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洛阳异变/黄帝外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们在虫谷调整了两天就准备前往昆仑山了,不过在去昆仑山之前大家都觉得该回趟洛阳,因为洛阳有太多的牵挂,唐莺要去祭拜一下唐老板,阿洛的阿爸和爷爷也在洛阳,我和王猛都得回趟王家村,那里有我老爹、老娘的坟,也有对我一直很好的周祥叔。

在回洛阳的一路上大家都很开心,暂时忘却了华若兰离开的难过,我也尽量不让大家看到我难过的一面,只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才在心里牵挂着华若兰。

我们返回了洛阳,进城的时候已经是黄昏了,不过一进城就觉得不对劲,洛阳的气氛很紧张,大量的警察在街上巡逻,对沿途的人进行盘查,我们几个也被拦住了。

王猛顿时一抖,虽然他的枪做了掩饰可毕竟是非法持有,这要是被警察逮到了那还不得给关上一段时间啊。

金婆婆示意我们镇定别紧张,我们这才稍稍平静了些。

“洛阳发生什么大事了?”唐莺眉头不展嘀咕,可惜没有人能回答她的问题。

“把身上的东西都放下来看看,那个竹篓,还有那个……。”一个警察说着眼睛突然瞟到了王猛背上背的猎枪,那猎枪虽然包上了还做了精心掩饰,可惜毕竟改变不了形状。

这警察开始朝王猛走去,王猛显得越发的紧张了。

“这是什么?”警察指着包裹的严严实实的猎枪问。

“家传的一把锄头。”王猛咽了口唾沫道。

警察扬了扬嘴角,扶了扶帽子说:“锄头也有家传的啊?”

“那是,这是我太爷爷用过的,当年他用这锄头打死过一个清朝的三品贪官,所以我们全家把这把锄头看成是至宝流传了下来,我带在身上激励自己做一个正直的人。”王猛得意道。

我们都替他捏了一把汗,还好这谎话还说的过去。

“哦,是吗?不过我还是得看看,最近洛阳有个犯人越狱杀人了,所以一切我们认为有怀疑的都得调查,希望小同志配合我们的工作啊。”警察说着就示意王猛把猎枪放下。

我们又开始担心,金婆婆环顾了一下四周,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捏了一块小石头,只见她瞅准边上一个过路的行人就以自己飞针的手法扔了过去,那行人扶着头惨叫了一声,一回头发现有人跟在他后面,以为有人打他了,转身就扯着人家理论,顿时闹哄哄了起来。

这边的警察一看打架了,赶紧就跑过去制止,那要看王猛猎枪的警察还在犹豫不定,金婆婆这时又上前露着媚笑客气的说了两句,那警察这才把我们放行了。

我们躲过了盘查后快速离开,唐莺带着我们来到了古董店,古董店因为长期关门,门口都积满了灰尘、枯枝、纸屑。

唐莺开着门,我一时好奇就捡起了地上的一团纸,展开一看顿时就吓了一跳,这团纸是一张通缉令,通缉的正是盗墓贼刘明,原来越狱杀人的就是他,而且他杀的人居然是警察局局长刘国邦,难怪整个洛阳的气氛这么紧张了。

这个刘明真是穷凶极恶,先是陷害了唐莺老爹唐老板,这会又……想到这里我不禁看了阿洛一眼,因为我突然想起刘国邦是阿洛的生父!

“你怎么了?”阿洛看出了我的不对劲皱了下眉问。

“没,一张广告纸。”我说着就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把纸揉成一团给扔了。

阿洛看了我一眼居然过去把纸团捡了起来,我呆呆地看着阿洛,只见阿洛看完后脸上表情没有任何变化,一声不吭的把纸团装进了兜里,跟什么也没看见似的。

虽然阿洛跟刘国邦没什么父子感情,但刘国邦毕竟是他的亲爹,阿洛的这种反应跟一般人死了爹的反应太不一样了,一时我都觉得琢磨不透阿洛在想什么了,不过他把纸团装进兜里我也意识到了他肯定有想法。

从虫谷回洛阳一路的旅途劳累让大家很快就休息了,我们三个男的住在当初我住过的那间房间。

夜里,王猛的鼾声震天,阿洛侧身卧在那一动不动,我知道他肯定没睡着,我想了想就假装睡着发出了鼾声。

果然等我鼾声一响就传来了动静,我小心翼翼的转头看去,发现阿洛已经闪到了门边打算开门了。

“你打算去干嘛?!”我赶紧问道。

阿洛回头看了王猛一眼对我说:“出去再说。”

我们两个出了后门,阿洛才说:“我去查查那个刘明在哪!”

“你是要为刘国邦报仇?!阿洛,这么多警察在找了,你……。”我的话没说完阿洛就伸手打断了我,说:“我跟他虽然没什么感情,可他毕竟是我阿爸,这种关系是改变不了的,我不能什么也不做。”

以阿洛的脾气要做什么事肯定拦不住,这会劝他肯定没用,我想了想说:“我明白你的心情,既然这样那我跟你一起去。”

“这是我一个人的事,你还是别来了。”阿洛说。

“这一路上我们经历了那么多事,你对我还不了解吗?况且我现在站在这里你叫我回去合适吗?”我问道。

阿洛看了我一眼迟疑了下,最后还是点了点头。

我们两个正准备走的时候金婆婆的声音突然从背后传来了:“两个小鬼这三更半夜的打算去哪啊?”

我们回头看去,只见金婆婆双手抱在胸前站在我们身后。

阿洛没有说话只是把纸团递给了金婆婆,金婆婆看完后就皱起了眉头,问:“这个被杀的刘国邦就是阿洛的阿爸?”

“嗯。”我点了点头。

“你们现在打算去找那个杀人犯?”金婆婆又问。

“是,这个人非常可恶,唐老板也是被这个人陷害的,这会他又越狱杀了刘国邦,简直是罪恶滔天!”我厉声道。

“整个洛阳都被警察封锁了,是人想出去都难,这么多警察都在抓这个杀人犯都没抓到,你们两个有什么把握能抓到?通缉令上说的杀人时间是五天前,如果猜的没错这个人早就在封锁之前就逃出洛阳了,还会留在这里让你们抓到吗?”金婆婆说道。

“我可以利用痋虫笛找到他。”阿洛说。

“金姐这你就有所不知了,我认为这个人很可能还在洛阳。”我说道。

我这么一说阿洛和金婆婆都好奇的看向了我,我说:“这个人被抓就是我和刘国邦一手策划的,洛阳还有这人的牵挂,他一定不会这么轻易就走,越狱报复很可能只是其中目的之一,而他真正的目的很可能是邙山上的刘秀墓。”

“刘秀墓?刘秀墓不是在孟津铁谢村吗?”金婆婆诧异道。

于是我就把以前在王家村后山遇到的事以及如何设计抓的刘明给说了一遍,金婆婆听完后皱着眉头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我和阿洛呆呆地看着金婆婆,金婆婆不知道会不会让我们去。只见她慢慢舒展了眉头,双手叉腰道:“父仇不报枉为人子,而且这个人还是陷害小莺子父亲的仇人,如此恶人应该千刀万剐,好吧,你们两个去吧。”

“金姐那你……。”我问道。

“我?我当然是去睡觉了,这热闹我不看,你们两个已经今非昔比,这种小事不用我担心了,早去早回,困死了……。”金婆婆伸了个懒腰就推门进去把门给关上了。

我和阿洛相视看了一眼就开始赶往邙山了,我带着阿洛来到了上次我设计抓刘明的位置,果然看到了异动,只见刘秀墓所在地那油灯光和手电光闪动,一伙人正鬼鬼祟祟在那挖地,而且那个坑挖的很大了,看起来至少挖了好几天,连墓道的砖石都已经看到了,周围还有几个人手中端着枪在那站岗巡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