空落落的,不看到尽头好像什么事都没兴趣了似的。

“转过身去别看他的眼睛!”金婆婆脸色大变叫道,接着赶紧转过身来挡住了我的视线,华若兰、唐莺和王猛愣了一下也转过了身来。

我抖了一下那种空落落的感觉一下就消失了,接着赶紧也转过了身来,我用眼角余光注意到阿洛还没有转过身来。

我开始意识到那老头的眼睛像是有魔力一样,非常危险,可阿洛像是来不及转身了,尤其是那老头的左眼似乎是直接看向阿洛的,阿洛也是最早看到他的眼睛的,这会他整个人像是失魂落魄一样一步步的走向了老头。

“阿洛,你怎么了?!”我叫了声。

阿洛没有回答仍在步步向前,我一急就要冲过去拽他,不过马上被金婆婆给拉住了,金婆婆眉头紧锁沉声道:“这会你们上去拉也没有半点用。”

“金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阿洛像是被控制住了一样!”王猛颤声道。

“这是密宗无极之眼,也是禁术之一,传说练成这种眼睛禁术能控制人的心智,只要看着无极之眼超过五秒就会被其控制,感觉就像是陷入了茫茫宇宙,除非施术者眼睛被破坏,否则休想从这种控制中解脱出来,这老头一出手全是密宗禁术,幸好他顿悟灵祭之术的时候快死了,虽然拥有长生和不死之身,但身体不怎么行了,恐怕就是因为身体不行了才练了眼睛的禁术,如果他年轻的时候顿悟了灵祭之术,在加上这无极之眼那就无敌了,非常恐怖!”金婆婆说话的语气都有些慌了。

听金婆婆这么一说我顿时有种喘不上气的感觉,这老头光是现在这样就已经很恐怖了,幸好他身体老态无法大的动弹,让我们也稍微放心些了,只要注意防着他的左眼就好了。

“那……那阿洛岂不是被他……他控制了?”我颤声道。

金婆婆还没回答那黑袍面具人插话道:“你对我师父的状态和密宗的了解不是一般的多啊,要是推测不错你祖上跟密宗必有牵连,否则不会连禁术也这么了解。”

金婆婆慢慢转过了身去冷笑道:“不错,从你在瀑布随手用气我就发现是密宗的胎藏界气了,我们金家外经守护者虽然能力没有叶、杨两家强,但却是贡献最大的,祖上守护者为了搜集情报,不惜以俞家和外经守护者叛徒的名义忍辱负重,潜入各种势力核心搜集了许多资料,我从小对密宗也算是耳濡目染吧。”

“有趣,不过你对无极之眼知道的还不够详尽,破坏施术者眼睛那是最极端的做法,是在中术者完全被控制的情况下才能破解的法子,现在师父只不过是随便控制一下阿洛罢了,师父没必要耗费那么多的气力去完全控制阿洛,放心,他一会就能回过神了,我只不过想等下大开杀戒的时候不伤到他,你们对蚩尤一族帝王血脉倒是很关心啊,真是谢谢你们替我们守护者照顾了这么长时间啊。”黑袍面具人也冷笑道。

“什么没必要耗费那么多气力,别扯这些没用的,我看是你师父身体不行了吧,哈哈。”金婆婆这时候居然嘲讽起那老头了。

“胆敢对我师父无理!”黑袍面具人有些愤怒了。

这时王猛凑到金婆婆耳边小声说了些什么,金婆婆不耐烦的说道:“你个蠢货!要么别说要么就给我说大声点,你以为以这个面具丑男的功力听不到你说什么啊?”

“金姐那我说了啊?”王猛舔了舔嘴唇紧张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