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 封印开启/黄帝外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老蛇见叶墨坐下后发出了一声嗤笑,道:“老叶很淡定啊,我们瞎操心什么,坐下休息一会吧。”说完他也盘坐了下来闭上了眼睛。

金婆婆给了我一个无比坚定的眼神也坐了下来,我知道他们不是要放弃我,而是另有想法,当下心中也坚定了信念。

唐莺虽然很着急,但在金婆婆的示意下也坐了下来,华若兰的眼泪终于忍不住滑落而下,她泪眼朦胧的看着我就是不愿坐下,最后金婆婆也任由着她了。

王猛站在那踟蹰发抖,我知道他心中肯定在怪自己说错话害了我,焦昌龙坐下后一把就把王猛给拉的坐下了,王猛脸上露着内疚和自责的表情。

看着大家一个个坐下,不知道为什么我不仅没有害怕相反心里还有一种莫名的踏实感,这种踏实感的来源就是我对大家的信任!

我甚至能感觉到黑袍人掐我脖子的手劲在慢慢放松,他的心里这时候一定产生了犹疑,这种犹疑正是因为我们所有人的淡定造成的,甭管他是个多么可怕的人,可终究还是个普通人,像他这种人一定不懂什么叫信任!

我突然感觉身体里涌动着一股热血,大家这么淡定我怎么能够露怯呢?我机械的扭头看着黑袍人的面具沉声道:“你杀了我吧,我不会帮你开启封印的!”

黑袍面具人的手微微一抖,除了我能感觉到他的变化外,其他人或许根本就看不到黑袍面具人这细微的变化,这种变化源自他的内心。

虽然我察觉到了黑袍面具人内心的变化,但他终究不是一般的人,很快他就让自己镇定了下来。

“你真的不怕死?”黑袍面具人冷冷问道,接着突然将手上的劲使得重了一点,一下就捏着我的脖子把我给直接提离了地面,高举了起来。

我的双脚在下意识的蹬着,窒息的感觉袭来,双眼都要发黑了,双手在下意识去掰开他的手,可是一点用也没有。

“俞飞!”华若兰、王猛、唐莺都发出了惊叫,小安也跟着咿咿呀呀的叫了起来。

我正在一点点失去意识,视线变的模糊朦胧,在朦胧中我看到了大家摇晃的身影,看到了我跟着金婆婆来云南的这一路上经历的种种。

我看到了一幕幕我们在一起的开心画面,看到了华若兰在河边那娇俏的模样,看到了唐莺委屈流泪的样子,看到了阿洛一脸冷酷的样子,看到了王猛傻笑的样子,看到了小安用小眼睛白我的样子,看到了金婆婆双手叉腰仰天大笑的样子,看着看着我的视线逐渐又清晰了起来,我知道一定是大家在心里给了我力量,这种力量正在无声的传导进我心里。

“我……我真的不怕死,因……因为你不懂什么叫……叫信任。”我从喉咙里艰难的挤出了气声。

“信任?这个世界还有什么人值得信任?你到底看清楚没有,你的朋友都已经抛弃你了,他们就坐在那看着你死都无动于衷,哈哈哈哈。”黑袍面具人发出了大笑声,他那夜叉面具在闪着黯哑的光芒。

我放弃了去掰开他的手,而是将另一只手突然伸向了他的面具,我挤出气声道:“我……我要揭开……揭开你的面具,看看你……看看你这条没有信任的……可怜虫长什么样。”

他面具眼孔后的那双眼睛里突然闪过了一丝游离,这丝游离是他心底产生的疑惑、畏惧的集中体现,他怕了,他怕了我这种从心灵深处产生的力量,我的手已经触碰到了他的面具,甚至还有一双无形的手伸进了他的心里!

“你怕了,哈哈。”我发出了艰难而沙哑的笑声。

黑袍面具人突然反应过来了,在我的手刚刚触碰到他面具的一刹那,他一把就用力把我高高举起,我的手也随之垂了下来,视线突然就黑了。

就在我失去意识的一刹那我听到了那恐怖老头苍老的声音:“放开他吧。”

黑袍面具人闻言渐渐松开了手,然后将我一下就摔在了地上,我闷哼了声逐渐醒转,但全身都疼的起不来了,只能躺在地上,华若兰哭泣的声音传入了我耳朵,我的视线开始清晰,看到了大家担心的样子。

“天下兼相爱则治,相恶则乱。”叶墨捋着胡子朗声道,继而站起来转过身去对着那老头作揖道:“按年纪我或许也该叫你一声前辈了吧?”

“呵呵。”老头发出了苍老低沉的笑声。

“前辈既然已经看透了我的意图,那就解了阿洛中的无极之眼术放他过来,让你徒弟也不要伤害了俞飞,我自然也会叫俞飞开启封印,外经就是你们的了。”叶墨说道。

叶墨的话让大家无不骇然,就连我也诧异非常。

“老叶你不是吧,坐了半天你居然妥协了,我还以为你有什么法子呢,那我们不是白跟他们打了一架?还伤得这么重,哎呦我的腰啊……。”焦昌龙扶着自己的腰叫苦连天。

“我既然做好了让外经现世的准备,自有分寸,老焦你别跟只苍蝇似的可以吗?”叶墨道。

“老叶!连你怎么也说我是苍蝇!”焦昌龙吹胡子瞪眼道。

“老焦你闭嘴。”老蛇盘腿打坐仍闭着眼睛,一脸的淡定。

“呵呵。”那老头又笑了一声微微睁开眼又闭上了。

老头这眼睛一眨之际阿洛脸上突然恢复了神情,不再茫然了。

阿洛愣了一下随即站起来跑去跟大家在一起了,他注意到我躺在伏羲八卦石刻前面惊呼道:“俞飞!发生什么事了?!”

“阿洛别紧张,待会慢慢跟你解释。”金婆婆站起来拍了拍阿洛的肩膀。

“师父,你怎么放了阿洛?他可是我们计划最重要的一部分。”黑袍面具人也有些诧异了。

老头坐在地上一动不动,手上的念珠仍在捻动,只听他发出苍老的声音说:“这孩子留在他们身边咱们随时有机会带走,可这外经带不带的走只有一次机会,呵呵。”

黑袍面具人这才微微颌首了下,接着拉起我将我推到了伏羲八卦前沉声道:“开启封印!”

我回头朝叶墨看了看,叶墨十分镇定的点了点头,说:“只管大胆的开启,一滴血足矣。”

虽然我搞不懂叶墨葫芦里又卖了什么药,可我们这一方以叶墨最德高望重,大家此刻对他也都没有反对的意思,于是我只好咬破了手指,将血挤在了伏羲八卦的沟壑里,接着我就被黑袍面具人拽着退到了一边。

大家的目光全都集中到了伏羲八卦上,可等了半天也没有变化,我心中突然产生了一个古怪的想法,莫非我不是俞跗的后代?我难道不是我老爹的亲生儿子?!不过我这念头只是一闪而过,因为伏羲八卦上慢慢开始出现了变化!

只见我那一滴血渗透进伏羲八卦沟壑里后,突然又开始渗透出来,而且变成了很多血,这些血顺着整个伏羲八卦沟壑游走,直到将所有沟壑都填满,洞壁上的伏羲八卦突然被鲜血凸显的分外明显,这一幕让所有人都看的屏住了呼吸。

黑袍人突然感觉到了什么,把我拉的往后急退了几步,只见那伏羲八卦石刻被血浸染后又出现了变化,血液似乎正在沟壑里沸腾,还冒起了一阵烟雾把伏羲八卦逐渐给融掉了,洞壁上的碎石开始脱落,等碎石全都脱落后出现了一条人工修凿的甬道,里面漆黑一片,透出一股尘封已久的灰尘气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