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章 身陷险境/黄帝外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这无声的安静中洞道里已经爬进了无数的毒蛇和甲虫,毒蛇涌进来后簇拥在老蛇身边,半身竖起微微摇摆,犹如蛇之舞;甲虫从毒蛇头上跳下如潮水般涌到了叶墨身边,那翻涌的虫浪犹如虫之舞。

老蛇和叶墨这两大高手的到来无疑给我们打了一剂强心针,心中那股不安的情绪也逐渐消失了。

金婆婆示意我们退后躲到大石后面去,她自己则留了下来,焦昌龙一看这架势强行撑着也站了起来。

我知道这会我留下来没有半点作用,这是俞氏外经四大家族守护者和蚩尤一族守护者的对决,这种战斗我根本插不上手,这会只能听金婆婆的了,于是我带着王猛、唐莺、华若兰远远躲到了大石头后面去。

“我知道这里为什么这么多碎岩石了,本来这藏经洞不大,但因为一次次的大战导致这个洞越来越大。”唐莺摸着大岩石说。

“那我们躲哪也不安全啊,待会他们打起来肯定很激烈,这山洞搞不好要塌啊。”王猛咽着唾沫抬头看了看洞顶。

“应该没那么容易塌,不然以前的大战早塌了。”华若兰说。

我们正嘀嘀咕咕的时候老焦突然叫了起来“还有一个残留的!”

探头看去,只见老焦指着盘坐在地的老头叫道,叶墨和老蛇看着老头均是皱了下眉头,那老头像是完全不搭理他们,仍旧闭着眼睛在诵经。

“他是这个面具丑男的师父,不用怕他,他身子骨不行了,不过他的灵祭禁术和无极之眼禁术我们还是要注意,阿洛被他控制了。”金婆婆提醒道。

老蛇、叶墨、焦昌龙脸色都变了下,叶墨捋着胡子点头道:“没想到还有这样的密宗高手存在,幸亏金家以前搜集过情报,否则我们糊里糊涂交上手就着了道了。”

“哈哈哈,你们配让我师父出手吗?我这次不过是带他老人家来看着我完成蚩尤一族守护者毕生的夙愿,他是不会跟你们打的,你们的对手是我!今天还真是有幸,能跟外经守护者四大高手交手。”黑袍面具人说道。

“既然要交手何不以真面目示人呢?大家彼此认识认识,也好让我知道对手是谁。”叶墨道。

“有本事你来摘下我的面具!今天看来不把你们一个个打趴下是得不到想要的秘法了。”黑袍面具人说着就运起了气,周身像是有一股无色的气流涌动,吹起地上的砂石飘散。

“胎藏界气果然不一般,都练得看不到了。”老蛇凝神嘟囔了一句,身上突然产生了那淡紫色的毒气萦绕,围在他身边的毒蛇也摇摆的更为厉害,做出了戒备的状态。

焦昌龙咽了口唾沫道:“我受了伤先休息一会,你们先打着。”说完他就躲到洞道里去了。

我们躲在大石头后面几乎同时轻叹了一声,王猛急道:“老焦叔叔真丢脸,亏我还跟了他。”

“老焦确实受了重伤,应该打不了了。”唐莺嘀咕道。

“那刚才还站出来装什么。”华若兰说。

“这你就不懂了,他这人死要面子,不想比其他外经守护者差,叶墨老头、老蛇和金姐都站出来了,他肯定也要撑一下啊。”王猛说。

“阿洛跟那老头坐在那一动不动,不知道会不会波及到。”我担心道。

“那老头这么厉害,有他在阿洛肯定伤不到,而且双方都不想伤到阿洛。”唐莺说。

我点了点头对唐莺的分析表示了赞同,心中的担忧也少了一些,我们几个正小声聊着那边突然气流涌动,叶墨身上也开始氤氲出一层淡淡的黄色气体,周围的虫子躁动不安的爬动形成了虫浪,眼看大战一触即发了。

“晓晓你也退到一边去吧,你不能再大面积的发动三尸烟雾了,以免反噬。”叶墨说着胡子眉毛也随着气流飘了起来。

“可是……。”金婆婆担心道。

“别可是了,这个人交给我和老蛇对付就可以了。”叶墨道。

金婆婆迟疑了一下最后还是无奈的跑过来跟我们在一起了。

“哈哈哈,二对一?我还以为是四对一,你们也太小看我了吧?”黑袍面具人不快道,说着他周身的气流就涌动的更厉害了,虽然他的气是无色的,但还是能从地上那些离他三五米离地悬浮的砂砾看出他的气范围已经扩大到什么程度了。

金婆婆微微皱眉道:“面具丑男的胎藏界气已经练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恐怕叶墨哥哥和老蛇的气都没有练到这种程度,我有点担心。”

“我还是比较担心山洞会不会塌。”王猛嘀咕道。

我们都很紧张的观望着,本以为这是一场足以令人窒息的战斗,不过诡异的一幕突然就在瞬间发生了,那黑袍面具人的胎藏界气突然吹向了我们,搞的这边吹起了一阵大风,沙尘飞扬,我们的视线很快就被遮挡了,大家都忙着用手去遮挡沙尘,还没等我们反应过来,我突然看到从沙尘中伸出了一只手来,接着就看到了那黑袍面具人恐怖的夜叉面具!

我心头一凛不知道发生什么了,这黑袍面具人突然把手按在了我肩头,用力一抓,我一下就跟着他飞了出去。

“啊~~。”我下意识的叫了起来,整个身体都跟着黑袍面具人飞在了半空中,等我落地的时候已经发现在伏羲八卦石刻的前面了,这伏羲八卦是阴刻,八卦线条沟壑深陷洞壁相互连通,似乎在等待血液的灌流开启封印!

黑袍面具人一手按住了我身上的一个穴位,让我体内的祝由气根本无法游走,另一只手直接锁住了我的喉咙,好像准备随时要掐死我,让我根本不敢动弹!

沙尘逐渐消散,我远远看去大家都露着紧张的表情,聚到了一起朝这边看来。

“没想到有人比老子还阴险,真是卑鄙的无可救药了。”焦昌龙在那大叫道。

“不用打了?居然玩阴招对一个小孩下手,喂,你不会是怕了我吧?”老蛇扬着嘴角道。

“哈哈哈哈。”黑袍面具人仰头大笑,那笑声都让我耳膜震荡,可见他的气有多强。

“这位蚩尤一族的守护者兄台,你这么做未免有失你们的身份啊。”叶墨捋着胡子镇定道。

“眼下最重要的是得到外经,跟你们交手简直是浪费时间,刚才那小子说阿洛是一个筹码,思前想后觉得另外一个筹码也应该是个人,外经乃是俞家之物,自当有俞家的特殊封印,如果猜的没错这个伏羲八卦根本不需要破解,而是需要俞跗血脉的血来解除封印!”黑袍面具人冷笑道。

听黑袍面具人这么一说我不由的吞咽了口唾沫,他马上就感觉到我细微的变化了,沉声说道:“看起来我猜的没错了。”

我环视了大家一眼,大家站成一排不敢靠过来,华若兰和唐莺都急的眼泪直在眼眶里打转。

“我赌你不敢动他!”叶墨凛然道。

“我为什么不敢动他,等下让他放血出来这封印就开启了,从喉咙处割开放血,在开启封印的同时他也就死了,哈哈哈。”黑袍面具人大笑道。

“那好,你就割开他喉咙试试!”叶墨说完就突然盘腿坐地闭上了眼睛,大家都疑惑的看向了叶墨。

我又是咽了口唾沫,虽然我知道叶墨绝不会袖手旁观让我任人宰割,但这黑袍面具也不是开玩笑,眼下我的小命就在他手上,他弄死我就跟弄死蚂蚁一样容易,到时候我死了不说,外经也会被黑袍面具人拿走,叶墨为什么在这时候还选择这种处理方式,他葫芦里究竟在卖什么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